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
婉拒过激
希望有人投喂

未知数x[下]【包罗】【ABO】

阅读前请看私设ABO世界观

这个系列之前有  

方林方《陷入发情期的Beta》    

昊翔《过猫与狗的生活》    

包罗《未知数X》 

本番之外 柔杜《恋爱异常》






“嗯……包子……”“不对不对,叫老大!”“……老、老大……啊你轻点……我想问问你,为啥非要在落地窗前做?还不拉窗帘?”

“嗯……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你能不能先把你手里的题放下,专心致志地掰开你的大腿?”

“好吧好吧。”罗辑放下正在钻研的微积分,将蒙眬的眼定到他的alpha身上,喘息着为自己辩解,“你知道的,我兴奋的时候特别有思路。”

“但是今天是要让你感受野战的羞耻感哦!”“不过这个姿势我根本看不到外面,没什么羞耻感啊……”

包荣兴抽送的动作顿了顿:“有道理诶!”说着舔舔唇,把罗辑翻了个个儿从后边儿进去,“现在怎么样?”

看着窗外依旧车水马龙灯火通明的城市,罗辑深切体会到了这是一座作息很修仙的城市。

以前罗辑没怎么大晚上不拉窗帘看外面,他家也不像包子一样住在高层,没有这种俯瞰世界的视角。而今天却因为这样的契机见到了如此夜景,感觉有点魔幻现实主义。

白日的忙碌过后,休闲下来的城市像一个巨大的生命体,舒展开了自己的身躯,人生百态在此演绎,无数的人们分散开来,像是逐渐增加的熵,很难想象他们第二天还会变成那么有序的状态。他们各自进入自己的小空间里,让人感觉有一些隐秘,也有一些兴奋,能让人暂时忘却一切复杂的现实,只是以自我为中心地,沉浸在梦一般的夜里。

人们各自忙于自己的事,没有人注意到罗辑,没有人注意到包荣兴。

每一个人都像是在坐标系上行走的一个点,各有各的轨迹,各有各的人生,互不打扰。虽说道路无法预知,谁也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样的故事,但大部分人都循规蹈矩,有据可依。这样虽然尚且是未知数,但最终还是可以解出的、会有人憧憬的的生活,在罗辑看来,未免有些不够刺激。但其实罗辑也不知道怎么过活才好,这世界如此浩瀚,如此奇妙,他这样微渺的一个点,如何才能寻找到合适的坐标呢?

罗辑想到,以前的包子会不会也经常面对着落地窗,遥望这纷杂的城市夜景呢。包子父母常年在外,只他一个看家,他一定早已体会过面对偌大世界的渺小感了吧,他那种奇怪的脑筋会怎么想?会不会也有种难以名状的……

“……呃……还可以。”“羞耻吗?”“一点点吧……还有点……”

“孤独……”

一种被排斥在外的,难以名状的……孤独……

“那你冲外面大叫几声试试看?”“……滚吧你,那是真的很羞耻了……”

“你不睡说会觉得孤独吗,”包子加快了速度,身体覆在罗辑背上,牙齿细细地咬磨着他的耳朵轻声道,“你喊我的话我就回应你,不就不孤独了吗?”

罗辑心里一软。

“啊!要不行了,包子……包子……”“不对不对,叫的不对”“呜……老大”“不对,也不对。”“呃……嗯?”

“这个时候,应该,叫!老!公!”“啊啊——”

 

洗过澡之后罗辑又舒舒服服窝在包子的床上看起了数学,刚才的题目在高潮时果然福至心灵有了方法,奋笔疾书解完,立刻高兴地登上qq准备发给叶老师过目。

不过嘛,当代年轻人总会得上相同的一种绝症——名为“一拿起手机就会立刻遗忘自己原本准备干的正事然后打开各种其他app开始玩”的健忘症——罗辑也不例外,一解锁立刻就被知乎的消息推送吸引,开始饶有兴味地逛起了知乎。

“如何评论……,幼稚。一件怪事……,没劲。为什么某大牌影星……嗯?!”一条【我是一个alpha,恋人是beta,恋爱多年但至今仍未正式初夜,原因是他觉得alpha的太大beta绝对承受不了……】的问答吸引了他的注意,这种问题总是能激起罗辑那急于给予情感辅导的冲动,罗辑下意识点进去想回答一番。

然而马上罗辑又反应过来,不行不行,都决定好不再乱回答问题了,不能瞎兴奋。

“看什么呢那么专注?”一只挂着水珠的大手突然把罗辑的手机抽走。

“喂!给我!”刚洗完澡的包荣兴一边擦头发,一边翻看着罗辑打开的页面,罗辑面红耳赤地要抢手机,但是被包子轻而易举地单手制住,包子另一只手高高举着手机,口中还啧啧称奇:“这帖子,厉害啊!哎哎你看看你看看。”

罗辑又是一番挣扎:“你……你倒是先放手啊你让我看个屁啊!”包子一撒手罗辑立马窜起来夺回手机,“瞎看个啥!”

包子从坐姿调整为卧姿,窝到罗辑旁边:“我不就想看看你是不是和别的alpha聊天呢吗!”“我能和哪个alpha聊天啊!”“你们班一窝儿alpha呢!”“……”“——诶!你不准备回复这个帖子吗?”包子看罗辑退出了页面继续滑动,不禁叫出声。

“回复什么啊我就是随便看看!”罗辑脸上红晕未消,白了包子一眼。

“呃?!不应该啊!我记得你很喜欢回答这种的啊。”包子突然正坐,严肃地用手背贴上罗辑的脑门,“小弟你不会是病了吧?”

罗辑哭笑不得:“什么鬼啊!我只是觉得……回答起来很奇怪啊!”

“而且……”罗辑挠挠头,“我又没把握能不能解决,再答不好又像今天一样……你又不是没看到,别人会觉得我的答案奇怪的好不好。”

“嗯?有什么奇怪的,只不过是和他们想的不一样嘛!我觉得挺有道理的啊。”“……不你觉得有道理是没有用的或者说更糟了……”“以前不是也有人痛斥你的答案吗你也没放弃继续给出奇怪的回答啊!”“等等你真的是想鼓励我吗?”

“唉……我现在是真的没把握自己的主意对不对,所以就想还是别添乱了。”罗辑叹口气,近来他总是怀疑自己是否也应算在常识缺失的行列中,明明以前的他总是很笃定地把自己划归在正常人范畴中的。

“咦,你是没有把握就不会去做的的类型吗?完全不是吧!”包子的质疑令罗辑火大:“哈?我一直都只做很有把握的事好吧!认真回忆一下我的人设啊!”

“是吗……我怎么记得从我遇到你开始……”包荣兴竟然露出了认真的思考表情,半晌,释然一笑。

“啊啊,原来你答应我的时候,已经非常有把握了啊!”

包荣兴笑得让人完全搞不懂他的意思,罗辑却莫名其妙地再次脸红了。

 

“所以你找我约谈就是为了让我回答,”叶修吐了口烟,把剩下的烟屁股捻灭,有些飘忽的眼神收回,落在罗辑脸上,“没有把握的事该不该做?”

罗辑移开视线,咳嗽一声:“咳,嗯。”其实是想问问你我是不是很奇怪,我以前遵循的原则是不是不对,但是总觉得这种问题问出来就直接有了答案啊让人怎么启齿啊!

与其纠结于过去,不如想想以后该怎么样吧,是不是该活得随性一点呢?

像包子一样?

“你觉得怎样才算是有把握呢?”叶修却反问他,让罗辑有点懵。“就是……那种能提前就很确定地预知到结果的……”“可是这样的事情在生活中有多少呢?”

“可是有很多事情是只要找对方法就一定能够解决的啊。”“比如说呢?用功读书就一定能够取得好成绩,下了单的外卖一定会送达,按照时尚达人的推荐搭配就一定会变帅,是这样的吗?”叶修似笑非笑,“可是并不是这样的啊,苦读十年也有可能因为生病高考失利,天气原因可能会让你的外卖延迟到你取消订单,不合适自己的风格可能会适得其反,甚至连1+1=2都还没人能证明,有什么事会是我们百分百有把握的呢?”

“换句话说,‘找对方法’这件事你又怎么有把握呢?”

罗辑一时语塞。

叶修拍拍罗辑肩膀:“其实你应该是最清楚这点的吧,很多事情明明没什么把握却还是去尝试了,就像数学一样。”

罗辑惊诧,这怎么会和数学一样,明明数学是逻辑性最强又让人最有把握的东西啊。

“你在做一道未见过的数学题目时,怎么可能刚一看就明白一定用什么方法解决呢,必定会先选择一种思路尝试,走不通再换下一条路。如果只是学会了一种套路,重复做同一种类型的题你绝对会厌烦吧,数学的魅力不就是在于这种对未知性的探求吗。”

“你还记得当初我单独把你叫到办公室吗?那是我第一次注意到你,不是因为那次测验只有你最后一题做出来了,而是因为我看到你一共尝试了三种思路才解出这道题,每一种都是相差很大的方法,我当时就想这个孩子的思维很独特啊,而且敢于尝试各种方法,这可是了不起的特质。”

“你没发现吗,其实你一直是没把握却去尝试了的那种人啊,你的那些回答我也有看,昧光是吧,我还关注你了哦。虽然有些回答确实很不靠谱但是其实思路很好啊,果然是很有数学家的特质啊。今天你竟然问我没有把握的是要不要做,我以为你的人生信条一直是挑战未知呢。”

“等……”罗辑突然出声,“等一下??”

“老师您关注我知乎了???”“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是吧???”

罗辑捂脸长啸,不一会儿又猛地起身,转向和他并排坐着的叶修,抓着叶老师的手使劲儿摇晃:“谢谢老师,您的话让我茅塞顿开啊!”“啊啊没事,有用就行。”“老师我以后一定会报答您的一言之恩,您不光是我学习上的好向导,更是我生活中的指明灯,我对您的崇敬之情无法言表……”“额,不用这么客气……”“所以老师请您当做从来没关注过我的账号假装不知道谁是昧光可以吗?”“……”

叶修向后靠在长椅上,目送一溜烟跑走的罗辑,又点了一支烟:“啧啧啧,这就是青春吗。”

 

如果说每一件事、每一个人都像待解的未知数一般需要我来探索的话,那这个世界的确是比我想象得复杂很多。我以前总是觉得很简单大概是因为还没遇上最具有挑战性的那一个。

明明是一直抱着那样的信念生活的,却误以为是相反的;明明是不想湮灭于芸芸众生的,却总害怕和别人不一样。

明明是喜欢你的,却会把你推开。

包荣兴,你,明明是——

罗辑奔到包荣兴的教室门口,看见屋里包荣兴正在收拾书包,旁边正好有个熟悉的身影,是唐昊来和孙翔一起回家。

包荣兴一抬脸看见了罗辑,乐呵呵地刚要和他打招呼,结果罗辑无视包子直接踏入班门。

“对不起!”罗辑径直冲到唐昊和孙翔面前,深鞠一躬,把小两口吓了一跳。

“什、什么情况?”孙翔满脸问号。

“打扰了,我是罗辑,知乎上那个回答【怎么攻略一个特别脱线特别蠢根本不懂我的示好不理解我的意思的omega】问题的昧光,之前我们家包荣兴说是他写的其实根本不是的就是我写的,而且所有的回答都是我写的,很抱歉我的答案给你们带来了困扰,我对于这种现实问题过于想当然了而且我深切地明白了我的脑回路异于常人并且深刻反思了自己的行为,我今后会注意的!”罗辑一脸严肃地秃噜了一大串话,然后以更加严肃地表情说道,“所以说,怪咖并不是包荣兴,而是我,就是这样!”

罗辑说完,转身就走,但走了两步突然又转身冲回来:“还有!我觉得的芥末味的润滑油稍微少用一点点真的很爽!”

拉起旁边呆若木鸡的包荣兴,绝尘而去。

留下了一教室目瞪口呆的人们,回味着突然冲入的矮小眼镜男刚才的爆炸性发言和大型犬科动物般的包荣兴如梦初醒的杠铃一般的笑声。

“神、神经病啊——”

 

是的,我知道的。

我一直以为包荣兴是个怪咖,自己是个普通的正常人,但事实上在别人看来,我们两个应该都很奇怪吧。

但是我这样奇怪的人,包子却一直说着喜欢;包子这样奇怪的人,我不也一直喜欢着吗。明明和他在一起是非常没有把握的事,完全预测不到未来,但却莫名有着继续下去的勇气。

或许正是这样吧,我喜欢的正是这样奇怪的人,脑筋奇怪,行为脱线,不被束缚,却在某些方面格外靠谱,让人搞不清哪个才是真实的他,每一天都出乎意料,每一刻都心跳不已。

吸引我的正是这样的你。

在偌大的世界里,不用任何坐标系就定位到了我的你,带来了无限可能给予我期待的你,像是永远解不开的谜题的你,

­——在千千万万个未知数x中,独一无二的哪一个。

“包子,放假了咱们去无人岛玩吧。”“诶!要去抓星期五了吗!”

 



“唐昊,你给我解释一下,刚才那小子的话是什么意思。”“咳,那个你先冷静一下……”“别扯别的,你就先说一下什么叫特别脱线又特别蠢根本不懂我的示好的o是什么

思。”“……这个,那个……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呵。”“诶你别走啊!孙翔!等等——”

“罗辑!我操你大爷!!!”






【无奖竞猜,文中那篇知乎提问是谁发的,以及,下一篇会是什么cp,我几年后会再次更新……】



评论(1)
热度(33)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