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
婉拒过激
希望有人投喂

在过去遇到未来的你【伞修伞】

重修










Part1

苏沐秋又离“家”出走了。

我揉着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不知该做出什么表情。这个苏沐秋,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啊,脾气倔起来谁都管不了,最近迷上游戏就整天泡在网吧里,骂他好几次都不听还直接整这一出,到底该那他怎么办才好啊。

上一次他离家出走是为了什么来着?好像是因为院里有孩子欺负沐橙吧,这小子直接轮着椅子砸上去把那孩子头都打破了……唉我也是骂得严重了……最后还是警察把他送回来的……唉……

我叹了口气,挥挥手告诉面前战战兢兢的老师:“让老师们都去找找,实在找不到就去报警吧……”

Part2

嗯?

这是哪?

我迷茫地愣了一会,大脑坚难地重新运转,刚才发生的一切如走马灯般在脑海中闪过,逐渐勾勒出清晰的画面:大雨……烟……售空……另一家……路口……车……晃眼的灯光……轰鸣……

诶?我去买个烟然后就……被车撞了?!!!

我靠,不是吧,点这么背?

我麻利地从地上跳起来,左看右看不见自己有任何受伤的痕迹,手里还拿着那把用了十几年的沐秋送的伞,口袋里也装好了刚买来的那该死的烟。

我感觉大脑有点不够用了,难道我被车撞了还一点事没有?环顾四周,天上还是飘着雨丝,但我却发现这早已不是那时的十字路口了,似乎是个小花园。

我越看越眼熟,却想不起来是哪儿。头也痛起来,因为我根本搞不懂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我突然到这个鬼地方了?

难道……

我穿越了?

这想法我自己都把自己吓了一跳。不过这似乎是目前最合理的解释了。

这给怎么办,老魏还等着我组队刷boss呢!

我点上一支烟,烟永远是男人冷静下来最好的办法。

“啪!”一声轻响。一个男孩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踢着一只塑料瓶,他看起来十二三的样子,长相清秀,表情愤怒,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不知是不是那股熟悉感作祟,鬼使神差地,我向他走去……

Part3

我踢着脚下已经被踩扁的瓶子,心里依然很不解气。

凭什么说游戏就一定有害啊,凭什么玩游戏就是不务正业啊,职业电竞也是一份工作啊凭什么看不起它啊,秃头院长和学校里的老师一个样,只会说什么好好学习不能沉迷于游戏的屁话,他们到底知道个屁啊!

我就是喜欢游戏,并且想成为职选手啊!

听上去那么可笑吗?!

我又狠狠地踢了一脚瓶子,溅起一脚雨水。我低着头,任凭雨水打在我身上。忽然半天雨水都停住了,视野中出现了一双鞋,我往上看去,看到一双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的手,举着一把有些眼熟的伞。

“啊,你为什么不打伞啊?淋着雨看上去会帅气一些吗?”眼前的男人叼着烟,声音里透出些懒洋洋的味道。

我皱着眉,摆给他一张臭脸。男人却自顾自坐到我旁边:“哇,这么湿,你往旁边挪挪。”

我不情愿地分了他一半干爽的位子。

他深吸一口烟,道:“怎么,离家出走了?”

我一惊,他怎么会知道?

“别惊讶啊,一看就看出来了,”男人道,“好歹我当年也是个离家出走过的少年嘛!”

“咦……你也离家出走过?”反正你看着也确实不太像三好少年好吗。

“是啊,十五岁时,偷走了我弟弟准备离家出走的所有行李哈哈哈哈哈哈哈……”男人笑得一副欠揍的模样。

“为什么……想要离家出走呢?因为家庭?”得是多可怕的家庭能让两个孩子都想离家出走啊……

“差不多吧,他们不让我玩游戏。嗯……我是为了玩网游出走的,当然也可以换个说法,比如为了梦想什么的……”

“啊?!”我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你也是为了游戏?!!”

男人愣了一秒,随即双眼放光,之前的懒散一扫而空,仿佛变成了重燃热血的少年。

“哟!难不成是同道中人?!怎么你也玩的荣耀?!看联赛吗?喜欢哪个队啊肯定是兴欣吧!哎呀不好万一被你认出来……”他像神经病一样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我连忙打断他:“等会!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我怎么听不懂!”男人怔住,沉默了好一会好一会问我:“额……你不知道……?呃麻烦问一下,现在……是什么时候?”

“我没带表……”

“不我是问今天哪年哪月哪日……”

“……2011年5月18号……”

“……”

“我说呢……”男人无语了好一会然后有点尴尬地说:“呃,刚才是我语言乱码了你别在意……啊对啊我也是因为游戏啊所以能理解那份对游戏的热爱的,因为我知道现在也依然热爱着它呢。”男人生硬的转换话题之后又一本正经起来,随手扔掉了抽到底的烟头,又摸出一盒烟,还问我:“要不?”

“呃,我未成年……”“那怎么了?我也未成年学的抽烟。”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教唆未成年吸烟的大叔啊!

我拿了一根。却并不准备抽。男人倒是把脸凑过来:“唔帮我点个烟,我拿着伞不太好弄。”

我从他口袋里取出打火机帮他点烟,男人垂着眼,睫毛在脸上投下阴影,看上去有点专注。他打游戏时是什么样呢,也是全神贯注的吗?

莫名的,我觉得他真的可以理解我,或许是因为他说他至今仍热爱着游戏吧,能够十几年一如既往的热爱着什么东西的人,一定是可敬又可靠的吧。这样的大人和那些大人是不一样的吧。

我把玩着那根烟,对他说:

“刚开始只是随便玩玩网页的小游戏,就是,当做消遣……后来接触了dnf、wow什么的就迷上这种游戏了,开始逐渐琢磨技巧,研究攻略了,后来就玩得越来越好了,我是觉得这东西和音乐体育是一样的啊,有些人生来就有这方面的天赋,我觉得我是有着游戏的天赋的……

“我在游戏方面可比在学习上有成就多了,我想我可以去参加职业电竞的吧。毕竟我游戏从不用花钱,甚至可以练号挣钱呢。这也是一种才能吧,为什么大人们总觉得这条路走不通呢?我觉得我是可以通过电竞比赛来养活自己和妹妹的……

“……我也知道电竞不是难么容易的,也不是备受关注的项目。我可能会碰到许多比我厉害得多的人,也可能因此断送一生……我也很纠结啊,因为虽然知道希望渺茫,但是……我真的很想当一个职业高手啊……”

不管这条路多难走,我还是想闯一闯啊……

因为认真说起来,这是梦想啊。

“既然是你想选择的道路,那就别怕什么,勇敢去做不就好了。”男人突然说。

“想当职业选手就去当好了,想做什么就去做啊,至少那样不会留下遗憾啊。”

“我曾经有个朋友,和你很像,游戏玩的特别好,不过比你果敢多了!他可不会这么瞻前顾后啊,一直都是勇往直前的。”

“如果当年的我不离家出走的我一辈子都不会遇见那么好的人,一辈子都不会和我现在的伙伴们并肩作战,也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实现梦想,那样的话我将后悔一辈子,一辈子被少年的自己所鄙弃。”

“至少自己要相信自己啊。”

“梦想不追可就永远只能是梦想了。”

“你终归会遇见支持你的伙伴的,所以别畏缩不前啊,别变成自己都讨厌的那种大人啊。”

男人的话一字一句都精准的撞击到我心上,仿佛他才是个热血少年而我就是个踟蹰的老头一般。

“你说,我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出色的职业选手的吧。”我有些期待地问。

“诶那就不知道了哦。像我一样厉害的人可还是很多呢!”男人突然泼了盆冷水,将之前的温情和热血浇的一点也不剩。我翻着白眼,将手里的烟掐的烟草都出来了。就不能给我点鼓励吗!

一双大手放上我的头,接着开始蹂躏我的头发:“啧啧说了别怕啊,就算无法超越所有人又怎么样,我见过很多在某些方面技不如人却依旧令人敬佩的人,有人手速不够,有人一直未得到冠军,有人英雄迟暮不得不退役,但他们依旧热爱着这份事业啊。”

“只要热爱着,奋斗着,就是出色的职业选手啊。”

我看着他坚定的眼神,幽深的瞳中映出我的影子。

我突然想要成为像这个男人一样的,出色的,让年少的自己敬佩的,

了不起的大人。

Part4

院长说哥哥又离家出走了。

我实际上也不是很担心,哥哥总会回来的,他绝对不会抛下我的。

但后来开始下雨了,天黑沉沉地压下来,老师们还没找到哥哥。我有点着急,便偷偷拿上伞去找他。

我去了哥哥常去的几个网吧,都不见他的人影。

正当不知所措时,我突然隐约看见旁边的街心公园里哥哥和一个男人坐在长椅上,男人打着伞,还温柔的摸着哥哥的头。

我走近几步,那个男人站起来,我听见哥哥说:“你要走了?”“……呃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走……”

“哥!”我喊了一声,哥哥终于看到我,有点吃惊的说:“诶沐橙你怎么来了?”

男人身子抖然一僵,嘴里的烟掉到地上:“沐……沐橙?!”

男人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那你……沐、沐……”声音有点颤抖有点哽咽,他的眼神该怎么形容呢?震惊?怀念?悲伤?

男人缓慢地用手捂住脸,哥哥疑惑地瞥了一眼他,又对我说:“你怎么自己跑来啦,没和老师一起?多危险啊。”男人在旁边小声咕哝了一句:“你、你叫什么名字啊?”“苏沐秋。”哥哥笑道,“没准你以后会在职业选手的名单中看到我的名字哦……不对,是一定……”

男人沉默了一阵,把伞递给哥哥:“你拿着吧……沐秋……”“诶不用啊我妹拿伞了。”“不,这本来就是你的东西,我只是还得迟了些。”然后他意味不明的看了看哥哥,轻声说:“要加油啊,职业高手。”然后便转过身,步入雨幕。

哥哥举着伞,呆呆望着那人的背影。

“哥哥,那是谁啊?”我扯扯哥哥的袖子,哥哥才反应过来,冲他大喊:“喂!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

那人身形一顿,没有回头:“我啊,可是职业高手呢。”

哥哥若有所思,好久才低头对我说:“沐橙啊,以后哥哥当一个职业电竞选手好不好啊?”

虽然不知道职业电竞选手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我还是点点头:“哥哥想要做的事就去做好啦。”

“那沐橙也会一直陪着哥哥的吧?”

“那是当然啦!”

“那就好了,走,咱们回家吧。”哥哥拉起我的手。

“嗯!”我于是也拉住哥哥的手。

Part5 最后

“叶修!叶修!”“包子,叶修醒了!快去叫医生!”

叶修费力地睁开眼,模糊地看见白色的天花和兴欣众人焦急的脸,眨眨眼,实现终于清晰起来,腿上和腰上的剧痛也一同清晰起来。

“叶修啊!你可吓死我们了!要不是那个撞人的小伙子认出你是叶修给我们打了电话你可就横尸街头了!”魏琛大呼小叫起来,叶修抬起手,看着手背上的输液管。

“别担心,你手没事,就左腿骨折,身上有点外伤,影响不了你玩荣耀。”陈果说

“感觉怎么样,还好吗?沐橙关切道。

“怎么不说话,难道伤到了脑子吗?”方锐不禁吐槽。

“叶修前辈才醒你让他安静会……”乔一帆无奈。

“……”莫凡一言不发。

“老大老大!医生来了!!!”

……嘈杂中叶修默不作声,只是看着自己的双手,像是要拥抱谁,却又碰触不到。他感觉自己仿佛是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白日梦,梦里有年少的沐秋,也有年少的沐橙。

他在梦里对沐秋说:

“我曾经有个朋友……”

“游戏玩的特别好……”

“他一直都是勇往直前的……”

他对沐秋说:

“你终归会遇到支持你的伙伴的。”

……

叶修转过头,扯得后背很痛,他发现到处都找不到那把伞,那把年少的沐秋送给年少的他的,成年的他又送给年少的沐秋的那把伞。

“……叶修……诶你干嘛哭啊?!不是说了不严重吗!……喂喂你不会真伤到脑子了吧?!!你你你还认识我们不!!!……”

Part6最后的最后

眼皮上一篇通红,苏沐秋的睫毛颤了颤,然后他不适地将眼睁开一条缝,又闭上,再睁开,清亮的眼眸折射出午后慵懒的日光。

好像做了个梦……

沐秋侧过身,手臂碰到睡的正香的叶修,于是便顺手抱住,腿攀上叶修的腿,头也埋进叶修的颈窝。叶修“嗯”了一声,还是没醒。

闻着鼻端熟悉的味道,沐秋心情大好,闭着眼轻轻对叶修说:“老叶啊,我做了个梦。”

叶修没反应,沐秋便开始在他胸前乱摸,叶修终于哼哼了两声:“唔……你别闹……”沐秋又凑到他耳边说:“听到没,我做了个梦!”

“哦……什么梦啊……”

“梦到了一些从前的事,梦里有个大叔,长得特别像你,说话也像,抽烟也像,那股臭不要脸让人想打他的劲儿也像,就好像是在过去遇见了未来的你一样!……诶你干啥……唔……”叶修翻身压住沐秋,借着半睡半醒的劲儿直接把嘴堵了上去,好一会才心满意足地抬起唇,从苏沐秋身上下来窝进苏沐秋的怀抱,眯起的眼里透着狡黠:“怎么,梦里也梦到我?你就这么喜欢哥啊~”

沐秋看着眼前叶修放大了的脸,看着他在脸上投下阴影的睫毛和勾起弧度的嘴角,也笑起来,舔舔唇,揽过叶修的腰,再度吻上去。

对,就是这么喜欢你啊。

温和的阳光洒在少年们身上,和煦的微风拂过少年们的梦想,时间停驻在少年们的梦中,忘了过去,也不见未来。

仿佛少年会永远和少年在一起,仿佛少年将永远都是少年。




END

评论(1)
热度(50)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