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3p爱好者
希望你们投喂我

再见【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续】【大圣x江流儿】

脑洞合不上,大圣江流儿虐哭我


所以我幻想,他们在另一个世界,一定能够再次见面吧


文风鬼,有ooc,部分参照西游记原文


仙云缭绕,烟霞焕彩,日月摇光,极乐之地。


如来佛祖淡淡瞥了一眼座下身披金色铠甲、手持金箍棒的孙悟空。这个桀骜不驯,曾不可一世自称齐天大圣的泼猴,此时却满脸驯服虔诚,安安静静地跪在自己面前。


佛祖觉得真是见了鬼了。


“猴头,你被我压在五指山下关了五百年,此时终于破除封印,逃离束缚。为何还要重回来见我?”


大圣仍低着头,道:“五百年了,俺已知错。俺以后定不再扰乱天庭,一心向佛,好好做猴,请您原谅俺。”


“哦?你这泼猴竟有如此觉悟?想必是有什么要求吧。”


大圣闻言,微微皱眉,抬起了头。


“实不相瞒,确有一事想请佛祖帮忙。”


“俺出山时,遇见了一个孩子,名叫江流儿……”


他解除了我的封印,让我得以重见天日:他问了我很多问题,把人烦得要死;他说孙大圣是


他最崇拜的人;他说有了大圣就一定能保护我们了……


他很唠叨,很烦人,很天真也很勇敢。


他让我明白,不是力量有多大,有多少人害怕崇拜才是厉害;能够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那才叫厉害。


他让我知道束缚着我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他一直那么相信我,可是最后却是我害死了他……


“……希望佛祖能……”


“人死不可复生。”


“可是佛祖,他还那么小,他那么善良,他虔心念佛,他救了百姓!佛祖,你不能那么狠心!”


“人死则入轮回之道,极恶之人则下地狱,极善之人则成佛。江流儿虽有善心,奈何夭折,不过说到底只是一介寻常人等,早已投胎转世去了。你来见我也没有用。”


“因为他今后都不会再有与你相见的缘分,你们的缘分已尽。”


一句话如五雷轰顶。


大圣愣了半晌,一双火眼金睛中流露出少见的绝望。


“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俺付出什么代价都可以,真的……不行吗?”


佛祖摇摇头:“猴子,你以为你有多大的能耐?”


“佛祖,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你神通广大,什么事不能办到!!!佛祖!!!我只想再见他一次!”


“你这猴头,休要死缠烂打!”


佛祖怒目。


大圣紧闭双唇,眉凌厉起来,猴毛尽竖,浑身冒出愤怒的金光,血色双瞳泛出戾气。


佛祖冷笑一声:“呵,即使你现在大闹一场也没有用,我劝你还是省些力气别再被我压在山下压个几百年为好。”


大圣身上的金光慢慢消弭下去,闭上双眼,表情似乎万分痛苦。


“佛祖,我就想再见见江流儿。”


大圣就这么在如来佛祖座下跪了七七四十九天,。


每一天都要重复几百遍遍那句“佛祖,我就想再见见江流儿”。


佛祖每天看着他,听他唠叨。


好烦。


佛祖算是知道了,一只猴子能烦到什么地步。


“你别再说了,再说我也不会答应你的。”


“佛祖,我就想再见见江流儿。”


“说了不答应!”


“佛祖,我就想……”


“……行了!我知道了!见见见!让你见!”


大圣一跃而起,眼里满是欢喜:“真的?!这可是你说的!!!”


佛祖觉得,如果自己不是佛,可能现在已经要犯心脏病了。


“猴头,怎么又无礼起来!”


大圣于是又规规矩矩跪下。


“让你见他是没问题,只不过,这个世界是没有办法了。”


“不过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把你送到另一个世界里,在那里,他将是你的师父,你要保护他去西天取经,历尽艰险,方能功德圆满。”


“你,可愿意?”


“愿意愿意!俺愿意!”


“可是,你要再被压五百年,修你们的缘分,等他来救你出去。你,也愿意?”


“愿意。我什么都愿意”


“他将不会记得你,他只是平行世界里的江流儿。你,还是愿意?”


“愿意,只要他,还有着江流儿那样正直善良的心,他就是我认识的那个江流儿。”


只要是江流儿,他就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上刀山下火海,九九八十一难,无论如何,他都愿意。


这一次,他必护他周全,当他最崇拜的、能够拯救苍生、能够保护他一世的,齐天大圣。


“唉……痴猴。”佛祖叹息一声,右手一挥,金光乍现,“也罢,你且去也。”


世间最怕心有执念之人,即便是佛祖,也无法奈何半分。


“且去见你的执念罢。”


两界山,旧名五行山,风光秀丽,巍峨险峻,传说山下压着一个神猴,不怕寒暑,不吃饮食,自昔到今,冻饿不死。


还有个传说,这只猴儿,一直在等着什么人。


林荫间,一个披着袈裟,背着行李的年轻和尚正赶路而来,这个和尚面容清秀,眼睛明亮,就像原来那个孩子一样。


这和尚正走着,却忽然听到雷声似的叫喊:“我师父来也!我师傅来也!”


正被唬得心惊,转眼正见着下边山匣之间有一个露着头的猴子,尖嘴缩腮,满脸都是青苔,只一双火眼金睛分外有神,看着似曾相识似的。猴子开心地朝他摆着手,看得和尚也觉得好玩。


“你是谁啊?你认识我?”


猴子的眼滴溜溜转了转,然后定在和尚脸上:“我是来保护你去西天取经的!”


“我乃五百年前大闹天宫被佛祖压在山下的,齐天大圣是也!”


四目相对,眼里的天真与眼里的怀念。


这便是他们的再次相见。


评论(9)
热度(30)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