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
婉拒过激
希望有人投喂

我们结婚吧[6]【cp系统设定】

还是那句

前文及设定请戳头自翻

今天我估计能双更!所以说如果觉得这章画风不对的话,别害怕!下一章会打破这种错觉的!【什么鬼】

还有就是不要相信lo主写的任何东西,私设ooc满满,而且别猜剧情因为我也没想好剧情是啥……

Part6

“第一次看见你是在随缘网吧c区第8排第11座,你占了我平时爱坐的位子,我只好坐你旁边。你当时叼着烟目不转睛盯着屏幕,身上的穿着都挺好可是有种说不出的落魄。”

“后来我发现你竟然和我在玩同一个游戏,而且技术看起来还不错。我正想和你pk一下结果你倒是先凑上来了……”

“咱俩那天从网吧到我家总共pk了37场邪了门了我就一场都没赢!”

“结果你这不要脸的也就真赖在我家不走了,吃我喝我还赢我!对了对了后来还睡我!”

“那时候夏天我都没舍得吃冰棍我给你买了一大盒冰淇淋,我还记得你是喜欢吃抹茶的。你夏天招蚊子,咱俩下个本的功夫你能被咬十几个。你走路喜欢走在左边,可是拎东西又拎在右手,总打着我你记得吗……”

“14年冬天H市好容易下了场雪,咱们去打雪仗回来后都冻感冒了。我记得你那时说你们B市冬天的雪才大呢,以后要带我们去北方看哪儿的大雪……”

“对了你还记得那时荣耀刚开服吗……”

“你还记得咱们研究千机伞那时……”

“你还记得咱俩第一次碰见落花狼藉……”

沐秋就这样笑盈盈地站在叶修面前把过去的点点滴滴娓娓道来,抛出了一连串“你还记得吗”。叶修仿佛看见昔日的那些画面又重现眼前,就好像是时间飞速倒带回了十五岁的那个夏天,然后又一帧一帧地清晰无比地放映起来,青涩而泛黄的记忆让叶修眼前莫名起了雾。

“我记得……”明明是十多年前的事儿了啊,可是为什么还记得呢?

苏沐秋自顾自坐上阳台的栏杆,晃荡着腿:“怎么样,现在信不信我是沐秋了啊?”

叶修把手撑在苏沐秋旁边,目不转睛盯着他:“信信信,我信了!”再次上下打量一番,收回目光,垂下眼帘,“唉……只是,太奇妙了,你竟然又出现在我眼前……”明明从那一天起就已经接受了你已经消失不见的事实,明明这么多年都在思念中度日,可如今却又见到你。

该用什么表情面对你?该如何说出那么多年想对你说出的话语?是不是所有的表示都太苍白无力?横亘在我们之间的……

“对了,嗯沐秋你知道吗,前几年啊我们……我……用君莫笑夺得了冠军呢……”

“我知道的啊!我有看到的,还有你们去苏黎世参加世邀赛得冠军,真遗憾啊,我们的君莫笑都没机会上场呢!”

叶修一怔:“你……你都知道?”“对啊!”苏沐秋笑着点头,“我其实这么多年一直都在你和沐橙身边呢!”

“所以我什么事都知道哦,我知道你带领着嘉世得了三连冠也知道你后来被逼退役……”沐秋仰着头,似乎是在看星星,“……还有你去南山对着我絮叨的那些啊我都是知道的。”

叶修听着他的话,眉头越锁越紧。沐秋他……竟然一直在自己身边吗?

他向前走着,从不曾停下脚步,他结交了更多的朋友,取得了更多的荣耀,经历了那么多,登上过最高的巅峰,他和他新的伙伴们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可是苏沐秋呢,只能站在他和沐橙的背后,看着他口中的“我们”从最初的三个人,变成了那么多陌生的面孔。

不公平,对谁都不公平。

叶修的的手握紧,指甲嵌到肉里,突然打断了自言自语般的苏沐秋:“你这个混蛋一直都在为什么到现在才现身!”拳头砸在栏杆上,震得苏沐秋一阵惊愕。

“你知道这么多年我……和沐橙有多想你吗!”叶修冲他吼,声音不禁有点哽咽。苏沐秋愣着看着他,半晌突然把手放到叶修脸上轻抚着。

“老叶,你还喜欢我吗?”苏沐秋答非所问,叶修一时也愣在当场:“啊?”

“刚死掉的时候那种感觉很奇妙,真的是一种游魂的状态,非常飘忽不定,而且似乎穿越过很多扭曲的时空,有的时候我的意识连续会丧失好几天,好像是灵体还不稳定造成的吧。后来慢慢的就稳定了,能听到你们说话,也能跟着你们移动。但是依然很虚弱,质量好像很轻,刮点大风我都能被吹到几千米外呢。”苏沐秋又转折了话题,开始一本正经地回答叶修的问题,“刚开始的几年里我没碰到过和我一样的‘游魂’,也没有人能看见我,我很不甘心啊,但渐渐的我发现能看着你和沐橙我就很开心了,我也接受了这种状态。”

“我发现我这种状态下的能力好像是会随时间慢慢增长的,我逐渐可以看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听到很小很小的声音,对身体的控制也更加自如,还曾经碰见过许多和我一样的‘灵体’——啊你称作鬼也是一样的反正我也不知道该叫自己什么,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不和活人们交往,有自己的圈子,当然也有部分恶鬼去捉弄人,或者和我一样追着活人跑的……咳,他们有的能力比我要更强,可以随意操纵电器啦人的意识啦甚至是空间啦,可是我依然连怎么让你们看到我都不会。”

“大概两年前吧,我碰到了第一个能看见我的活人,一个白色长发的男人,他好像是个什么通灵师之类的吧,他告诉我是因为在‘灵体’和普通人之间会有一个结界——你理解成屏障就得了——所以一般的人看不到我,如果我能掌握这个结界的收放方法就能让你们听到我,看到我了。于是我就请他把方法交给我……”

“……然后你学了两年终于能够把这结界收放自如了?”“不啊,我这么聪明半年就学会了!”“……”

“那你到底为什么现在才现身啊?!!!”叶修忍了半天才没把拳头砸在沐秋身上。

苏沐秋的表情又黯淡下去,“……因为……我学会后突然想到,你和沐橙现在也生活得很好,如果我突然出现一定会吓到你们,而且也会吓到你们的朋友们……我……会扰乱你们的生活……”

“你们并不需要我,我贸然现身只会给你们带来困扰……”沐秋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了黑漆漆的沉默。

“你这个傻逼!”叶修突然恶狠狠地掐灭了烟,爆了句粗口。

“……对你说的没错……唔!”沐秋正自嘲着,没想到叶修一个饿虎扑食,直接把他的嘴给堵上了。浓烈的烟味在口腔中扩散开来,但亲吻却是温和轻柔的,似乎是害怕过于浓烈的侵占味道会吓到这个刚刚失而复得的人,似乎是害怕他们的行为会惊扰到这平静如水的夜色。

“说你傻逼你还真承认啊……那我说你并不是怕扰乱我们的生活,就是怕我不喜欢你了你承不承认啊!”叶修把脸埋在苏沐秋肩头,声音有点闷。

沐秋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扑哧一声笑了:“好吧我承认。我非常害怕你这个不要脸的大叔会喜欢上别人所以不敢现身。”然后把手指插到了叶修的头发里狠狠揉乱,“但是吧,由于种种原因,我还是不得不来见见你……”

苏沐秋挣脱了叶修的怀抱,突然变魔术似的挥手招来了一阵星星点点的亮光,如同是繁星从银河跌落入了苏沐秋的掌心,亮光凝成两个圆形的环,一个直接套在了苏沐秋无名指上,另一个……

“好吧,我其实是学这一招学了太长时间……想给你惊喜嘛!”苏沐秋有点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然后突然单膝跪地,眼里的星光比银河更盛,“咳咳,所以说,叶修先生,既然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喜欢我我还是喜欢你,那……”

“我们结婚吧?”

叶修看着他,嘴角翘了翘,把戒指拿过来带在手上,然后问道:“那什么,既然结界没了,我就不光可以亲你了吧?”

“嗯?诶是……喂这种情况下不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吗问这干嘛?!……哎哎哎你干啥?!!!卧槽来人啊有人耍流氓了啊啊啊!!!……”

夜色依旧平静如水,星光依旧漫天灿烂。只是从十年之前穿越而来的那句未说出口的那句邀约,今晚得以实践。







没有完结,真的!

也没有肉,也是真的!

评论
热度(89)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