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
婉拒过激
希望有人投喂

为什么我的副队不【哔——】【韩张】【非常黄暴x】【黑遍联盟正副队】

为什么我的副队不叫【床

这是一篇非常黄暴的脑洞……看题目就知道了!

但它并不是个小黄文!

我是来搞siao的!!!

非常ooc画风非常魔性!慎入!

然后虽然主韩张但有方林喻黄江周双花等cp随即掉落!







那一天,霸图众人迎来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霸图的正副队长终于在一起了!

终于有个人来压制他们凶神恶煞不是不苟言笑的队长了!终于有个人来消化他们高冷傲娇不是精明冷静的副队长了!霸图上下举队欢庆,连夜谋划不是准备了正副队的洞房事宜不是……呃好吧就是洞房事宜……

当晚,大家以不知道什么鬼的理由为由,群策群力,灌醉了他们一向克制着不会喝醉的张副队。临走之时,被【全队以非常公平公正公开(并不)的方式】选为代表的林敬言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地将酒店房卡塞到韩文清手里,语重心长大义凛然义正言辞地说:“韩队,我们不会给你留门的,好好享受你们的第一次!不要谢我们我们叫红领巾!”

韩文清接过房卡,看了看靠着他肩头熟睡的张新杰,又看了看一脸【队长我们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表情的众队友,眼含热泪握住了林敬言的手:“老林!谢谢你们!”

“不过……”

“你们下次能不能换个手段他睡这么死我还怎么下手啊酒后乱性都是骗人的你们造吗!”

“……靠!!!给你机会还挑三拣四的!”霸图队员们在这一刻有了敢于与恶势力抗争的勇气,一边骂着一边把正副队长塞进了出租车里。

 

然后报应马上就来了。

第二天清晨,他们敬爱的张副队依旧按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行走坐卧无异,面色表情不改,像是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似的。

可是韩文清的脸色却没那么好,一进训练室大家都感到一阵杀气袭来,方圆十米的生物都瑟瑟地打了个哆嗦。

怎么回事?为什么队长脸这么黑?昨天晚上不和谐?看张副的样子好像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啊?难道真的闹别扭了?

正猜着,韩文清的声音幽幽响起:“老林你过来我休息室一下。”

林敬言如遭雷劈,卧槽,我干什么了?!!!韩队你别打我我昨天那都是迫不得已发生什么事儿都和我没关系啊!!!

进了休息室,林敬言心中依旧非常忐忑,但韩文清迟迟没有开口于是林敬言只好硬着头皮问:“那个队长你叫我来干啥?”

“嗯……我有个很严肃的问题想和你探讨一下。”韩文清眉头紧锁,林敬言有种自己可能要随时发生生命危险的错觉。

“嗯这个问题……挺不好说出口的……我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

不可能!我没办法做好心理准备!你还是有话就直说吧!!!林敬言泪流满面。

“咳咳……我想问的是……”林敬言的心被高高悬在空中。

“为什么……张新杰他不叫】床啊?”

……

“Pia叽”老林的心和智商一起跌倒了地上……

“呃……你要问的就是这个问题啊?”老林眼镜儿快碎了。

“对啊……这个问题虽然好像挺……的……但是昨天他一直闷哼就是不叫出来你说怎么办?!我也是这方面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办,是我哪里做的不对吗?”

“呃……他昨天不是喝醉了吗,是不是因为这个?”“不是啊……出租车上就醒酒了……”林敬言觉得和战队队长在小黑屋【划掉】里讨论战队副队为什么不叫】床这件事实在是太诡异了,尤其两个人还真的都挺正经地在研究……

“那是因为什么?咳不和谐?队长你把副队弄疼了?”这话说着怎么这么想咬自己舌头呢!

“嗯……我就是怕他不喜欢我的方式啊……可是他也没说……”韩队似乎挺纠结的。

“咳咳……我觉得副队可能是害羞吧……”害羞?!副队?!天呐什么鬼啊我为什么分析出了这个……

“害羞……那怎么办?”等等韩队刚才是脸红了吗!是脸红了吗!“你和方锐第一回的时候方锐也……咳,害羞?怎么能不害羞的?”

林敬言听了这话,脸上彻底挂不住了……“韩队!我我我……你别问我了!你问方锐去吧!!!方锐才是上面那个啊!”

“什么原来你是受!”韩文清惊讶地一捶桌子,桌子上的水杯倒了,洒了林敬言一裤子水,“呃那你当时叫【床了吗……”“……”

精神和肉体受到双重打击的林敬言崩溃着走出了休息室……

 

“怎么治害羞?!简单啊!”方锐倒是没有林敬言脸皮那么薄,韩文清一问他就全说了,“虽然老林是不会害羞的但是我知道的啦,张新杰大大觉得很不好意思嘛,那就要用迂回战术突破心理防线啊。”

“简单来说就是要让新杰大大放松下来,要找一个比较有安全感的地方让他觉得舒适,最好隔壁没人啦什么的,然后前【戏长一点啦,动作温柔点啦,好好安抚他的情绪啦。韩队你不要总那么严肃,说点情话啊,有点情调。也别太粗暴直白,要非常温柔地进入,蛟龙入海而不是一发入魂啊!时间长点花样多点,慢慢就不害羞啦,然后就……咳咳达到目的了!”

韩文清对着方锐QQ发来的一大段话愣了半天,琢磨了一会儿觉得很有道理,赶快找笔记了笔记。

晚上韩文清将队员们都打发走,警告了他们一夜别回来之后开始布置宿舍。

有安全感的地方,嗯,宿舍最熟悉了;隔壁没有人,嗯,不会突然回来的;前戏长一点,嗯,四十分钟了够长了;动作轻柔一点多说点情话非常温柔蛟龙入海……嗯!虚心好学的韩文清同学将方锐老师的【H大法之猥琐流专治害羞教程】实践得淋漓尽致!

然而第二天韩文清还是黑着脸去找了林敬言。

“方锐的方法并没有什么效果啊!还是只喘息不叫啊!”韩文清很焦急。

“队长我真没办法啊!你去问问别人吧!”林敬言痛哭流涕。

于是韩文清听话地去找了别人求教。

当然啦都是QQ私聊,这种事怎么能公开来问呢!

 

先找的是喻文州。

大漠孤烟:喻队,新杰他害羞不叫【床,你有什么办法吗?

索克萨尔:…………韩队……你确定不叫【床这事儿能问我?少天他在床上能给我说一个相声贯口你让我怎么告诉你不叫【床怎么办!

大漠孤烟:……

索克萨尔:对了韩队你有什么办法能让少天不叫床吗……或者叫床你就好好叫啊你别给我唱《五环之歌》《我的滑板鞋》和《新贵妃醉酒》啊!!!

大漠孤烟:……把嘴堵上吧!

 

然后找的是江波涛。

大漠孤烟:江副,新杰他害羞不叫【床,你有什么办法吗?你们小周是不是也这样?

无浪:……呃抱歉……小周他吧……

无浪:小周他虽然平常不太爱说话但是床上真!的!话!很!多!!!

大漠孤烟:……

无浪:所以我也没什么办法……

大漠孤烟:……咳没事……

韩队内心: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

 

接下来找的是王杰希。

大漠孤烟:王队,新杰他害羞不叫【床,你有什么办法吗?

王不留行:吃点中药调理一下?

大漠孤烟:………………

大漠孤烟:好的非常感谢你的建议!

王不留行:不客气。

 

找叶修时韩文清内心是踟蹰的。

大漠孤烟:那啥,新杰他害羞不叫【床,你有什么办法吗?

君莫笑:拿烟烫他不就叫了

大漠孤烟:我就知道你不会出什么有用的主意……

 

最后找的是李轩。

大漠孤烟:李队,新杰他害羞不叫【床,你有什么办法吗?

逢山鬼泣:嗯,以毒攻毒,用羞耻来治害羞如何?用点道具?或者玩个女装play什么的?!

大漠孤烟:诶这个好!

终于找到了一个看似比较靠谱的建议,行动派韩文清立刻又去实践了,买了一箱子需要打码的道具。晚上时哗啦往床上一倒,直接震惊了保守的张新杰。

然后韩文清连张新杰手都没摸到就被轰出去了。

【H大发之羞耻流专治害羞教程】,失败。

 

霸图全员都感受到了韩文清队长的低气压。

张佳乐小心翼翼问了句:“队长你怎么了?看起来心情很不好啊……”

韩文清一看张佳乐,眼神一亮,把张佳乐吓得心脏狂跳。

卧槽我干什么了?!我问了什么不该问的吗!!!张佳乐想起前几天林敬言被叫去单独谈话出来后满脸虚无裤子还湿了的场景顿时心如死灰。

但是韩文清并没有对他做什么,韩文清只是想到了去问问孙哲平该怎么办。

孙哲平和他性格差不多,都比较直接,所以在这件事上应该能有什么好办法吧!

果不其然,孙哲平在听了韩文清的叙述之后一拍大腿:“啊呀这种事搞什么迂回战术羞耻play啊!就是没到他叫的程度呗!你得找对适合他的方式啊,他肯定不爱什么猥琐流啊!你使劲儿操,操哭他,操爽了自然就叫了啊!乐乐闹别扭时我就这么干,到最后不都叫得倍儿浪吗!”

两个热血汉子一拍即合,至少在这种方面他们都比较喜欢直白的法子。

“记住啊,操哭他!操得他叫爸爸!”

“嗯,回头成功了我给张佳乐放一个礼拜的假!”

要是让张佳乐张新杰知道了这俩人做了如此邪恶的交易一定会气得晕过去……

 

虽然说张新杰现在已经要气得晕过去了。

韩文清这是怎么了啊!明明第一次的时候挺好的,怎么第二次就转换了风格,磨磨唧唧的半天也不干正事儿;下一回又买了一大堆不堪入目的东西,吓得张新杰都没敢让他进屋,原来韩文清有这样的爱好?!这一次更可怕,干了他一个小时了都不停,像是开了马达似的操得他腰快断了。张新杰把整个脸埋在枕头里,牙都快咬碎了才忍住没叫出声。

什么?你问他到底为什么不出声?

因为张新杰觉得很丢脸啊!

他一直是个很克制很冷静的人,平时做事都没有过火过,到了这种事上自然也一样,他又没怎么看过这方面的教育片,只觉得喘几声闷哼几声就够了,让他大声地shen yin 或是说点下流话,他可没那脸皮。

只是这几天让韩文清折腾得实在是忍不住想大叫,张新杰心里要慌死了,觉得自己要多yin dang 有多yin dang……

韩文清哪里知道这个,他还觉得是自己没找到让张新杰舒服的方式呢,这时候又一次受挫的他正在悄悄给孙哲平发短信:又失败了……根本不叫……

“文清!你干什么呢!”张新杰实在忍不下去了,这叫什么事儿啊!刚干完就去给别人发短信了,拔diao无情?!

“啊……我……”“文清,你这两天怪怪的啊,是不是你有事儿瞒我啊……”张新杰说话还很虚弱,眼眶也有点红。认识了快十年的男人好容易在一起了结果却觉得自己越来越摸不透他了,张新杰心里可堵得慌了。

“我……有哪里怪吗……”“非常怪!”“……”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啊,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好不好?”张新杰皱眉,拉住韩文清。

“唉……好吧!我、我直说吧……我其实是在纠结一件事啊!”

“新杰你……为什么和我做的时候不叫【床啊!是我的方式你不喜欢还是一点都不舒服啊?我这两天问了好多人试了好几种方法可是都没有效果啊!”韩文清一口气说完,然后直直盯着目瞪口呆的张新杰。

“……”张新杰变换了好几次面部表情也没说出话来。

“……所以说你就是为了这事儿这几天一直变着法折腾我?!!!”

“我……对不起我只是……”“你、你想让我叫……你倒是直说啊!”张新杰从耳朵红到脖子根,听了这话的韩文清也是一愣:“呃……啊?!”

“你问别人干嘛啊!有什么事儿直接问我多好……”张新杰别过脸去,脸上的表情看得韩文清心动,“我……还以为你不会喜欢我叫出来……所以……”

“所以你一直忍着?你……”韩文清也有点脸红,“你傻啊!我喜欢你叫啊!”韩文清觉得自己才傻,感情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直接沟通啊!

张新杰红着脸不说话,两人这么赤【身【裸【体地坐着,又不禁上火起来。“咳咳……你……这回叫出来别忍着行吗!”“嗯……”张新杰低着头应了一声。

“那……再来?”

“你……那你这回轻点唔……嗯嗯……啊你别这么啊——说了轻点啊!!!”

 

第二天,霸图队员们发现他们的队长这么多天以来总算的露出了笑脸。

而且莫名其妙的张佳乐就被放了一个星期的假,孙哲平知道了后表示也非常疑惑。

不是说失败了吗怎么又准假了?孙哲平摸不着头脑。

不过看样子是解决了问题啊!孙哲平高兴地和张佳乐去过二人世界了。

 

从此,霸图的正副队长过上了xing福的生活。

 





“对了,那堆馊主意都谁出的?!”“呃……咳咳……”

 

张新杰友情提示:永远别相信你的队友们。

还有队长。


评论(61)
热度(858)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