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
婉拒过激
希望有人投喂

我们结婚吧——哑【莫安的场合1】

还是【我们结婚吧】系列,但是莫安的场合这个不是一发完结,而且有个副标题【哑】

憋问我为啥偏心,第一这个对正文情节有很大影响,第二——

你们懂得站冷cp的痛吗!!!【痛哭流涕】

而且虽然说是莫安但是这篇文其实偏安莫而且我也不确定我会不会用莫橙来拆cp现在看来这很有可能是莫橙的结局……【手动再见】

所以说这是个安文逸单向莫凡莫凡又单向苏沐橙的可怕故事

看到结尾有惊喜

前文及设定请戳头自翻【毕竟这只是个子故事】












喜欢上一个话废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安文逸觉得自己对这个问题有着非常深刻的体会。

“莫凡,别训练了,去吃午饭吧。”“嗯。”

“莫凡你这件T恤挺好看的啊,但是这个季节穿着不冷吗?”“不冷。”

“莫凡你过来看这个特别好玩!”“……”

“莫凡我要出去,用不用给你带份夜宵啊?”“……好。”

安文逸觉得自己简直要向黄少天方面发展了,他本来也不是个话多的人啊,可是碰上莫凡这种的只能是他多说话啊,不然真的只能大眼瞪小眼地沉默着了。安文逸自己都有点受不了这样话多的自己,而且他觉得……自己说的话……好像多半都没有什么卵用……

可是即使是废话,安文逸也想和莫凡说。

可能是因为在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每个人都下意识地话痨吧。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莫凡的呢?

安文逸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来答案。似乎刚开始的时候他对莫凡也并不感冒,甚至是不太喜欢这个总是面无表情不爱说话的家伙的,莫凡不合群,也不善于表达,可偏偏存在感又不低,总是默默散发着低气压……好像也正因如此安文逸渐渐关注起了他吧,不知为何会突然蹦出“莫凡会不会不适应”“莫凡有什么困难的话也不会说出来的吧”“莫凡现在在想什么呢”的念头,下意识想要去照顾他,连他自己都为此吃了一惊,自己到底为什么总想关注这个孤僻的家伙啊!一定是我当牧师时间太长了真把自己当成奶妈了吧!

可是即使这样分析了自己,却还是止不住地把目光放到莫凡身上,莫凡嗑瓜子时像一只仓鼠,莫凡和叶修单挑失败被嘲讽时默默咬牙的神情好可爱,莫凡不太喜欢吃黏食因为牙总会被粘住,莫凡今天又被魏前辈和方前辈整蛊了原来他吃惊时喜欢瞪眼啊,莫凡和我说了谢谢表情还有点害羞呢,莫凡笑起来其实是有酒窝的,莫凡比赛上场时悄悄地攥了拳头给自己加油呢……安文逸发现每天都能get到莫凡的新萌点,发现莫凡其实也不是只会摆一张死人脸,他也会在一些非常细微的地方流露出他的情绪和可爱的点啊。

真的好萌……安文逸有一种莫凡的萌点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感觉,并且因此莫名窃喜。

就好像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宝藏。

安文逸觉得自己可能是中了什么奇怪的buff,名为“喜欢”的buff,仅由莫凡一个人触发。

 

可是这却是世界上最困难的“喜欢”。

不论安文逸如何需找话题,如何依照莫凡的喜好做事,莫凡和他也只是稍微亲近了那么一点,勉强算的上是朋友?安文逸却感觉他和莫凡还不如他和乔一帆关系更好呢。

但终归是有效果的啊,这么长时间了莫凡对别人还是冷清疏离的,而对我说话和笑的次数更多啊对吧!说明他还是更喜欢我的对吧!再长一些时间就能更亲昵了对吧!坚持就是胜利对吧!安文逸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不能放弃,虽然莫凡和他说话还是简短到不超过三个字,对安文逸的笑也不过是淡淡的一弯嘴角,但在安文逸眼中他们总是被放大,化作一丝丝甜蜜充斥心房,虽然表面也不显露,但心中的愉悦总是能保持一整天。

为他所有的微小细节而欢欣鼓舞或怅然若失,把他说过的所有话咀嚼上万遍揣测他的意思。患得患失,亦敏感到神经质。在暗中窥视,他的一举一动都会成为半夜失眠的理由。自己给自己捏造了太多故事,兴奋地意淫过未来之后又开始失落,毕竟他没有把握莫凡的未来里真的能有他。也曾羞赧,也曾酸涩,所有暗恋中的心情都在安文逸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没事儿,他是个话废!有时对我冷淡些很正常!安文逸这样告诉自己的同时又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心底说:别自欺欺人了,人家根本不喜欢你,没可能的。

但是下一秒安文逸依旧坚定地告诉自己,

不喜欢又怎么样啊,我总有办法让他喜欢我啊。

能拯救你的只有我。

安文逸一直这么天真的相信着,直到他有一天,看见莫凡和苏沐橙在一起讨论者战术。

苏沐橙一边在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一边给莫凡讲解着,莫凡脸上除认真之外又有着安文逸从未见过的神情,他听着,也说着,一句话的字数虽然不多,但是那样流畅的对话让安文逸不敢置信。

从未有过。莫凡和他聊天【或者可以叫做安文逸的单口相声】的时候从未有过如此流利的回答。

啊……原来他只对我一个人话废是吗……还是说因为是在和苏沐橙讨论战术才……

安文逸猛然醒悟。

不是什么【他只对我一个人话废】,而是【他只对苏沐橙一个人不话废】。

安文逸发现自己无法再自欺欺人下去了。

一直以来他都选择性地忽略了莫凡所表现出的,对苏沐橙的好感。其实很容易就看出来吧,莫凡嗑的瓜子是沐橙给他的,莫凡不喜欢黏食但沐橙给他买的年糕他从来都吃光,莫凡被整蛊后是沐橙替他解的围……安文逸从来都只过滤出他想要的那一部分,假装看不出来莫凡对苏沐橙那如同自己这般的小心翼翼的暗恋。

可是现在还假装什么呢,当一个话废都不再话废了,他还说什么【莫凡只是对沐橙的关心表示感激吧】显得也太过可怜了吧。

为什么在一开始他没有对莫凡示好,而是什么事都慢了半拍呢?

是不是我更早地让莫凡注意到我就能够……

现在我其实也还有机会吧……

安文逸用凉水狠狠洗了把脸,对着镜子里落汤鸡一般的自己发出质问。

蓦地,他发现了莫凡的那种神情……

自己曾经在镜子中见过千千万万遍。

 

可是放弃也同样困难。

安文逸依旧和莫凡保持着亲近,插科打诨、勾肩搭背,如同往常一样给莫凡带夜宵,在所有人都无视了沉默的莫凡时想起莫凡,像是热情的火,仍心存幻想那块坚冰能够融化。

虽然心底仍然对于【这块坚冰融化的理由是否会是我】而疑虑。

似乎只要开始关注某件事,这件事在你面前出现的频率就会越来越高。

比如苏沐橙和莫凡……

今天他们又在一起说话了,今天苏沐橙又给莫凡瓜子了,今天苏沐橙穿了条好看的裙子莫凡一直盯着她看……

感觉心好像一点一点沉下去,又好像一点一点被揪起。

莫凡看着沐橙时亮晶晶的眼睛总是在安文逸脑海中浮现,让安文逸意识到他的喜欢,意识到他们的亲昵,意识到自己的差距。

苏沐橙是很优秀啊,但是我……也没差那么远吧……颜值,嗯……好像是苏沐橙更高……性格,苏沐橙开朗活泼,我也挺开朗活泼的啊,苏沐橙温柔善良,我也挺温柔善良的啊,苏沐橙善解人意,我也挺善解人意的啊……智商,我应该比苏沐橙高……吧……荣耀,苏沐橙是高手……我……算了……对莫凡喜欢的程度,绝、绝对是我高吧!苏沐橙只是出于队长对队员的关心才对莫凡很好的吧!我和莫凡怎么也上升到朋友高度了好吧!我对莫凡的了解绝对更多好吧!而且综合考虑一下的话我还……还比苏沐橙个儿高呢!

所以怎么看都不是很糟!

……吧……

安文逸看着自己笔记本上罗列出的对比项,深觉自己已经没救了,竟然已经开始和一个妹子比身高了,比一个妹子高到底有什么可骄傲的啊!!!再说自己比这个有什么用啊!这嫉妒心太赤裸裸了连自己都要瞧不起自己了啊!!!

唉,自己就算是比苏沐橙好一万倍莫凡该喜欢谁还是喜欢谁吧,更何况自己又并不能比过苏沐橙……

安文逸摘下眼镜用手抹了把脸,靠在椅子上长长地叹了口气。

“叹什么气啊?”室友乔一帆正坐在床上做手操,听他叹气便问了一句。

“嗯……”安文逸戴上眼镜坐到床上,看着乔一帆,有点踌躇地问他:“呃,问你个问题啊,我有个朋友,他暗恋着一个……女生,但是那个女生不喜欢他,很少和他说话,他们的关系顶多就是朋友关系,我朋友觉得他们之间好像没可能……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啊……我是说,是该继续,还是该放弃……”

“诶,很少和他说话?女生很讨厌他?”“啊不,他话本来就少。”“哦,那有什么可放弃的啊,去告白试试啊,不然怎么知道没可能。”“可是是真的……没可能,女生有喜欢的人……”“有男朋友了?!”“……也不算是,呃……差不多……”“……那好像是没什么可能了哈……那还是干脆放弃吧。”

“可是吧,他还非常非常喜欢他……”安文逸说着有点脸红。

“那个女生长得很漂亮?”乔一帆问。

“也……不能算很漂亮吧……”“身材好?性格好?有非常棒的技能点?”“呃……身材……一般吧……性格……不太好,我是说有点不合群……技能点…………”安文逸被这么一问还真是答不上来什么,莫凡其实并没有哪里非常突出,可是就是莫名吸引了安文逸。

“额……那到底是非常喜欢哪里啊?”到底非常喜欢哪里,安文逸怎么会知道。本来喜欢一个人就说不出那么明确的理由,非要说一个那可能是最虚无缥缈的词:感觉。

不是因为他帅他身材好他性格温柔或是开朗他这个人非常厉害之类的理由才喜欢,这些莫凡都没有,但也并非因为莫凡身上的隐藏萌点而喜欢,甚至他和莫凡之间都找不出令人难以忘怀的特别的事情来。

所以到底为什么喜欢?

给不出答案。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不如还是放弃吧。

 

可是即使下定决心也无法阻止那出于本能的靠近。

像是被吸引的磁石,总想着更进一步。

“我搬去和莫凡住,让魏前辈和小乔一屋吧。”安文逸鬼使神差说出这话后,恨不得把自己舌头咬下来。

为什么要和他住一起啊!不住一起还天天……咳咳住一起怎么能把持的住啊!!!

而且说好的放弃yy只当个安静的小伙伴呢!睡了一觉难道就全忘了吗!有没有原则啊!!!

安文逸身体里有个小人敲着自己脑袋骂了自己上万次。

可是当大家都同意了他的提议后,另一个狂喜的小人立刻蹦出来一刀就砍死了那个自责的小人。

去他妈的原则!我擦,我要和莫凡同居了?!!!

安文逸觉得自己兴奋的点越来越低了。

尤其是晚上收拾好行李从这个屋“搬家”到隔壁,打开门正好看见洗完澡半裸着身子找内衣的莫凡时,安文逸觉得自己兴♂奋的点真是要低到不行了。

“呃……莫凡……”安文逸迅速用包挡住自己支起的小帐篷。

“啊……你来了啊……”莫凡回过头,并没显出尴尬的神情,非常自然地和他打了招呼——虽然在安文逸看来这种略带迷茫的神情和湿漉漉的眼神已经算是挑逗了。

“嗯……我、我先把东西放这儿,我……我去洗个澡。”安文逸不敢把视线放到莫凡身上,胡乱把东西往床上一堆就要去洗澡。

“呃小安……”莫凡叫住安文逸,“呃……欢迎……”说完就又把头低下,专心致志地——在安文逸面前大咧咧地穿内裤。

安文逸逃也似的进了浴室。

我擦我要报警了!

安文逸心跳直逼180,哗啦啦冲了半天凉水还是难以平静快要爆炸的心情,下   【身简直ying得不行了,脑子里浆糊一般,旋转、搅乱、沸腾般溢出。呼吸紊乱而粗重,手摸向小腹以下,在嘈杂水声中刻意压制着的细碎shen yin 微不可闻,心里想着的全是刚才莫凡湿润的眼睛,挂着水珠的头发,白皙的脖颈,结实平坦的小腹,骨骼分明的脚腕。

以及微张着的唇瓣,精致的锁骨,胸前殷红的两点,挺翘的臀,突出的髋骨以及髋骨之间的……

手速越来越快,安文逸快要抑制不住自己的闷哼,一种莫名的罪恶感油然而生,但是yu望更胜一筹。暧昧的水汽氤氲了安文逸的理智,他一方面不想让莫凡听见,一方面却突然生出了如果莫凡现在推门而入会是什么样的剧情发展的念头。

可能是疯了。

而且也没有那样的“如果”。

 

一场澡安文逸洗了很久。

出来时安文逸想尽可能自然一点,虽然莫凡也并没显出在意的神情。

只是安文逸的东西莫凡已经都帮他摆放整齐了。

“啊谢谢你啊,我自己整理就好了。”安文逸抓抓头发,莫凡瞥他一眼,微微偏头:“反正我也闲着。”

然后,就又陷入了沉默。

“咳,我很开心的。”这次居然是莫凡先开了口,说的话也让安文逸吃了一惊:“嗯?”

“我是说……你能和我一起住我很开心……”莫凡没什么表情,只是眸子亮亮的,盯得安文逸忍不住咽口水。

“为什么啊……”安文逸快要被他的眼睛吸进去。

“嗯……因为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啊。”安文逸呼吸一窒,心跳又开始狂乱起来。

“唯一的……唯一的?”安文逸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那苏沐橙不算朋友吗?”

莫凡似乎对安文逸突然提起苏沐橙有些不解:“沐橙……不算朋友……”

“那算什么?喜欢的人吗?”我他妈到底在说什么。

莫凡的表情从不解变得有些害羞:“呃……”

“你不会以为我们看不出来吧?!”喂我为什么要跟他说这个?!

“……都……看得出?”莫凡低下头。

“废话,我们又不是瞎。你说你每天都盯着人家却没什么正经八本的表示,什么时候才能成啊。”一辈子不成才好呢吧我在这儿装什么装啊!

“……”莫凡又不说话了,好一会才挤出一句,“我……没可能的……”

“别这么没信心啊,去告白试试啊,不然怎么知道没可能。”安文逸照着原来乔一帆说的原封不动说给莫凡,脸上的笑容如同三月春风般和煦。

“可是……”“如果不敢尝试,不如就彻底放弃吧。”安文逸觉得自己的笑容假到恶心。

沉默。

两个人都如同哑了一般谁也不说话。

安文逸脱了衣服进了被窝,背对着莫凡。

良久,他听见莫凡小声说了句:“那我试试。”

融化的冰终于要把火浇灭了。

他觉得他是他的爱情,可是他的爱情像是哑了般,没有半点回音。

 

“我……”

“我喜欢你……”

明明莫凡嘴唇没动,安文逸却听见了他的这句话。

莫凡的脸近在咫尺,脸上的表情分外诱人,朦胧的热气和发红的眼角透露给安文逸的信息分外直白,安文逸几乎是立刻反应过来他们两个在干什么。

然而身体的触觉非常迟钝,几乎没有感觉,只有神智异常清晰,心中的满足感异常令人愉悦。

莫凡的唇凑上来,莫凡的背弓起来,莫凡的手……咦我擦为什么他在摸我的胸?!我什么时候胸这么大了我擦等会我什么时候变成女的了!!!

与此同时他又听见莫凡的喟叹;“嗯……沐橙……”

安文逸瞬间惊醒过来。

春梦。

自己变成了沐橙的,和莫凡的春梦。

他妈的。

安文逸想骂街,可是又像哑了一般发不出声音。

他感到下身一片濡湿,起身想去换条内裤,可下床的那一瞬间却突然觉得不对劲儿。

胸……好沉……

头发……好长……

个子……我擦怎么这么矮了?!

下一秒钟安文逸发出了无比娘炮的石破天惊的尖叫。

然而这是由于他现在的声音没办法不娘炮。

因为他发现自己变成女的了。

当他飞奔到卫生间打开灯看见自己的脸和身体时,他整个人,都真的,发不出一点声音了。

“沐沐,怎么了?”被惊醒的唐柔揉着眼摸索到卫生间门口,看见了面如死灰的苏沐橙。

或者说是,安文逸。

“唐柔……”安文逸颤抖着嘴唇,表情生无可恋,“我不是苏沐橙,我是安文逸。”

……

 

 

变成了自己喜欢的人喜欢的人。

这一定,是世界上最可笑的笑话。

抑或是契机。


评论(6)
热度(46)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