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
婉拒过激
希望有人投喂

我们结婚吧[10]【cp系统设定】

说好的二更ww

话说这个剧情这是越来越可怕了!

Part10

“卧槽原来这么神奇的啊!”方锐感叹。

“操!为什么连卡和武器都嫌弃老夫啊!老夫的迎风布阵多么风流倜傥啊!”魏琛骂道。

“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和自己的卡交流交流啊!”好奇宝宝一号罗辑和好奇宝宝二号包荣兴跃跃欲试。

“我的卡……会不会对我们的配对有所不满啊。”苏沐橙表示担忧。

“既然如此那现在大家可以安心了。”乔一帆笑笑。

“诶现在终于是可以好好训练了啊,马上就要接着打比赛了,只剩一周了大家加油啊!”陈果心情大好。叶修也跟着点点头:“就是就是该干嘛干嘛去,回头再研究账号们的事儿。还有沐秋大大可说了啊,你们可别打扰人家的正常生活啊!”陈果看着那边翘着二郎腿左手抱着苏沐秋右手夹烟释放毒气的叶修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才是该干嘛干嘛去!!!走开走开就你最打扰我们正常生活了!”说着摆出轰人的架势,把叶修苏沐秋赶到最靠窗户的位子上。

“诶对了老叶,我想玩荣耀了。”“玩啊!……啊我给你找秋木苏的卡去。”“啊……不用了,随便给我拿个卡就行。”沐秋笑得温和,叶修倒是奇怪:“哟,一点都不想秋木苏?”“隔了这么多年再上那号……多吓人啊。”“呃这倒也是,那我给你拿张卡去吧,要什么职业的?”

叶修想起身却又被沐秋按住:“费什么事啊,拿这个玩不行哦!”他手指着君莫笑的卡,一双眼撒娇似的看着他。叶修咽了咽口水:“咳,行!行行行!”接着又坐回椅子里拍拍大腿冲沐秋张开手:“来来来以后这就是沐秋大大专座,柔软舒适,上等体验。”苏沐秋“切”一声笑着送他一个白眼,但还是坐到叶修怀里,立刻感受到了叶修贴上来的胸膛的温度和缠上来的手臂的力量。

“沐秋,用不用哥带你啊~”叶修压低嗓音的调情贴着沐秋耳朵边滑进去,像飘落的雨丝在池塘水面荡起一圈涟漪。“啧,你可小心着点!”沐秋红着脸推他,“我待会儿打怪时一激动,一肘子拐死你!”

“……我怎么感觉你是要故意拐死我……”

“那你还真是猜对了哦!”

“……”

而秀恩爱的两人旁边,

也因为吸烟而坚守着靠窗位子的魏琛气到全身发抖。

不要脸啊!太不要脸了!!!

秀个屁啊!公共场所啊!考虑一下你亲爱的队友啊!好不好啊!老夫单身三十多年了不容易啊!再这样我哭给你看啊!!!

一把辛酸泪。

 

这么多年来,荣耀也改了不少,君莫笑的各种技能更是变幻莫测,对于苏沐秋来说简直像全新的游戏一般,虽说平时也都看着他们玩,但实际上手还是很困难的。叶修手把手教着沐秋,两个小时过去沐秋便已经把君莫笑玩得倍儿溜,单刷了几个本后又不过瘾,直接去竞技场玩,结果一半的人进来之后看见是君莫笑直接gg退出了……

沐秋大大不爽,非常不爽!

“老叶你看看你!把人都吓跑了!!!”叶修挨着打还得赔不是:“我错了我马上给你找人来pk!”说着就上了qq,在职业选手群里招呼着:

【君莫笑】:诶诶诶!

【君莫笑】:有没有人啊

【君莫笑】:来jjc啊?419号啊

【王不留行】:……

【生灵灭】:这是怎么了,还带招呼的?

【百花缭乱】:卧槽老叶疯了吧?@夜雨声烦 你看看老叶找人pk呢!

【夜雨声烦】:卧槽卧槽卧槽?!!!你疯了???主动找人jjc?我当初找你pk你怎么不理我啊?!你是不是又有什么阴谋啊快老实交代啊!!!还有你这个房间号码能再猥琐一点吗什么玩意啊谁要去这种号码的房间啊!!!

【君莫笑】:没阴谋啊

【君莫笑】:你们没人想见识一下和千机伞绑定cp了的君莫笑?

【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等着!我去!!!!!

叶修这句话果然有效,在线的这几个被激起好奇心的职业选手都上线去了竞技场。苏沐秋顿时心情非常美丽,和这几位职业选手杀得如火如荼,结果有胜有负,但和高手过招本身就是一场享受,沐秋也不戴耳机,一边打一边冲叶修吐槽:“哎呦魔术师不愧是魔术师啊这打法真绝!”“诶这个剑圣来了我是不是得把耳机带上感受一下啊?!”“我的妈老韩还是这么猛啊!”“嗯?这妹子没怎么听说过啊那个队的来着?”“蓝雨的年轻人不得了啊……”

叶修看着沐秋打得双眼放光,整个人都散发着昂扬的斗志,似乎笼罩着柔和的光芒,嘴角不禁向上扬起:“沐秋啊。”

“嗯?”

叶修揽住这个闪闪发光的少年:“沐秋你要不要去打职业联赛啊?”

“啊?!”沐秋手下一顿,被对方抓住空当发起了连击,但沐秋没管,直直看着叶修,“你……说什么?”

“我说你想不想去打职业联赛啊?”

沐秋沉默了半晌,电脑里君莫笑已经被连到残血。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打啊!”沐秋笑着揉叶修的脸。“哈哈就这么一说嘛。”

“不过……要是你真想打应该也可以吧。”叶修认真的表情令沐秋一阵心悸。

想打比赛吗?怎么会不想,十几年前就憧憬着的赛场,现在也依旧是梦想啊。

可是……

苏沐秋摇摇头:“比什么赛啊,平常这么打也一样啦。我参加比赛会把很多人吓到吧!而且我可是可以开外挂的,太不公平了吧!”叶修也跟着嘿嘿一笑:“是啊,沐秋大大万一去打比赛了那冠军年年都是兴欣的了多没意思啊。”“滚蛋!”沐秋退出竞技场,在叶修怀里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也让我享受享受退休老干部的待遇吧。”“得嘞,行咱明儿就巷口遛鸟下棋喝茶去!”

“贫!”沐秋笑骂。

叶修点开qq,发现群里已经炸了锅:“哟你看,您这还没打比赛就已经把人吓着了啊。”

【百花缭乱】:卧槽这真是老叶?!!!风格差太多了吧?

【生灵灭】:换人了吧?

【夜雨声烦】:老叶你糊弄谁呢这要是你我吃屎!!!这是谁啊隐藏着什么大杀器呢你???

【索克萨尔】:怎么没看出来千机伞有什么变化呢?不是应该会有什么组合技能吗……

【王不留行】:这个人很强啊,是职业的?

【风城烟雨】:这种打法真是没见过

【流木】:为什么和我打到一半就不动了啊?!难道掉线了?

【石不转】:有人录像了吗?

【风景杀】:我录了

【逢山鬼泣】:这个千机伞好像属性更厉害了?

【大漠孤烟】:你们没觉出来这个打法非常熟悉吗?

【大漠孤烟】:好像原来是见过的

【百花缭乱】:对对对!!有点熟!

【夜雨声烦】:啊?那里熟啊没觉出来啊!我就觉得这个人打法没叶修那么猥琐啊而且好像用君莫笑还用得挺顺的啊!

【索克萨尔】:难道兴欣加入了什么厉害的新人?

【夜雨声烦】:卧槽要是现在新人都这么厉害我选择狗带!!!

【生灵灭】:感觉是个老玩家

【大漠孤烟】:他的风格很像以前的一个人

【风景杀】:谁啊?退役选手?

【百花缭乱】:…………

【百花缭乱】:!!!老韩咱俩想的不会是一个吧?

【君莫笑】:哟

【君莫笑】:被哥吓着了?

【夜雨声烦】:啊啊啊你快解释一下这怎么回事儿啊!!!还有快快快再来一局我就不信我赢不了!!!

【王不留行】:是新人还是?

【大漠孤烟】:你从哪找来的风格那么像秋木苏的人的?

【逢山鬼泣】:……秋木苏?

【君莫笑】:呵呵

【君莫笑】:你们猜呀

【君莫笑】:今天不打了,欢迎以后再来啊

然后叶修便利索地关了对话框,只留下一干职业选手在群里刷屏。苏沐秋摇着头嗤笑:“太坏了!太坏了你!”叶修挑挑眉毛,凑上去亲亲沐秋的脸:“要不怎么说?说我媳妇儿跟你们打的?那不是更坏吗?”“起开起开别亲我……”

旁边的老魏,面无表情地起身到屋外抽烟去了……

太坏了……这俩太坏了……简直没有下限……简直丧失人性……

寒风飘逸吹痛我的脸,情侣虐狗伤透我的心。老魏泪流满面,感受到了这个世界深深的恶意。

我也好想结婚啊!!!

 

吃完晚饭洗碗时,苏沐橙突然把陈果拉到一边,小声对她说:“果果,跟你说个事儿。”

“嗯……我……想明天和我哥出去玩玩……”沐橙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眨着眼睛问道。

“呃?啊去吧去吧!”陈果反应过来沐橙的心思,觉得也是,好不容易哥哥又回到她身边,自然要让他们多点相处的时间,让沐橙叶修带沐秋出去玩玩也好。“可是……训练……”沐橙还是觉得抱歉,毕竟马上又开始赛程了,而自己这个做队长的却跑出去玩也太不负责了吧。现在陈果也是他们大家的老板,沐橙不好意思和别人说,便先来和陈果商量了。

“哎呀没事没事!还好几天呢!你们先趁这时候好好玩!”陈果没考虑那么多,只觉得先和亲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那队员那边……”“队员那边我去说就好!大家都理解的啦!不用担心,好好玩吧”陈果拍拍沐橙的背,沐橙便也放下了包袱:“嗯,那拜托你啦!”

“想好去哪儿玩了吗?”“呃……还没。你帮我想想吧!”“嗯……诶要不你们去那个新开的游乐场吧!”“诶游乐场……我是很想去啦,但是他们会不会觉得太幼稚啊?”“嗯……要不你先问问他们?”

结果沐橙真去问两人明天想去哪儿时……

叶修:“诶那个新开的游乐场不错啊咱去哪儿吧!”

苏沐秋:“游乐场?好啊好啊!咱们去吧!”

苏沐橙:“……以为你们两个会选择什么成年男人想去的地方的我才是太幼稚了啊!!!”

于是不管怎样,最终三人决定了明天的游乐园行程,沐橙兴奋得像个明天要出春游的小学生,早早洗了澡和唐柔窝在房间里讨论明天该穿什么好,叶修苏沐秋也没再熬夜游戏或【运动】便睡了。

一切都进行的非常顺利。

直到凌晨的那声尖叫传来。

“嗯?怎么了?”苏沐秋睡觉一向较轻,被这么一惊便醒了,然后又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嗯?!沐橙的声音?!!”沐秋立刻掀了被子跳下床去,叶修也醒了,迷迷糊糊看苏沐秋出了屋便也跟了上去。

“沐秋怎……”

然后叶修苏沐秋就看见了对面房间里目瞪口呆的唐柔和满脸生无可恋的苏沐橙。

“沐橙你怎么了?”“……呃沐橙说她……不是沐橙……”“我、我是安文逸啊!!!”

……………………………………

“怎么回事儿?!!!!!”“我不知道啊!!!!!!!”“那、那沐橙呢?!!!!!!!!”“我也不知道啊!!!!!!!”

“那是在小安身体里?”大家一起冲到莫凡安文逸的房间撞开门打开灯……

然后就看见了睡眼朦胧从床上支起身子的安文逸以一种非常可爱的姿势揉了揉眼,对突然闯入的一群人软软地说了句:“啊……哥你们在干什么啊?”

咔嚓。理性碎裂的声音。大家面对这样反差的画风都忍不住捂住了脸。

接下来就是更加炸裂的一声雄浑中带着柔弱,惊异中带着娇嗔的可怕尖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对啊我怎么看见我自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对啊我怎么变成男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连不断经受打击的兴欣人们的魔性一天,又开始了。

*和莫安的那个终于对接上时间轴了

评论(7)
热度(54)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