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
婉拒过激
希望有人投喂

我们结婚吧[12]【cp系统设定】

过渡的一章水

话说标题标上cp系统是因为这是个私设啊,重点其实还是【我们结婚吧】所以不要每一章都问我这剧情和cp系统有什么关系了cp系统一直是个故事大背景啊,交换身体什么的是为了情节发展【顺便给我莫安的子故事一个契机】啊😂

而且我这个没有大纲脑洞清奇的家伙,剧情都是没办法预测的……😂

前文请戳头自翻


part12

“为……什么呀……”陈果兴奋的表情僵在脸上,尴尬地垂下手站着。

“我不想参加。”苏沐秋缓慢地看了一眼叶修,接着垂下眼帘,抿了抿唇,语气还是很决绝,“我不会参加比赛的。”

这下陈果彻底不知所措了,眼睛求助似的瞟了瞟大家,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哥……”沐橙也有点吃惊,本以为苏沐秋会爽快地答应谁知却遭到了拒绝,“呃,就当是帮个忙好吗?——啊我们可以不说出你是谁啊,不会发生什么意外的。”

“对啊前辈,只是当一下替补而已……”安文逸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沐秋打断了:“抱歉,你们再作打算吧,我……你们不要考虑我了。”说罢苏沐秋看了看叶修,又转眼看了看沐橙,转身走出了训练室。

接着大家听到了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剩下一屋子人面面相觑,尴尬得不知所措。

“卡啦卡啦”,叶修按动打火机点了根烟,吸了一口。

“你们先讨论着,我出去看看他。”

 

苏沐秋漫无目的地闲逛在H市的马路上。二月的H市,空气中还有残存的丝丝寒意,苏沐秋穿得单薄,却完全感觉不到冷。

灵体怎么会感到冷呢。苏沐秋有点自嘲地想道。

只不过在这个世界呆的时间太久了,也产生了自己也仍真实的活着的错觉。

路旁绿化带里生机勃勃的灌木,迎面蹦跳走来的牵着妈妈手的孩童,头顶上“咻”一下掠过的灰棕色的麻雀,街边杂货铺门口蜷缩着睡觉的肥胖的花猫,身侧骑着单车嬉笑打闹着疾驰而过的满身青春气息的少年。甚至那巷口煮茶叶蛋咕嘟咕嘟沸腾的冒着热气的锅子都添上了一股生命的暖色。

那么多鲜活而灵动的存在将那么多钢筋铁骨了无生气的灰色城池装点上斑斓缤纷的色彩,让每一个城市好似也都拥有了属于自己强大的生命一般,因而也让苏沐秋感染上了令人歆羡的活着的实在感。

真美好啊。

可是苏沐秋也能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是一个偶然间得到了这种死去后能依旧存于人世的恩赏的人,像是参加职业联赛完成少年梦想这样的事,苏沐秋想都不敢想。

能够和叶修沐橙说说话、见见面,能和兴欣的人呆在一起过着这样的美好日常已经超出苏沐秋的预期了,他之前完全预想过叶修沐橙看见他出现后无比恐惧厌恶的场景并且早就做好了被驱逐的准备——幸运的是大家都接受了苏沐秋灵体存在的事实。

然而更幸运的事一下子就摆在了他面前。职业联赛?!Cp对决?!和沐橙一起在赛场上拼搏?!听上去太过有吸引力,那难凉的热血几乎一下子就重新沸腾起来,他想要战斗,想要一试cp共同战斗的威力,想在赛场上和这么多年来一直敬佩着的高手同台竞技!

可是……

苏沐秋脑子里混乱作一团,烦躁地揉着头发,用力踢开脚边的小石子。

突然耳边呼啸风作,汽车喇叭叫嚣声震,还未反应过来时一双手自背后大力扯住的胳膊将他从路上扯回人行道,让他趔趄跌进一个满是烟草味道的怀抱。

身后汽车飞驰而过。

“喂!哪有在大马路中央遛弯的疯了吧你!!”苏沐秋抬头对上叶修瞪大的双眼和紧皱的眉头,愣了一会儿说:“呃……没事的,我又撞不死……”叶修抱着苏沐秋的手臂一僵,脸上的愤怒更盛,隐隐还带上了慌乱,苏沐秋反应过来他这话怕是触动了叶修关于自己车祸的可怕回忆,抿了抿嘴:“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叶修的手臂紧张了一会儿,慢慢放松了下来,表情渐缓:“唉……虽然你现在撞不死……但你也别吓我啊。”

“嗯……知道了——你一直跟着我?”“嗯,怕你走丢了。”“傻瓜,我从出生就在H市怎么会走丢。”“万一呢……”

叶修点了根烟:“那什么……”

“老板娘让我跟你说句抱歉。”“不用道歉的……我知道老板娘是好意……”

两人又沉默下来,半晌,苏沐秋说了一句:“叶修,你想让我参加职业联赛吗?”

叶修把视线从遥远的天际移回苏沐秋身上,不答反问:“沐秋,你想参加职业联赛吗?”

没等苏沐秋回答叶修就又慢悠悠地说:“肯定是想的。”

“不!我不……”“别否认,我还不知道你?上次和职业选手对战那时候我问你时,就已经看出来了。”叶修的表情很认真,看得苏沐秋一阵心悸。

叶修看破了他想要打比赛的心思了。

“我不能确切地知道你在纠结什么,但是我想……你的内心一定是很复杂的吧。”叶修抚摸着苏沐秋的头发,“既渴望又畏惧,这种心情我多多少少可以理解。”

“我也不希望你以后在职业圈出道,那太累了,要考虑到许多非常现实的因素——比如你没身份证。而且如果那样你就得无时无刻不隐瞒着你灵体的身份,会给你带来比竞技的快乐更大的痛苦和折磨。”

“所以我也很纠结,我想看到你在赛场上的出色表现,却又害怕你受到伤害。这一次似乎是千载难逢的时机,如果你去痛痛快快打一场比赛的话,我是有信心处理好一切善后事项的。”

不会让你受到伤害,也能让你恣意洒脱地任性一回的话……

你愿意吗?

“叶修,”苏沐秋开口。

“你知道吗,我是做过和你组成搭档一起打比赛的梦的,不仅是原来,即使现在我也妄想过。”

“但是这肯定是不可以的,因而我觉得,如果能够让你看到我在赛场上的样子的话,也算是我的另一个梦了。”

“诶,所以说偶尔任性一下说说少年逐梦的蠢话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苏沐秋笑起来,眼睛发亮地看着叶修。

叶修叼着烟怔了怔:“你这是……同意参赛了?!”

“你不是说你会打点一切吗!我只要专心打比赛就好了对吧?”“是是是!那当然了,别的事怎么会劳烦您老人家呢!”“如果引起轩然大波的话我可不负责啊!”“那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啊枪神一出谁与争锋啊!”“我……不是说这个……万一输得特别惨你们可别打我啊!”“那可要往死里打啊!”“……”

两人插科打诨一阵后恢复正经,苏沐秋说:“说真的,我只能尽力而为,但是比赛结果……”

“你不要担心,”叶修将苏沐秋的头靠在自己怀里,轻抚沐秋的后背,“即使他们打你,”

“我也会保护你的。”温柔的话语落在肩头,落在耳边,落在心尖,像是一世诺言。

即使是灵体,他也仍存在于这个世界吧,也仍被人所珍惜在意吧,也仍可以为了梦想热血一把吧。

在这个人怀里,苏沐秋切实感受到了生命的热度,切实有了暂时抛下一切纠结烦恼的念头。

就引起一次轩然大波试试看吧!

……

“啊喂等一下啊,所以说还是要打我咯?!!!”

“……不要这么破坏温馨氛围好吗!”

“可是你压根也没营造出很温馨的氛围啊!!!”

路旁绿化带里生机勃勃的灌木,迎面蹦跳走来的牵着妈妈手的孩童,头顶上“咻”一下掠过的灰棕色的麻雀,街边杂货铺门口蜷缩着睡觉的肥胖的花猫,身侧骑着单车嬉笑打闹着疾驰而过的满身青春气息的少年。
人行道上牵着手并肩走着互相笑骂着的两人。

评论
热度(48)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