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3p爱好者
希望你们投喂我

Thump!Thump!【喻黄】

一个喻黄小短篇!

本来是只想写个肉结果少女心炸了写了个异常青春的甜文……【算了还是个肉

设定是校园paro 9月运动会【那个时候应该G市还算是夏天吧【算了G市到现在还是夏天呢……

充满青春气息的夏天!【大冬天的我有病啊

标题是【怦怦直跳】的意思




你是我年少时的兵荒马乱,你是我盛夏时的镇魂一梦,你是在每一次转身,每一次回眸,每一次牵手,每一次相拥,每一次笑意盈盈时,我的怦然心动。

                                                                  ——题记

 

怦。

怦怦。

怦。

心跳如同和夏日的蛙鸣蝉噪此唱彼和,在乱成一团的嗡鸣中一次一次有力地撞击着耳膜。

枣红色跑道似乎融化了一般崎岖不平,肺部像被撕裂了一般发紧生疼,大口大口吸进辛辣的空气,视线都快要模糊,但依旧迈动着沉重的双腿向前方狂奔,不断超越别人,却又不断被别人超越,想要破口大骂却完全没有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条近在眼前的红线被人冲过。一个,又一个……

最终当黄少天的脚跨过终点线时,他的腿已经不能再迈开半分,全身的力气都像被抽离了一般。天旋地转,黄少天紧接着就倒在旁边的草坪上,视线中只有湛蓝深邃的天空,耳边只有自己粗重呼吸的回声和全身的骨架快要支离破碎的卡拉卡拉的震响。
    第二。

黄少天不敢置信。

竟然是离第一只差一点的第二。

黄少天眼生涩酸胀,仰着脸似乎都要有什么液体从眼眶中流出。想起之前在心里默默许许下的愿望,心中更加凄凉。

看来老天都不让我去告白啊……

苦笑一声,黄少天还是摇摇晃晃站起了身。同学递来矿泉水,几个朋友过来安慰,周围鼎沸的人声,第一名明晃晃的刺眼笑容,一切似乎都与黄少天无关,黄少天只是勉强向大家赔了个难看的笑容就呆若木鸡地向更衣室走去,“咔哒”,把自己反锁在了更衣室的门后。

 

“学长!我这次运动会1500要是跑了第一名……你……你就要满足我的愿望哦!”

“嗯,好啊。所以你一定要加油啊!”

“到、到时候我提什么要求你可都不能不答应啊!这可是你亲口说的!!”

回应黄少天的是一个温和明朗的笑容,如同夏日绚烂光影下安静又蓬勃的绿叶,明明是一抹清凉,却又与热烈相得益彰,让黄少天的心躁动不安。

而更令黄少天怦然心动的是笑容的主人——那个和他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只高他一级却是世界上最温柔的兄长、总是温文尔雅笑容夺目的,喻文州。

喜欢上喻文州似乎顺理成章,多年来一点一滴的积累让这份情感发酵成酸甜的日思夜想,想要说出【我喜欢你】却又找不到机会,想要知道对方的内心却又不好意思。少年高傲又敏感,畏缩又羞涩,终于在某一天下定了决心,给自己找了个万全的告白理由。

可是……他却失败了?!

不是第一?!为什么?!!!明明很努力地练习了啊怎会半路杀出一匹黑马!

黄少天蜷缩在更衣室的角落,衣服也没换,只是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他也说不好自己是因为遗憾、气愤还是自责而哭,只是一想到自己没有得第一没理由和喻文州告白,眼泪就不打一处来。

“呜呜……”狭小的更衣室的一隅,传来了仿佛受伤的小兽一般的呜咽……

 

操场上的比赛依旧如火如荼,但挂着个“学生会”牌子本应在执勤维持秩序的喻文州却偷偷溜到了空无一人的教学楼里。

“少天,你还没好?”喻文州手里提着装有黄少天爱吃的冰棒的塑料袋来寻他,本来黄少天的比赛刚结束喻文州就想来找他,结果黄少天一晃眼就不见了,喻文州问了几个人才知道他是来了更衣室。

但走近更衣室的门口喻文州就听见了隐隐的啜泣声,心下一惊,放缓步伐,贴着门仔细听了一会,分辨出是黄少天的声音,立刻想推门而入,结果门是上了锁的。

“唉……这小家伙……”喻文州猜黄少天是因为比赛只得了第二而伤心,知道依黄少天那倔脾气,断然不会给他开门,便掏了更衣室的备用钥匙兀自打开门——没办法,在开运动会时,学生会会长要管的事儿和看门老大爷也没什么区别,随身带一大串备用钥匙喻文州其实也想拒绝的……

开了门,果然看到角落里哭得投入的黄少天,喻文州轻轻走过去,把冰棒的袋子往黄少天脸上一贴,黄少天立刻被冰得一个激灵,抬起哭皱的脸惊愕地看着喻文州:“你怎么在这儿?!”

“我听见有个小家伙在哭来着。”喻文州带上些揶揄的笑,但还是蹲下身来,伸手揩拭黄少天的眼泪,“怎么哭了?”

“没……没什么……”黄少天偏过头,胡乱地用手抹着脸,耳朵沾染上了尴尬的红色。

“因为没得第一所以哭了?”“才不是!我才不会因为那点小事哭呢!我已经没事了!你你你别管我!”

“怎么能不管呢,”喻文州看着闹别扭的黄少天觉得可爱,继续摸着他的脸,“少天可是因为没得第一没法向我提要求才哭的啊。”

“都、都说了不是因为这个了!!!”喻文州不提还好,一提这个“要求”黄少天更难受了,本来盘算得很好的计划落空,上场前的自信满满也被响亮地打脸,那句没说出口的喜欢……恐怕也永远都没机会说出了吧。

这么想着黄少天心里又升起酸涩,眼泪没忍住又夺眶而出,黄少天把脸埋进膝盖里,不让喻文州看见滑稽的哭脸,肩膀微微耸动,看得喻文州心疼。

“别哭了,”喻文州想抬起黄少天的脸,但他却和喻文州较着劲不肯抬头,“少天在我心里永远是第一名啊,没关系的。”

“有关系!呜呜呜……”喻文州终于抬起黄少天的脸,凑近去给他擦眼泪,但黄少天依旧哭个不停,“你……你不知道……呜呜……你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喜欢你。

你不知道我想要告诉你我喜欢你的心情。

我才不是因为没得第一呢……

“别哭了。”话音刚落一个干燥而微凉的柔软物体就堵上了黄少天的嘴,黄少天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停下了全部的动作,哭声像是骤然按下了静音键,沸腾的世界瞬间安静下来。

文州……在吻我?!!!!!!!

黄少天未来得及反应,喻文州就用手按上了他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舌头撬开黄少天的牙关长驱直入划过敏感的上颚缠上黄少天的舌头,微微颤动的睫毛扫过黄少天的眼睑,痒得黄少天也闭紧了眼睛。分明可以感受到的,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唇都逐渐升温,黄少天的手也搂上喻文州的腰,两人身体愈贴愈近,隔着衣服都可以感受到双方加快的心跳。

怦,怦怦。

怦,怦怦。

外链走起

评论(6)
热度(134)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