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
婉拒过激
希望有人投喂

止咳记【黑遍蓝雨庙】【蓝雨庙欢乐向】

神经病脑洞

是粉不是黑!

污,有病,慎入

入了你就要答应lo主,看到最后再打我xxx



黄少天不说话了。

黄少天一天没说话了。

啥?!黄少天竟然一天没说话?!!!

 

刚开始蓝雨众人并没发现黄少天的异常,只是渐渐的大家发现今天的训练室中实在太过安静了。

“咦?今天黄少好像没怎么说话啊,怎么了吗?”“诶这么一说还真是,安静过头了啊!”“黄少这是怎么了,中午吃饭的时候都没说过什么话。”“黄少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

关爱副队长的蓝雨众人讨论了一翻还是没讨论出个所以然,于是决定去找队长问个究竟。

“队长,黄少为什么不说话了啊,出了什么事吗?”趁着黄少天出去上厕所的功夫,李远凑到喻文州身边问道。

“啊这个啊,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少天他……”喻文州话刚说到一半黄少天就回来了,脸色有些苍白,手掩着嘴,眼框还有点发红,仔细一看眼角似乎还有点泪水……

“文州……”黄少天的声音异常虚弱沙哑,喻文州立刻紧张兮兮地问:“怎么?还是想吐?”黄少天点点头,手捂着胸口。

旁边李远目瞪口呆。

“黄黄黄黄黄黄少你你你你想吐?!”李远话都说不溜了。

黄少天疑惑地看了看他,点头。

李远嘴张得更大,旁边喻文州开口想解释什么。

结果李远已经大叫着跑开了:

“妈呀!!!不好啦!!!副队长有喜啦!!!”

……

“卧槽李远你别瞎说我才没有啊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所以说,黄少是因为嗓子出了问题一说话就咳嗽一咳嗽就剧烈咳嗽一剧烈咳嗽就想吐……”徐景熙摸着下巴做沉思状,“所以才不说话的?!”

喻文州松了一口气:“解释了半个小时你们终于弄明白了……”

一旁李远死命点头:“是是是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所以说……黄少我错了你别再揍我了好不好啊啊啊啊!!!”

“不行!咳咳咳咳咳咳……今天我要咳咳咳弄死你!!!让你……咳咳咳咳咳咳”黄少天一边骂一边咳嗽一边被喻文州拉开:“行了行了你听你这嗓子,说了让你别说话你还说……”

黄少天不说话了,坐在旁边泪流满面。

“可是好端端的怎么就咳嗽了呢?”

黄少天泣不成声,我也想知道啊!!!

其实前两天黄少天就开始咳嗽了,只不过程度比较轻,而且黄少天的话痨程度完全掩盖住了他的咳嗽,所以大家都没有察觉。

然而情况却在今天早晨加重了,一起床黄少天就觉得嗓子发紧,说话没说两句就开始剧烈地咳嗽,而且是吃了炫迈一样停不下来地咳嗽,还伴随着干呕,咳得肺都要咳出来一样。

后来喻文州告诉他:你这一天别说话了。

黄少天伤心啊!黄少天难受啊!黄少天心里苦啊!!!一天不说话!!!太憋屈了啊!!!这个难受程度简直可以和生吃十根秋葵相媲美啊!!!可是说话更难受,一咳嗽就得往厕所跑——因为总是会有一种要吐的错觉。

【我每次咳嗽都觉得自己像个下水道一样往上反东西,难受死我了】

黄少天用手机打出这行字给大家看,还配了个【生无可恋】的表情。

郑轩:“黄少……嗯……你下次咳嗽别去厕所可能会好一点……”

卢瀚文:“……黄少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形容成下水道呢?”

宋晓:“……是啊你把自己形容成下水道那你让喻队还怎么和你接吻啊……”

喻文州:“……”

黄少天:“……”

黄少天:“卧槽你们关注的点对吗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重点难道不是我咳嗽很难受吗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就不能关心一下我吗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徐景熙一把捂住黄少天的嘴:“好的黄少你别说话了好好养病。”

黄少天……心里苦……

 

卢瀚文:“可是,黄少到底得了什么病呢?看样子不像感冒啊。”

宋晓:“是不是咽炎?”

徐景熙:“是不是肺炎?”

李远:“是不是肺痨?”

黄少天一脸惊恐。

喻文州:“李远你走开啊你!”

 

但是还真不知道黄少天得的是什么病,也不能就这么让黄少天要死要活地咳下去,于是第二天喻文州陪着黄少天去了医院。

挂了号两人到门诊处排队等候。

黄少天:“文州……你说我不会真的是肺痨吧咳咳咳咳咳咳,咳嗽得这么厉害,还不是感冒咳咳咳咳咳咳,我原来也没得过咽炎咳咳咳咳咳咳……”

喻文州:“别多想,可能只是别的很轻的病呢。”

黄少天:“可是咳咳咳咳咳咳这么严重咳咳咳一定已经不只是嗓子的事了吧一定是肺有问题了吧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喻文州:“呃……呃也许吧?诶你不要担心……”

黄少天泪目掩面:“如果真是肺结核那么严重的病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那文州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你……你一定要照顾好咳咳咳我们的孩子咳咳咳咳咳咳咳咳你要告诉小卢爸爸爱他咳咳咳爸爸可能没办法咳咳咳陪他走下去了咳咳咳咳咳……”

喻文州:“……”

喻文州一巴掌拍在黄少天脑袋上:“你到底在演什么苦情戏啊啊啊啊!!!”

 

结果检查出来,只是过敏性咽炎……

黄少天:“嗯?!我从来没得过过敏性咽炎啊,我是对什么过敏呢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黄少天想了一会一拍大腿:“我知道了!咳咳咳咳咳咳我肯定是对文州你上回那个套子过敏!!!”

喻文州眼珠子差点掉出来。

旁边路过的医生向他俩投去了惊恐的目光。

喻文州:“……少天……你说这种事儿小点声……”

黄少天:“啊?咳咳咳咳咳为什么要小点声啊咳咳咳咳咳……不就是个套子吗咳咳咳咳咳咳……”

旁边路过的医生向他俩投去了【卧槽我要报警了】的目光。

喻文州拽着黄少天撒腿就跑。

 

回到蓝雨后黄少天一把抱住了小卢痛哭流涕:“瀚文啊!!!咳咳咳咳咳咳……爸爸对不起你咳咳咳咳咳咳爸爸再也不能陪你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卢瀚文一脸懵逼,但看黄少天这一脸命不久矣的样子没敢推开。

卢瀚文:“队长,他到底得啥病了啊真是肺痨啊?!”

喻文州:“……过敏性咽炎……”

卢瀚文:“哦。”

卢瀚文一脚踹开了黄少天。

 

众人打闹时,喻文州偷偷把郑轩拉到一边问他:“你有没有好一点的……”

“……套子推荐给我?”

郑轩一脸【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喻文州:“不是啊,少天说他对之前用的那个过敏,所以才咳嗽的……”

郑轩:“哦这样啊……那我待会给你发几个淘宝连接吧你看你喜欢哪个……”

郑轩:“……等会不对啊你们俩干什么了啊为什么他对那个过敏会出现上呼吸道的问题啊你解释清楚!!!”

喻文州:“……咳……”

 

虽然不算太严重,但还是开回来了很多药,各种药的计量服用方法还各不相同,于是喻文州便担起了催黄少天吃药的重任。

“少天,这个药一天三遍,一次两粒。”“少天,这个是饭前半个小时吃的,大量凉水送服,你一定要把这一杯水都喝下去哦。”“少天,别玩了过来吃药……”

“少天……”“队长!!!你等一会儿好吗咳咳咳咳咳咳!!!我在厕所诶!!!”“厕所怎么了你什么我没看过。”“可是队长!!!咳咳咳我在拉屎啊队长!!!!”“……”

宋晓:“黄少终于已经发展到不仅需要在厕所咳嗽还需要在厕所吃药的地步了吗。”

卢瀚文:“下次我们把黄少的寝室搬到厕所旁边好了。”

 

李远:“我想到一个严峻的问题。”

李远:“黄少在拉屎时咳嗽了会怎么样啊……”

李远:“或者黄少在小便时咳嗽的话……”

黄少天:“李远你过来我要和你决一死战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黄少天不仅需要吃药,还要喝止咳糖浆,但比起药,糖浆就好喝多了。每次喻文州一拿出糖浆和勺子,黄少天就像幼儿园小朋友一样乖乖坐到喻文州腿上张着嘴:“啊~~~”

喻文州就笑眯眯地倒一勺糖浆送进黄少天小朋友嘴里,还宠溺地替他擦干净嘴角。

那场面虐狗程度令人无!法!直!视!

结果有一天,事故发生了。

黄少天被喂了一勺糖浆之后,突然很想咳嗽,然而众所周知【川贝枇杷露】这个糖浆吧……它需要慢慢咽下去……

所以在黄少天还没咽完这口糖浆而咳嗽的欲望又无法遏制的情况下……

黄少天把满嘴的混合了唾液的糖浆一个咳嗽全都喷在了喻文州脸上…………………………

据【蓝雨某个不愿透露姓名的李姓队员】表示,那个大家看着满脸棕色黏腻糖浆实力懵逼的队长和狂咳不止满脸通红的副队长,非常想笑却又没敢笑出来憋得肠子都要打结了的,尴尬十分钟,

是他们一生中最艰难的十分钟……

 

黄少天平时还被要求少说话,多喝水,时常含着草珊瑚含片。

草珊瑚含片跟糖片似的非常好吃,黄少天吃得不亦乐乎时还安利别人一起吃。

黄少天:“小卢你尝尝,跟薄荷糖似的可好吃了咳咳咳!”

卢瀚文:“诶可是这是药啊我又没病,吃了不太好吧?”

黄少天:“没关系没关系这药跟健胃消食片似的没病吃一点也行的咳咳咳咳咳!”

于是卢瀚文吃了一片,含着时确实感到一阵清凉还有点甜味。

“哇!这个真的挺好吃的诶!”“对吧对吧!你含完再马上喝一口凉水!!!立刻爽得一个激灵啊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咕咚咕咚……雾草!!!!好爽啊!!!这个药太好吃了!!!”“对吧对吧!!!”

从此卢瀚文坠入了与草珊瑚含片的爱河中无法自拔……

后来李远宋晓郑轩徐景熙也加入了和黄少天一起吃“药”的队伍中……

喻文州:“诶这个含片吃的好快啊又吃没了,明明前两天才开了好几盒啊……”

蓝雨众人:“咳咳……”

 

宋晓:“黄少现在一直咳嗽,你说队长该多不容易啊,接吻时咳嗽多尴尬啊!”

郑轩:“不,我觉得他们啪啪啪时大概会很尴尬。”

宋晓:“郑轩你……?!!!”

郑轩:“啊不是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后来黄少天因为对套子过敏而得了过敏性咽炎的事传遍了大江南北啊不整个蓝雨……

 

其实喻队和黄少天啪啪啪时真的挺尴尬的。

本来前戏气氛挺好的结果刚一进去……黄少天没忍住开始咳嗽了!!!

喻文州瞬间被他夹射…………………………………………………………

……

喻队表示他不太想说话……

 

后来别的队也知道黄少天得了咽炎的事了,纷纷发来贺电啊不慰问

逢山鬼泣:黄少咽炎了啊?那不是得少说话吗,多好啊,你们现在蓝雨清净了吧?

灵魂语者:……呃,也并不太好…………

然后徐景熙给李轩发了一段一分钟黄少天惊天地泣鬼神的咳嗽的语音……

逢山鬼泣:额他每天都这样咳……也挺烦的哈……

灵魂语者:是的……

黄少天虽然说话少了,但他的存在感半点都没有减少啊!!!

 

张佳乐知道了之后还特地打了电话问候,在听见黄少天确实咳得撕心裂肺之后,张佳乐在电话那头担忧地说:“少天啊……”

“你这咳得都快把肺咳出来了啊……”

“少天,你要是真把肺咳出来了……”

“你可一定要记得蘸酱吃啊!再抹点芥末味道更好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黄少天在电话那头气得咳嗽得更厉害了。

 

黄少天抚摸着自己的肚子说:“文州,我咳得都要出腹肌了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喻文州怜惜地看着他软绵绵的小肚子说:“不,少天,你还真是想多了。”

黄少天气得咳嗽得更厉害了。

 

可是黄少天咳嗽总不好,李远就教育他:“黄少啊,咳嗽总不好就别总和喻队啪啪啪了……”

黄少天差点被口水噎死:“啊?这有什么关系吗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李远:“当然有啊黄少你不是对套子过敏吗!”

黄少天:“……………………………………………………”

黄少天:“wtf?!!!!!!!!!!!!!!!!!!!!!!!!!!!”

 

然后黄少天明白了前因后果,抓狂得连咳都没咳,一口气说完了一长串话:“我日啊我那个时候说的不是‘套子’是‘桃子’啊啊啊啊啊啊队长你记不记得你之前天天买桃子吃那个上面全是小绒毛什么的所以我以为是因为那个才过敏的啊啊啊啊啊!!!!!!!”

“……哦。”

喻文州尴尬地捂住了脸。

 

后来叶修一语点醒梦中人:“烦烦难道不是因为近期各地空气都不太好所以才得了过敏性咽炎的吗?体质不好很容易得吧。”

蓝雨众人一听:有理有理,问之:“那这怎么治呢?”

叶修:“简单啊,找大眼!”

一个星期后,黄少天收到了土生土长的B市人王杰希寄来的一箱子专防雾霾的口罩。

后来王杰希表示,其实杀鸡焉用牛刀

王杰希:“这些口罩只有在B市戴你才能体会到它们的价值。”

 

半个月后在药物的魔法防护和口罩的物理防护下,黄少天的咳嗽终于治好了!

蓝雨众人表示,可喜可贺,深感欣慰!

“终于不再咳嗽啦!!!好舒爽!!!这么长时间可憋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以后又可以不被打断地说话啦!!!太开心啦!!!!还不用吃那些乱七八糟的药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仰天长笑。

蓝雨众人忽然发现……他们又要回归原来那中聒噪生活了……

“那啥……要不……黄少你还是继续咳嗽吧……”

 

 

 

 

《止咳记》完




*lo主就是一个过敏性咽炎患者……所以此脑洞来自日常,有些梗……你要!用!心!去!感!受!

lo主神志不清,躺平,任打

评论(8)
热度(152)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