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
婉拒过激
希望有人投喂

陷入发情期的beta[中]【方林方】【ABO】

我发现…………我万字肛完它好像不太可能了因为已经万字了…………

每天爆肝5000好像已经是我的极限了【躺平】

世界观还没整……我……试试明天…………

还有这次正经剧情上线了x,我发誓我是爱唐昊小天使的,剧情需要,剧情需要!

[上篇]戳这儿



Part3

方锐的朋友们有点方。

因为方锐看上了他们班的alpha历史老师。

而且就因为这个他们那个熟悉的点心方突然就改邪归正重新做人了。

“方锐你最近怎么不抄我作业了?”“抱歉小安,我现在自己写了。”“啊?!”

“老大,今天晚上组本你来指挥吧,那boss太难打了!”“抱歉包子我最近不去网吧了,周末再约吧。”“啥?!你什么时候打游戏还分周末不周末的了?!”

“哎点心下午政治课咱翘了去漫画屋吧?!”“不行,我要上课,而且前两天借的漫画还没看完。”“你怎么看那么慢啊?!”“因为最近在看《全球通史》,没时间看漫画了。”“………………啥屎?!”“《全球通史》!”“………………………………”

“少天,咱出钱给方锐送医院治治吧!”苏沐秋满脸担忧,“这病情太严重了。”

“我看他已经放弃治疗了。”黄少天摇摇头叹气道,“平时一下课就去打球的人现在天天往办公室跑,你说这还有救吗。”

“也不知道他和林老师进展怎么样了,你说他们会不会已经进展到……嘿嘿嘿的地步了?!”张佳乐八卦之魂在燃烧。

“其实我看悬……怎么说呢,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可能啊……”黄少天摸着下巴皱眉。

“对对对,其实林老师这人怎么看都很腹黑啊,看着方锐笑的时候意味深长啊,方锐那句斯文败类算是描述对了。”苏沐秋说完这话就被黄少天反驳:“啊?腹黑?没有吧,林老师看上去很温良啊。”

苏沐秋鄙视他:“你绝对是和喻老师呆的时间长了才会看谁都不腹黑吧?”“喂才不是好吗!”“……”

“……总之咱还是别再这儿瞎猜了还是问问方锐本人吧——诶方锐呢?!”“哦,他这届自习课翘了。”“什么?!!!他不是要当个认真上课的好学生了吗?!”“没办法啊上厕所时他看见操场上林老师正和别的老师打篮球呢就一步也走不动了死在哪儿死着了呗。”

得,我服!果然这废物点心还是个废物点心啊!

 

方锐可是个有原则的人。

他的目标是【撩林敬言】又不是【当好学生】,他当然会牺牲自习课来看林敬言打球了。

而且这么一看众老师中还就我们家林老师最帅啊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技术也好没想到看起来林老师看上去像个文弱书生结果运动神经蛮发达的啊。

方锐想起平时林敬言给他讲题的情形,微微低着头,声线温润,骨节分明的手指点着题目中的重点词,时不时又推推下滑的眼镜,白衬衫洗得都有点发旧了,但是还是带着洗衣粉清爽的味道,让人忍不住凑近去闻。

林敬言仿佛整个人都带着点“旧”的感觉,可能也是由于教历史的缘故吧,平时也喜欢怀旧一点的东西,办公桌上又总爱摆两本旧书或者旧报纸;生活作风更是清简得像个退休老干部,早点一个烧饼两个茶叶蛋,配上泡好了的一大桶热茶,热气袅袅中氤氲了眼镜的林敬言简直像是从旧民国里走出来的人,连信息素闻起来都带上了悠长醇甘的深沉味道。

而现在林敬言像是抛掉了安静的一面,在球场上还挺猛……不对,这不是一般的猛啊抢个篮板像是在打架似的你们有多大仇啊?!这么一对比喻老师还真的是很温柔啊!

一场球看完方锐冷汗都下来了,这就是传说中的“静若瘫痪动如癫痫”啊呸“静若处子动如脱兔”吧,果然表面斯文的人内心都很狂野吧,这反差真是……

……太萌了好吗!!!!

不行了啊这么可爱简直要把持不住了啊!平时活得像个与世无争的老年人但内心还是有一个放浪不羁爱自由的热血少年,完全不会无聊啊!我都有点想看他打架时候会是什么样子了大概会更帅吧——虽然林老师这么老实的人大概不会打架吧。

啊~林老师,你就是那顶着尖尖绿的春茶,我就是那沸腾的一壶热水,我好想泡你啊~~~

诶林老师信息素既然是红糖那我要是泡了他就变红糖水了吧……

哦卧槽好想试试我们两个信息素混在一起啊啊啊啊啊啊!!!!

方锐正在这儿胡思乱想呢,头顶却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诶锐锐你怎么在这?”一抬头,正看见林敬言低着头看他,脸上挂着汗,正取下眼镜用眼镜布擦拭。

“来看老师们打球吗?怎么不上课去,真不听话。”林敬言笑着揉了揉方锐的头发,话里带着方锐自己yy的宠溺语气。

“啊自习课所以……”方锐正看着林敬言的脸呢,一被林敬言摸头便错开了眼神。

然后眼就直了。

林敬言上面还穿着白衬衫,领口扣子解开了两个,胸口还有一点汗湿,下身却换了条贴身的运动裤。方锐此时坐在台阶上,林敬言站着,这高度差方锐的眼神正好直对上了……林敬言的……裆……

嗯……看起来……器大活好……

然而这还不算什么,接下来林敬言竟然侧身弯下腰去拿水,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林敬言弯腰运动裤包在臀上曲线明显衬衫领口微敞锁骨精致喉结耸动汗流浃背面色微红娇喘连连眼神迷蒙的场景……好吧虽然后半段是方锐脑补的——还是深深印在了方锐脑海里。

日……啊……老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要克制不住了啊!!!

“锐锐?锐锐?怎么不说话,想什么呢?”林敬言已经喝完了水,对方锐的呆滞有些疑惑。

“啊……呃我在想老师你……”方锐眼睛瞟向别处,手拽了拽校服上衣,“你……打篮球挺厉害的嘛!平时都看不出来。”

“哈哈谢谢夸奖,”林敬言笑眯眯的,“老师年轻时可也是像你一样爱打爱闹身手矫健呢。”

“那也像我似的会翘课吗?”“比你严重多了,老师那时可是非常不听话的。”林敬言不知为何挨着方锐也坐在台阶上,而且莫名开启了一个唠嗑模式,“不瞒你说老师那时可是个‘流氓’呢,天天被老师请家长。”

“真的吗?哈哈哈老师也有黑历史啊。”方锐望着天,闻着身旁混杂着淡淡甜味的汗味有点思绪飘渺。

“不是黑历史啊,我明明是以一种骄傲的语气说的!”

方锐望着天愣了愣,转过头看着神情认真的林敬言。

“我又不觉得那是错的,年轻的时候就应该朝气蓬勃一点嘛,而且我现在也认为我那时当‘流氓’是在做一件对的事情。”

“因为是在做一件即使自己长大了也问心无愧的事情所以就不能叫黑历史哟。”林敬言冲方锐眨眨眼,方锐忍不住问:“所以你到底是当了什么样的‘流氓’啊?”

“嗯……一个维护正义的流氓!”“……说到底只是中二病吧你!!!”“哈哈哈哈哈哈哈差不多……”

“总之现在我也还是朝气蓬勃对不对?”林敬言又伸手摸他的头发,神情倒是真像一个17岁的少年,方锐觉得脸上有点烧,咽了咽口水,刚想说话下课铃却响了起来。

林敬言站起身,方锐也赶紧跟着起来,林敬言摸着方锐头的手顺势滑到他脸上掐了一把:“快回教室去吧,最后一节课了可要好好上啊。”“老师!”方锐连忙叫住要走的林敬言,“那个……以后可以给我说说你以前的事吗?或者……有别的事也能去找你吗……”

林敬言似乎没太理解方锐的意思,但还是笑笑:“好啊……不过是什么事?比如?”

“比如……比如一起打球可以么?!”方锐连越来越红,手指头快把校服裤子扣烂了。

“啊,打球啊……和锐锐的话应该做点其他的运动呢。”林敬言走近两步,贴着方锐的耳朵说,“放学来办公室找我吧。”

方锐腾得一下脑海一片空白。

这是……

弄啥勒?!!!!

 

Part4

“嗯……嗯啊……”

“哈……林……林老师……”

“操……嗯——林敬言——”

一股白【【【【浊喷到方锐手上,方锐长舒一口气,向后靠在厕所狭小的隔间墙壁上,缓了一会抽了两张纸把手擦干净。

——被林敬言撩得最后一节课硬了半节课的方锐实在忍不住,只好找了个借口来到了厕所自己解决了一下。

方锐靠在墙上喘气,觉得闻着alpha信息素竟然想操的beta除了自己也是没谁了,可是林敬言刚打完球被汗水浸湿半透明的衬衫,因运动而微红的湿润的眼眶,结实紧致的大腿肌肉和那句撩人的、方锐不知是自己想太多还是真的有那种意味的“和锐锐的话应该做点其他的运动呢”……

不行不行不行,还想lu……

……

林老师他是不是对我有意思啊?

……

都这么长时间了是不是也喜欢上我了?

……

唉……

最后方锐出了隔间时都已经下课了,方锐想着还要去办公室找林敬言,凉水冲头自我平复了好一会儿,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身上衣服没沾上精【【【液,想了想还是把校服外套脱下来系在腰上。

“这下就算再……也不会看出来了吧”方锐对着镜子忐忑不安,用力拍了拍全是水珠的脸,出了厕所。

结果没走两步就听见一个声音:“哟~这不是我们的猥琐大师海无量老大吗?怎么湿漉漉地从厕所出来了啊,您在里面冲了个澡?”

方锐一回头,看见一个头上戴着红色发带身边簇拥着几个跟班的Alpha:“嗬,唐昊,是你啊,说话还是这么难听?”

唐昊,高一,呼啸的人,打架风格生猛勇烈,性格豪迈,争强好胜,在呼啸里有实力,很有人气,所以总是看不惯自己组织的老大玩猥琐流,和方锐有点不对付。只不过两人平时也就是动动嘴,唐昊虽然看不起方锐却也找不到事端来扳倒他,想挑事都没机会;方锐抱着爱护后辈的心情也没和他一决高下的念头,连唐昊被大家奉为新的“第一流氓”都只是笑笑:“第一流氓?这名号他可当不起。”

在方锐心中“第一流氓”一直都是“唐三打”,这么一个年轻后辈再厉害也比不过他。

但唐昊听说了这话之后好像对方锐越来越不爽了。

“老大啊,不是我说话难听,您这老长时间没来组里露面了,不知道您是在忙什么事啊。”唐昊挑衅般冲方锐扬扬下巴,顽劣地笑起来,“所以今天见了我才和你说两句话寒暄一下,不然大伙都要忘了你了。”

方锐听他语气不善,皱了皱眉:“我几天不去你们还能把房顶掀了?只不过是最近事情比较多。”

“哦哦是吗,对啊,听说你看上了一个Alpha啊?还是学校里的老师?!哈哈哈哈哈怎么不让我们见一见啊?”唐昊身边的人和唐昊对视了一眼,都开始笑着起哄:“对啊是哪个老师?!长得好不好看?”“老大快带来让我们见识见识!”

方锐脸越来越黑:“这是我个人的事情,没必要让你们看他。”

“不要这么回避嘛!哦怎么?难道还没追到手?!”唐昊明知故问,“你这么优秀的人怎么都追不到?人家嫌你是beta?”

方锐不说话,冷眼看他。

唐昊还觉不过瘾,凑上来拍方锐肩膀说:“听说你为了他都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所以才对组里的事情不闻不问,这样下去你老大地位可不保啊……”

“而且万一你丢了老大的位子,人又没追到那可真是太惨了。唉老大你总说要惩治盛气凌人的alpha,对我们斜眼相待,但碰上这个alpha倒是到贴上去让人操结果人家还不要……我靠方锐你干…………”

方锐反手一拧唐昊的胳膊,转身一个膝袭顶在人肚子上接着用尽全力把拳头砸在了唐昊脸上。

“你他妈给我闭嘴。”

方锐俯视着被打蒙在地的唐昊,眼神冷得像是要杀人。

“别以为老虎不在猴子就可以称大王了。”

“还有你再敢说关于林老师的事,我就把你腿打断。”

方锐转身就走,结果走出好远又听到身后换过神来的唐昊吼着:“你打我又怎么样!你不还是追不到!”

“孬种!有本事别突然袭击堂堂正正比一架!”

“废物点心!”

……

方锐赶到办公室时,发现已经空无一人了。

 

评论(31)
热度(148)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