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
婉拒过激
希望有人投喂

[我们的世界]第二世【喻黄】

首先!喻队0210生快!提前发贺文省的我忘……

然后!这篇文不是正经意义上的喻黄,怎么说呢,你们先看文意会一下吧如果能明白我的意思最好,不明白的欢迎来讨论【对我就是想说快来和我说话聊天不要不理我……

最后!谨以此文献给所有为喻黄产出的亲爱的你们!【比心】








你知道吗。

每一个人,都有三辈子。

 

我叫黄少天,黄色的黄,少年的少,天空的天。

我有个发小,叫喻文州,不可理喻的喻,文章的文,九州的州。

好的一般我说完这两句自我介绍,就要有人说了:“哇!你们是cp吗?你们是cp吧对吧对吧!喻黄啊!!!”

呵呵。

好吧,你们随意,说真的我真的已经听习惯了。被别人默认成cp反正也并无大碍,这么多年我们一直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但是当我和我暗恋了一年半的那个腰细腿长、前凸后翘的校花告白,她满脸惊讶地说“啊你不是和喻文州cp吗喜欢男人为什么还要向我告白”时,我真的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了!

不!此喻黄和彼喻黄还是有点差别的!书里的喻黄怎么样我不管!但我和文州真的没宣布出柜呢吧!我们两个没在一起啊!我我我,还是喜欢妹子的啊!!!你们不要带着“喻黄”的有色眼镜来看我和文州纯洁的发小关系啊啊啊啊啊!!!

 

是的,我和喻文州总被称作是喻黄,但是这个喻黄,指的是《全职高手》里的那对男男cp,我和喻文州除了名字和性别之外,和那两个人真的没什么相同点了。

而且这两个名字,其实就是万恶之源。

不不不,准确来说给我和喻文州起名字的,我们各自的妈,才是万恶之源!

不是有句老话叫,腐女不可怕,就怕腐女有文化吗,我妈和喻文州的妈,就是腐女,还是很有文化的腐女,我妈是写手,喻文州妈是画手,都是《全职高手》喻黄圈的同人太太,专注产喻黄粮三十年,合作出过的各种本子现在我家还有老高的一摞。

我们各自的爹也都算是二次元爱好者,怎么就这么巧一个姓黄,一个姓喻呢;更巧的是,明明我妈和喻文州妈都在不同的城市,可是却都来到了G市,碰见了我爸和喻文州爸,生下了我和喻文州,还好死不死偏把房子都买在一个小区!

因此,我和喻文州从出生后就一直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睡觉,一起玩游戏,一起上学,一起打球,一起抄作业,就像双胞胎兄弟一样干什么都在一起,十年的朋友什么的都不算事儿,我和喻文州十七年的人生里,一直不间断地都有对方的参与。

小时候我们各自妈告诉我们,我们两个是cp,我们问她们什么叫cp,这俩腹黑口径一致地笑着说:“就是说你们两个人关系很好啊,少天喜欢文州,文州也喜欢少天的意思啊~少天喜不喜欢文州啊?”于是那时年幼无知的我紧紧攥着喻文州的手奶声奶气地说:“喜!欢!我最喜欢文州了!”

现在想来,这简直是诈骗啊!我说的“喜欢”和你们说的“喜欢”完全不是一个意思啊!

就这样在两位伟大母亲的熏陶下我和喻文州拥有了一个【美好】的童年,别的小孩子过家家都是男孩子当丈夫女孩子当妻子,我和喻文州却永远是喻文州当丈夫我当妻子;一到两个妈妈领着我们出去玩碰到熟人介绍自己时就会被问“是不是喻黄cp”,傻缺的我们还总乐呵呵地承认;从小我们穿的情侣装多到数不清……还真是妥妥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节奏啊……

不过即使这样,我和文州也仍然只是好朋友,一起生活了十七年,连对方身上有几个痦子都知道的好朋友。小时候的事在有了记忆加成后也显得更容易接受了,所以直至现在我和文州也能接受别人对我们喻黄cp的调侃和玩笑。

文州在我心中是特殊的,虽然有我们妈妈的影响在,但更重要的还是他这么多年作为朋友的陪伴。我一直觉得文州和书里的喻文州一点也不一样,我没看过《全职高手》,虽然我爱玩游戏但那个小说实在太长了!我也没看过我妈的同人文,喻妈的图倒是看过,可那纯粹是照着文州画的吧简直一模一样啊,据说喻文州是个手残,可文州打游戏打得可好了手速快着呢,文州也不总是只会笑笑笑,跟我发火时脾气也特狗,也没苏到哪儿去吧跟妹子毒舌起来可塞人了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也有看全职的妹子跟他说,你要更温柔一点啊苏一点啊才更对得起你的名字嘛,可是我觉得文州就是文州而已,他不用像谁,因为本来就不是别人。

“唉……你说他们怎么就凭着名字就认定了咱俩‘喻黄cp’的关系呢!明明你和喻文州一点都不像我和黄少天也一点都不像吧!她竟然凭这个就拒绝了我!为什么啊!真是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底是在说书里的喻黄还是真的把我们俩当做cp啊!!!”我往嘴里灌着啤酒,痛心疾首地和文州诉苦。文州反倒幸灾乐祸地损道:“其实你和黄少天也有点像,比如话唠这一点。”

“喂我讲认真的!”我推了他一把,满眼辛酸泪,“难道你不会遇到什么关于喻黄cp而产生的问题吗!世间处处皆腐女,放眼过去全是基啊!能不能给我来个妹子啊我单身17年了!”“我不也单身17年吗!”文州还了句嘴,喝了口啤酒,望着天不知想起来什么事情笑了出来“而且……我也没遇到什么麻烦啊,遇到的都是好事呢。”

文州笑得云淡风轻,我也忽然想起文州这么多年来都没谈过恋爱追过妹子,甚至都没和我说过真的看上了哪个妹子这样的话,我皱起眉来,手指戳戳他:“你不会是也被妹子因为我们两个cp的事拒绝过才一直单身吧,你这种腹黑肯定是没告诉我!”

文州无奈地打开我戳在他腰眼笑穴上的手:“你以为我像你这么衰啊!我是真没有看上的妹子,这么多年来好像……一直都对她们提不起兴趣。”“啊?不会吧!文州你会不会真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啊。”我开着玩笑喝下罐中最后的一点啤酒,结果就听到文州严肃的回答:“嗯,可能真的是吧。”

“唔呃?!咳咳咳咳咳咳!”我咳嗽着瞪大双眼,文州一边拍着背给我顺气,一边自顾自说着:“你慢点,这么大反应干什么。”“咳咳,不是,就算这样,我也没听过你说喜欢……哪个男的啊……”如果说文州真的喜欢男人,我也是能接受的,毕竟从小受到的教导是不论性别有爱就好——但是文州一直也没这种迹象啊,平时他连bl小说漫画都不看,也没见跟哪个男生走得近……

不对,要说和哪个男生走得近的话……那不就是我吗!!!

“其实也不能说喜欢男人,我也不是谁都喜欢的,只是对某一个人有着……特别的感情。”文州停下拍背的动作,一双温润含情的视线定在我脸上,手顺着就滑到我胳膊上,再顺着往下抓住了我的手,摸了十几年的手现在感受起来竟然让我心跳加速,“少天,我觉得我可能……”

“等等等!!!等一下!!!”我触了电似的缩回手,感觉酒劲儿有点上来了,耳朵热得发烫,头也开始晕,“你这这这!!!不是要……”不是要告白吧?!!!

文州好像明白我的意思,抿了抿嘴,脸上也掠过一丝绯色:“抱歉,太突然吓着你了,我……我喝了酒有点冲动……”

你你你你不是一般地冲动啊!能不能选选时机啊!我才刚被人拒绝不要趁虚而入啊!不应该潜移默化地让我对你从兄弟到恋人有个过渡吗你这样我没有一点点防备万一答应你了怎么办!……啊不对我怎么已经开始想答应的事了还有过什么渡啊!!!

我内心的os一条接一条如同弹幕般刷屏,但身体就是僵硬着没有一点动作。文州看我傻愣愣地呆着,忍不住笑出来,如果是往常我一定会觉得这是嘲笑但现在的氛围我怎么看都觉得是宠溺。“不过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不是仅仅朋友间的喜欢,是……cp那种。”文州温柔地摸着我的头发,身上的味道熟悉又温暖。

“呃……你、你现在是认真的还是……”文州竟然就那么直白地说出来了,我……说不诧异是假的,虽然平时我们在人前也会做出cp的样子开开玩笑或者满足一下周围妹子甚至老妈们的腐女心,但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从没有这么认真地说出“我喜欢你”这样的话。

“我认真的,一直以来……都很喜欢你。”文州看我的眼神在夜色下显得暧昧,“所以我对于我们cp这种事不是很在意,因为我也认为我们两个就是cp。”

“啊那个,你你你不要再重复了!……我也认为我们是cp但是这个和那个喻黄什么的还是有区别的吧……啊那个你不会是把书中的人和咱们两个弄混了吧!”我有点口不择言,但文州按住我,说:“你先别急,听我说,我没有搞混,现实和书中我分得很清,我也不是因为喻黄cp才喜欢你的,就是和你相处的时间长了就慢慢发觉了……”

文州絮絮叨叨说了半天,从小时候说到现在,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他都记得,手还一直拉着我的手。我这才发现,其实很多时候,我们两个做过的事情早就超出了朋友的范畴。

末了,文州摸着我的脸,说:“真正确定我喜欢你是在一年前,有天晚上我做了个梦。”

“梦里有人和我说,你知道吗,每一个人,都有三辈子。”

“然后我就开始过第一辈子,结果我的第一辈子里有你。”

“那时的我是喻文州,你是黄少天,我们是职业选手,我是你的队长,我们一起拿过国内的冠军,还一起拿过国际的冠军,后来,一直到老我们都在一起。”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我全职看多了,但我觉得那可能真的是我们的第一辈子,所以到了第二辈子,我还是喜欢你。”

我张着嘴,夜风都要把我吹清醒了,文州这一番话又把我说晕了。

下一秒文州的动作却又吓醒了我,眼前是不断放大的文州的脸,翕动的睫毛扫在脸上痒痒的,环在腰间的手臂,贴近的胸膛,还有湿热的舌头,触感让我想起了绵软的轻奶酪蛋糕。

………………等一下!舌、舌头?!!!

我猛地推开文州,嘴唇有点颤抖,停滞了一会才开始用手胡乱地抹着嘴巴:“你……你……我……我先回去了!!!”

落荒而逃。

 

第二天醒过来时,我整整在床上愣了一分钟才回忆起来昨晚上发生的事情。

妈的!老子的初吻啊!!!

不过……给了他的话……我反倒也觉得没什么,可能是太熟了所以反倒觉得连接吻都如同日常一般没有特殊的意义了吧。

但文州的告白仍然是有特殊意义的。

啊,怎么办啊!以后到底要用什么态度面对他啊!是死党还是……恋人?!

我赶紧摇了摇脑袋,不对不对我还没答应他呢!恋什么恋人!

刷牙洗漱一番,我走出房间,看见老妈正在大扫除。“哎呦天天你来得正好,快来帮把手,把这个箱子搬下来。”“啊我……”我正要说今天和文州约了去打球,后来一想昨天的事……算了,还是先不要见到他为好。

“妈你怎么想起来收拾这个了。”我帮老妈把堆满尘土的箱子从柜子上搬下来,一边扇着腾起的灰尘一边问。

这个房间可以说是爸妈专门的宅物收藏间,摆了一堆手办啦模型啦之类的东西,摆出来的都是一尘不染,但这些放在箱子里的却是常年不见阳光,我连里面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嘿嘿,这些是我原来的脑洞本啊,我得翻倒翻倒省得发霉啊。”老妈嘿嘿笑两声,用干布擦掉箱子上的土,开了箱子,我一看,妈呀,满满一箱,全是厚厚的16开笔记本,封面都有些发黄了,但是保存完好,破掉的页角都被仔细粘了起来。

“这……都是喻黄文啊?!”我随手拿起一本翻了翻,里面是密密麻麻整齐娟秀的字体,再翻几页,又画风突变变成狂乱潦草的几行字。“哎呀,有的是上课突然有了脑洞随手记下来的嘛!不要摆出那种受到惊吓的表情啊!”老妈有点脸红,劈手夺过我手里的本子,“也不都是喻黄,还有别的cp呢。”老妈摩挲着封皮,温柔地像是在抚摸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这是我十七岁的本子,这个也是,啊下面的都是按年分排的诶。”老妈蹲着小心翼翼地将本子一本一本拿出来擦着封面,嘴角挂着笑,眼神是似曾相识的温柔。

“你写了这么多啊!怎么不直接用电脑码啊?”我也俯下身,探头看着老妈手里的本子。说实话我还真对我妈的同人创作不太关注,她现在不怎么写东西,原来的文章我也只是在她的博客主页lofter主页上粗略浏览过,热度有高有低,她的喻黄尤其受欢迎。

“电脑有时候不方便啊,脑洞这种东西是随时都会开随时都需要记下来的嘛。而且有的东西必须要用笔写在纸上才会有温度啊!”老妈一本正经地说着中二的话。我不禁撇嘴:“妈,你写了这么多喻黄同人,出了那么多本,连儿子的名字都要叫黄少天,爸真的受得了你吗。”

“嗬!他敢受不了!”老妈努着嘴,“当初他先追的我好不好!”

“妈,你这么喜欢黄少天为什么还和爸结婚啊?就因为他姓黄,生的儿子可以叫黄少天?”“啊?!不是!真的不是啊,怎么会只因为他姓黄就和他结婚啊,当然是因为喜欢了,而且——”老妈狡黠地笑了笑,“就算他姓别的,我也可以给你起名叫别的啊,叶修啊王杰希啊周泽楷啊,都可以嘛!”

“天,那我是不是应该庆幸一下啊!差一点就要和别人搭cp了!”我顺着她开玩笑,又想起了文州,“说来真巧,文州的爸爸竟然就恰好姓喻?真的不是你们的阴谋吗?!”

“我也觉得很幸运啊,网上认识的同好慢慢发展成三次元的好友,从一起萌cp出本发展到一起来到G市生活,甚至一起生下喻黄小包子!”老妈大力捏了下我的脸,然后想起什么似的起身去架子上取下一个大盒子,“你看啊这些都是当时你瑶姨寄过来的,啊还有别的圈里的小伙伴,还有漫展买本时无料换来的!这个少天的挂饰超可爱呢!”老妈摆弄着箱子里的明信片、小挂件和各种周边,脸上洋溢着兴奋的光彩,好像是有一架时光机,将十几年前的那个她带到了我面前。

“妈,”我斟酌着字句开口,“既然你这么喜欢喻黄,是不是特别想让我和文州在一起啊?”

老妈愣了愣,收敛了兴奋,坐下来拉过我的手:“天天,怎么突然问这个?”她可能是看出我表情的不自然,脸上是少有的认真。

“呃……没,就是这么问问。”我含糊其辞。

老妈盯着我看了一会,叹了口气:“其实我一直觉得给你起名叫黄少天挺不对的,毕竟你不是书里的那个黄少天,小时候还好,长大了我就开始担心会不会有人总拿文州和你开玩笑会给你带来困扰,毕竟这么大的孩子了再不早恋都来不及了。当然你要是喜欢文州我肯定支持,你喜欢别人我也会支持的,性向啦恋人啦我都希望你不要受到我的影响。”

“我不会非让你和文州在一起的,你不是我笔下的人物,我无权左右你的一辈子,你是我儿子,所以千万不要有什么负担啊!”

“我喜欢喻黄因而写下他们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创造属于他们的一个又一个世界,但是现实的我们存在于我们的世界里,我分得很清楚的。而且喻黄给我带来的最重要的是,”老妈严肃的表情有些缓和,像是融化在奶茶中的棉花糖,温柔地笑了起来,“是那些现实世界中一起喜欢他们的同好还有你这个傻儿子啊哈哈!”

我忽然想起,刚才老妈看她记下故事的本子们时,也是这样一种看儿子的表情,仿佛自带暖光光晕似的,让她像个真正的妈妈。

虽然她说让我不要受到她的影响,但是……怎么可能不受到啊!她让我遇到了文州,让我和文州相伴了这么多年,让文州在我的生命里有了特殊的意义……如果文州昨天不那么直白地说出来,可能以后满怀情愫告白的人……会是我了吧!

不论是文州还是老妈,他们都能将书中的世界和我们的世界分清,真正分不清并以此自欺的人,恐怕是我吧!

“妈!什么时候你给我看看《全职高手》吧!我不会把你珍藏的实体版弄坏的!”我突然出声,把老妈吓了一跳:“啊?你不是一直说太长不看吗!我给你安利了那么多次你都不看!”“我现在突然想看了!而起,你原来写过的那些喻黄同人也给我看看吧!还有瑶姨的画!”“诶诶?!你小子突然抽什么风,终于开始要崇拜你妈妈我了?……啊啊啊不行等一下啊我们有的东西是十八禁啊你还未成年啊不能看啊啊啊!!!”

我看着老妈炸毛的样子,明明已经四十多岁眼角爬上皱纹,明明已经琐事缠身奔忙于生活,可我却仍然从她身上看到了她十七岁依稀的影子,也是青春无敌,朝气蓬勃,一边说着“啊啊少天好帅我要嫁给他”一边写着喻黄同人许下“喻黄再战一百年也不会累”的诺言。

如同现在的我们,如同现在的你们。

不过无论是老妈的青春还是喻黄的经历,都是他们的故事了,对于我来说现在更重要的是——

“妈我出门一趟!”“啊去哪儿?!还没收拾完呐!”“去找文州!”

我冲出家门,一路狂奔到约定的篮球场,心脏微微发烫,在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时跳得更加剧烈。

“文州!”我大声叫他,那人回过头,眼神错愕中带着惊喜,我两三步上前,一下子扑到他怀中。

——我们的故事。

 

[你知道吗。]

[每一个人,都有三辈子。]

[我叫喻文州,不可理喻的喻,文章的文,九州的州。]

[我有个发小,叫黄少天,黄色的黄,少年的少,天空的天。]

[这是我们的第二辈子。]

少女在16开的笔记本上用晶蓝色的水笔写下这些话,旁边手机屏幕亮起,少女放下本子拿起手机,带着温柔的笑,给对方发了条语音:

“阿瑶!我有一个新的脑洞诶!要不要一起出个本啊!”

彼时年少,谁也不知道谁的一辈子,会演绎出什么样的故事。

评论(16)
热度(54)
  1. 禾火刈 转载了此文字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