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
婉拒过激
希望有人投喂

倒计时【多cp向】【新春贺文】

五点啦,发个新春贺文!

本想每小时发一段但果然还是一发放出来好了……我这么懒……

新的一年也请爱我哦!

除夕快乐!

他们的除夕夜

P.m.5:00双花 贴对联

“喂您哪位?哦大表舅啊哎您好您好!新年快乐!哎给您拜年了……”孙哲平那边拜年电话一个接一个,一口京片子把拜年的话说得倍儿溜。张佳乐在这边听着,一直也没得空插嘴。

“大孙……大孙?!”张佳乐拿着副对子喊了孙哲平几嗓子,孙哲平那厢却还是对着电话滔滔不绝,张佳乐看着孙哲平这双层小别墅又高又宽的大门,怎么伸手都够不到门楣,没辙,只好放下对联去搬椅子。

“哎呦你要上天啊?搬椅子干啥?”孙哲平打完电话一出卧室正看见张佳乐站在椅子上和那对联较劲。

“我要贴横批啊,这门太高我一个人实在是够不着门楣啊。”张佳乐摊手,孙哲平拦下他:“说了贴个福就行了你还非要贴对联,这么高多危险。”“可是过年了怎么也得贴全呐,光贴个福字怎么行啊!”“行行行,那我来贴,你快下来,我看你就眼晕!”

张佳乐估量了一下说:“诶算了就我来吧,你不踩凳子也够不到的,又没比我高多少。”

孙哲平咂了咂舌,伸手直接把张佳乐抱下来。“我靠你干什么!”“你来贴也行,就是别踩椅子了,不安全。”然后孙哲平背对着张佳乐蹲下,指着自己肩膀,“来,上来,这个安全。”

“啊啊啊?!这个……”“快点。”张佳乐拗不过孙哲平,红着脸骑上了孙哲平的肩头。

“起飞。”孙哲平扶着张佳乐大腿缓缓站起,稳如泰山,张佳乐抓着孙哲平的领子,视野慢慢升高,仿佛回到了童年时被架在父亲肩头去看庙会的时候。

“高吗?”“嗯,可高。”

“我沉吗?”“抱了你多少回了你那小身板有什么沉的。”

“不过,”孙哲平眯起眼,嘴角染上笑意,“这次倒是挺沉的。”

“啊?!”

“一年的福气和一生的幸运都扛着呢,你说能不沉吗。”

……

“喂你太感动了?说不出话了?你倒是贴对联啊!”

“那什么……大孙我刚才……忘拿那‘一年的福气’了你能不能再蹲一下把横批递给我……”

“……你信不信我给你摔下去……”

 

新年快乐,我的幸运。

 

P.m.6:00方王 糖葫芦

小时候过年,王杰希最爱吃的就是糖葫芦,红果很大的那种,浇上好多好多糖的那种,别的什么零食都比不上。每次去奶奶家守岁,叔叔都给他买一大堆,王杰希一边捋竹签子上的红果一边睥睨大人忙里忙外,跟小皇上似的。

后来年纪大了,王杰希当不了皇上了,成了那个过年时忙里忙外的大人。糖葫芦也不是只有过年时才能敞开怀随便吃的玩意儿了。

“唉……都说年味儿少,看来真的是少了点儿。”今年王杰希一家子飞到海南过年去了,王杰希懒得飞来飞去,便执意自己在家过年。

“反正也好,还有士谦陪你呢,让他伺候你吧!”王杰希想起这话来就哭笑不得,谁伺候谁啊,方士谦那个幼儿园没毕业的幼稚鬼,跟他过年我是伺候皇上呢!王杰希余光瞟一眼身旁这个一起和他压马路回家的B市爷们儿,明明觉得他有时幼稚得要死,却又愿意和他在一块儿呆着。

“杰希,咱买点韭菜包饺子吧。”“早买好了,等你想起来,年都过完了!”“哟是吗,那咱再买点别的零嘴吧。”“准备了,哎呦你快别操心了,早给您预备好花生瓜子儿松子榛仁儿腰果儿开心果儿了!”

“嗯……是吗……”方士谦右手搂着王杰希,左手摸着下巴寻思着,“啊!不对!还缺一样!”说着撒了手一溜烟跑没影了,剩下王杰希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一脸懵逼。

过了几分钟方士谦又拎着个长条的纸袋子回来了,王杰希正要开口骂他,结果方士谦满脸笑容刷一下地从袋子里拿出来了一串,穿着大颗大颗的、裹着厚厚糖浆的、红得发亮的糖葫芦。

“你这个肯定没买!”方士谦得意地把糖葫芦塞到王杰希手里,王杰希愣了半晌,噗得一声笑起来:“就这一点想得周到。”

“走,小谦子,起驾回宫。”“嗻!——诶不对啊大哥咱跳戏了吧!”

吃着酸甜的糖葫芦,王杰希恍惚觉得自己还是那个被人宠着的小皇上。

不,确实是个被人宠着的小皇上。

 

新年快乐,小队长。

 

P.m.7:00昊翔 发红包

夜幕降临,除夕夜可算是真正开始了,拜年短信电话接连不断,微信qq群里也都开始抢红包,荣耀联盟职业选手群里更是竞争异常激烈,各位选手已经不在乎钱数而是纯粹比拼手速了。

【夜雨声烦: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次我又是运气王啊!】

【君莫笑:不过是我第一个抢到的哦】

【生灵灭:谢谢喻队,领到了一个亿呢!】

【逢山鬼泣:同领到了一个亿!谢谢!】

【大漠孤烟:[QQ红包]】

【百花缭乱:哇又来!】

【[大漠孤烟的红包被2秒钟领完,一叶知秋是运气王]】

【长河落日:前辈们太快了……】

【海无量:一个错屏就错过了五个亿啊!】

【木恩:错亿加一】

【一叶之秋:谢谢】

【唐三打:我靠你们怎么又在发红包!我好几个都没抢到了!】

【风景杀:心疼,孩子你错过了几个亿啊!】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

唐昊郁闷地把手机装进口袋里,他现在正在家庭聚餐,爸爸这边亲戚多,一大家子人聚餐,还有几个熊孩子吵吵嚷嚷的,根本不可能一直盯着手机看,只好一次又一次为错过的红包惋惜。

“叮——”突然口袋里的手机响起特别关心的提示音,掏出来一看,是孙翔小窗给他发了个红包。

【傻狍子:哈哈哈,家庭聚会呢吧】

【傻狍子:[QQ红包]心疼你这个抢不到红包的】

“哟用你心疼啊。”虽然这么吐槽着,唐昊心里还有点开心,这没脑子的还知道想着我,挺可爱嘛。

但是下一秒唐昊点开红包之后,差点把手机砸了。

卧槽孙翔你是故意的吗!为什么要给我发250块钱?!250是什么啊啊啊啊?!你才是个250吧!!!

【唐三打:孙翔你要死啊?】

【傻狍子:咋了?给你发压岁钱还不开心?】

【唐三打:呵呵】

【唐三打:你等着回头我干死你】

【傻狍子:……?!!】

【傻狍子:……卧槽等等!!!我是想给你发520的!520!!!不是250!!!】

【傻狍子:喂喂糖糕!!!我真的不是那个意思啊!!!喂喂喂!!!】

【傻狍子:喂喂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再给你发一个!】

【傻狍子:[QQ红包]老公!!我错了!!老公!!!】

【傻狍子:这都不行啊!叫老公都不行啊?!!!啊啊啊!!!】

然而唐昊还是下定决心,过完年看见孙翔的那天,一定要往死里干他。

 

新年快乐,傻狍子。

 

P.m.8:00江周 包饺子

春晚总是给人们留下一个全国除夕夜都要吃饺子的错觉,但南方大多数的年夜饭其实都是爱吃啥吃啥,今年江家却热热闹闹包起了饺子,因为江波涛把他们战队相貌好气质佳的队长兼男友带回家过年了。

据说刚开始江波涛向父母出柜时江爸江妈是不同意的,但后来江波涛给他们看了周泽楷私下的照片——江妈瞬间理解了自家儿子会喜欢男人的原因。

“妈妈支持你,真的,这么帅这么又有能力的小伙子,过年带回来吃饭吧,真的!”“等一下,老婆你刚才不是不同意来着吗……”“你闭嘴!那么帅的小伙子啊!那么帅啊!……”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样一家人坐在一起包饺子但一半人(女性)的眼睛都粘在周泽楷身上,江波涛先前说过周泽楷不善言辞所以大家也没有集火周泽楷,唯有江波涛十一二岁的小侄女一直缠着周泽楷说话,周泽楷被她问得多了就有点说不出话来,急得脸都红起来,眼睛总是瞟向江波涛,带着求助的意味,手里包饺子的动作也慢下来。

“小囡,过来帮叔叔擀皮。”江波涛擦擦手上的面粉,笑得人畜无害地把如同周泽楷腰部挂件似的小姑娘拎到周泽楷的对面。“啊?我不要包饺子!我正和泽楷哥哥聊天呢!”“什么泽楷哥哥,这是叔叔的男朋友,应该叫泽楷叔叔才对。”江波涛敲了敲姑娘的头,手上又沾了点面粉抹在姑娘鼻子上,“快好好擀皮,不然待会饺子煮熟了没你的份呐!”

“诶!不要嘛!”小姑娘明显对自己被和周泽楷隔开距离感到不满,捶着江波涛发脾气,江波涛正那她没辙,周泽楷倒是替他解了围:“我还等着吃囡囡包的饺子呢,你包的一定很好吃。”顺便还配了一个温柔的笑容,小姑娘立刻被这个笑容闪得找不着北了,乖乖擀起饺子皮来。

江波涛凑到周泽楷身边,伸手捏了把周泽楷的腰,悄声道:“行啊你,女性杀手啊,这么小的孩子都管用。”周泽楷咬着下唇笑了笑,江波涛手又滑下摸了摸周泽楷的屁股:“你是不是害羞了?还是她有点烦你了?抱歉啊我们家人看你太帅,简直阻止不了地热情。”

“不会的,她挺可爱的,你们家人都挺可爱的。”周泽楷接过江波涛递过来的面皮,瞟了一眼江波涛,发现江波涛一直盯着他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耳朵有点红,“你……盯着我干什么……”

江波涛看周泽楷满手面粉抹到了自己脸上,挺直的鼻梁上顶着朵云,还眨着小鹿一般温良水润的眼睛,简直要让人看化了心,忍不住勾起笑容,抬手给人擦去脸上的面粉,低头凑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

“没,我就是觉得你也挺可爱的。”

 

新年快乐,小周。

 

P.m.9:00方林 贺年电

方锐盯着手机看了半天也没想好该如何措辞,简短的祝福吧,觉得没诚意;长篇大论告个白吧,又觉得太肉麻。一条贺年短信改来改去还是没有发出去。

“啊啊啊太困难了,老林呐,别让我给你发短信了,你给我发吧。”方锐把手机扔在一边嘟囔着瘫倒在沙发上。

结果下一秒扔开的手机真的嗡嗡震动了起来。

“我操真的假的!”方锐跳起来捧起手机,发现是林敬言的电话后如获至宝地按了接听。

“喂,锐锐?”林敬言的声音带着温度从电话那头传过来,仿佛有些轻微的失真。

“啊林大大,咳,我刚才还想着给你发短信呢。”方锐坐得笔直,想摆出正经的语气却还是有点掩抑不住的激动。

“那怎么不给我直接打电话呢?”林敬言声音带着笑意,“我等了好半天呢。”

“呃,这时候打电话我怕听不清。”方锐刚说完这话他这边就开始有人放炮,噼里啪啦等了好一阵才停,“你看我没说错吧。”

“但是那我也想听你的声音啊,过年好——久都见不到你。”林敬言口气听着像在撒娇似的,软得方锐倒吸一口气:“啧啧,老林你别卖萌。”

“过完年我就去找你吧。”“这么迫不及待啊,是不是欲求不满了?”方锐调侃着,林敬言那边倒是耿直地回答了句“嗯,我想你了,特别想。”

“老林……”方锐被这么一记直球打得有点懵,组织了半天语言也没说出话来,林敬言不用想都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肯定是微低着头,垂着眼睫,耳朵微红的模样——和现在林敬言的表情如出一辙。

“锐锐,我……”鞭炮声又响起来,林敬言似乎说了句什么,但被震耳欲聋的炮声掩盖,听不清楚。

“你说什么?”“咳……没……”“刚才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嗯……我说的新年快乐。”“别瞎扯,快说。”

“咳咳,我刚才说的是……我……我……”鞭炮声再次响起,但这一次方锐听清了后面的那几个字,不禁失笑:“你说老夫老夫的了,还说这些干什么。”

“新年快乐,我也喜欢你啊。”

 

新年快乐,老流氓。

 

P.m.10:00喻黄 烟花会

黄少天和喻文州虽同在G市,但除夕夜还是分别在自己家陪家人过年,不过短短的距离也阻隔不了两人,QQ微博秀恩爱秀得那叫一个火热。

【夜雨声烦:哈哈哈哈哈哈哈文州你看刚才那个小品了没】

【索克萨尔:他们在打麻将呢,而且外面在放烟花,完全听不到在说什么】

【夜雨声烦:啊?!开始放烟花了吗在哪儿在哪儿!】

【夜雨声烦:为什么我看不到啊角度问题吗我离你家也没多远啊!连一点点都看不到啊!】

【索克萨尔:距离我们家不是很近,所以可能离你们家更远了吧】

【夜雨声烦:啊啊啊为什么我们这边没有人放啊!完全没有烟花啊!全是鞭炮啊!简直欺负人!!!】

【索克萨尔:会有人放的别急嘛】

【夜雨声烦:[泣不成声.jpg]】

【索克萨尔:……那么想看烟花啊】

【夜雨声烦:嗯,你给我发两张照片吧】

然后喻文州好久没回,黄少天正以为他被拉去打麻将了也准备弧一会儿的时候,喻文州忽然又给他发来了信息:

【索克萨尔:南边的窗户,向外看】

啊?什么鬼?!黄少天疑惑着却还是照做了,跑到床边“唰”地拉开窗帘。

“咻——”一道炽亮的光芒窜上天空,在半空黯淡光芒俶尔又瞬间炸开,漆黑的夜幕上如同撒上了彩色的星屑,紧接着是一束又一束升起的的流星般绚烂夺目的烟花绽放,黄少天看得出神,手中信息又来了一条:

【索克萨尔:下楼】

黄少天愣了一秒,然后抓起一件衣服披上飞速冲出了家门。

然后就看见夜幕中星光下,他的喻文州,立在璀璨的烟花下,脸上挂着比烟花更令人着迷的笑容。

“新年快乐,这是我给少天的烟花会。”他说。

 

新年快乐,我的剑圣。

 

P.m.11:00韩张 年夜饭

韩文清和张新杰一直是定好轮流去一方家里过年,今年轮到张新杰到韩文清家里过年。

韩妈和张新杰从下午就开始准备年夜饭,又是烧鱼又是炖肉,韩文清想帮忙炒个菜,让张新杰一把撵出厨房:“你炒的菜真的和黑暗料理一个水平。”韩文清也就只好由着自己这个精细的一丝不苟的媳妇鼓捣,自己帮忙打打下手了。

张新杰就是那种什么都要亲力亲为还追求完美的性格,等都忙完饺子也下了锅菜都上了桌,张新杰总算是消停下来,年夜饭正式开了场。

酥锅烧肉藕盒扒酿海参清蒸鱼红烧狮子头辣子鸡蒸饽饽……满满一桌年夜饭好吃得韩文清连连称赞,心说张新杰这完完全全就是把自个儿当Q市人了啊,这口味拿捏得真是精准绝妙啊。

有个吃货——而且这个吃货还是个很会做饭的吃货——作伴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啊!

张新杰看着韩文清吃饭面露微笑,看他被子空了起身想去给人拿点饮料,结果被韩文清拦下。

“你快歇着吧,都忙一天了。”韩文清自己把饮料拿过来,拍了拍张新杰的肩膀。张新杰刚想说自己不累,结果一开口先打了个哈欠。

“噗……咳,困了吧。”韩文清忍住笑意,把人揽到怀里,张新杰靠着他摘下眼镜揉了揉眼:“没,还不困。”“你平时这点儿就睡了。”“嗯,那也没关系的。”“我都有点怕你秒睡。”

“不会的。”张新杰被他逗笑了,又带上眼镜离了韩文清的怀抱,“快吃吧,待会还有饺子呢。”

“谢谢你。”韩文清突然凑过来在张新杰耳边说了句。

“嗯?谢什么?”“当然是谢谢你做菜这么好吃。”还有谢谢你一直的陪伴啊。

后半句话韩文清没说出来,但光是这样他那冷清的副队面皮便染上了点绯色。

“咳,我去看看饺子。”

一家人聚在一起的年夜饭,重要的不是饭菜,而是做饭的人的和吃饭的人的相互陪伴。韩文清看着张新杰的背影,觉得能一辈子吃到这个人做的饭,真是福气。

 

新年快乐,新杰。

 

P.m.12:00修伞 看春晚

春晚对于叶修来说仿佛是一年结束和开始的标志,不看春晚,这个年总像缺了点什么。其实叶修小时候完全不爱看春晚,可是后来他碰上了苏沐秋,苏沐秋每年都要看春晚,并且不落任何一个节目。

叶修问他为什么这么爱看春晚,这破节目有什么好看的,苏沐秋想了一会,笑了“这样显得热闹啊。”

叶修一下子被噎住了。

苏沐秋继续冲他笑:“以往都是我和沐橙两个人过年,现在有了你热闹多了。”

叶修愣了好一阵没说话,后来,就默默陪苏沐秋看起了春晚。

这一看就是十几年,现在叶修也仍然一边看着春晚一边在qq群里微博上吐槽。

也有人问他春晚有什么好看的,叶修也笑笑,说:“这样显得热闹啊。”

叶修离家十几年从不和家人一起过年,从少年变成中年,自己看了这么多年春晚,也终于是可以理解了那个少年的心情了吧。

虽然春晚槽点满满,相声小品的包袱老套,生硬地融入的网络段子显得尴尬,歌舞戏曲一点都不吸引人,连魔术也总被拆穿,可是它依旧热闹喜庆,竭尽全力想把东方古国的五千年文明和现代快捷蓬勃的新兴文化融合到一起。

对于孤单的人们来说,它是多好的调节剂。

不过现在,叶修并不孤单。沙发上沐橙和陈果正一边笑一边嗑瓜子,电视里的主持人们排成一排正在零点倒计时。

多好,有人陪你看春晚,有人陪你迎来新的一年。

“5,4,3,2,1!铛——”

“过年啦!”

无数的鞭炮和礼花声如潮般涌来,伴随着主持人们高昂的祝福声响彻千家万户。沐橙问叶修有什么新年愿望,叶修眸子转了转:“大概是希望你们能一直和我在一起吧,”

“还有就是,如果沐秋也不离开我就好了。”

叶修望着天眨了眨眼。

 

下一秒就被苏沐秋一巴掌糊脸上,刚从厨房出来的人端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对着叶修横眉立目:“你这什么鬼愿望啊!说得跟我离开你了似的。”

“不管是这一年,还是以后的任何一年,都不会离开的好吗!”

叶修看着面前仍是少年模样的苏沐秋,摸着脸“嘿嘿”笑了起来。

 

新年快乐,我永恒的少年。

 

新年快乐,我爱的你们。

新年快乐,爱我的你们。

 

#对的伞哥灵魂体设定大过年的我才不虐不虐不虐修伞万年#

 

 

 

 

 

 

 

评论(17)
热度(167)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