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
婉拒过激
希望有人投喂

遇见

伞修修伞无差的那种,完全无差

意识流,完全意识流,而且文风诡异,慎入

深夜产物,希望你们深夜看:)

文中用到了三首歌《平凡之路》《奇妙能力歌》和《长白山》,建议听着看【这绝不是一个安利x】

欢迎评论,我非常想知道里面的一些点有没有人get到




0.没能遇见你

 这世上的人们,到十八岁便停止生长,然后直到遇见自己一生所深爱的人才会开始一起老去。如同奇异世界的幻想一般的规律,却真真实实发生在这个世界上。

但叶修是个例外。

叶修有些疑惑,他身边的人都多多少少会有一段暂停生长的阶段,甚至像唐柔、安文逸他们,到现在还是18岁的模样。

可叶修他,从来没有停止过生长。

这种情况当然也有,例如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人在十八岁前便已相遇,在停止生长之前便已相爱,于是他们便不停歇地奔赴未来。可这放在叶修身上并不适用,叶修一个单身狗,十几年来孑然一身,上哪儿遇见一辈子深爱的人去啊。

沐橙说,你一定是十八岁就已经遇到了那个人了,只是你没意识到。

叶修裹着毛毯窝在沙发里,抱着一大杯热可可暖手,翻着眼想了半天,说,谁?

同样裹得像粽子一样的沐橙停下嗑瓜子的动作,也翻着眼想了半天。

比如……我?

你不是两年前碰见莫凡才开始长吗。

韩队?

拉倒吧,他那时候就是看着老一点,也是到了第四赛季才开始长的好吗。

张佳乐?孙哲平?吴雪峰?……陶轩?

……

哎呀别用那种眼神看我,难道都没可能?

你自己说有可能吗。

……也有可能其实是停了一小会儿的吧?毕竟停止生长个一两年也没什么区别吧?

……

叶修不说话,低头抿了口可可,然后盯着电视里吵架的男女主角。

沐橙也不说话,专心嗑着瓜子。等到沐橙手中的半袋瓜子嗑完、叶修手中的可可热气散尽、电视中的女主角已经开始抱着男主角泣不成声,

我哥?

沐橙突然道。

叶修手僵了一下,抬眼看了一眼沐橙,站起身。

不会。

他可是一直在18岁等着遇见那个人呢。

怎么可能是他呢。

 

1.曾

A

叶修独自坐在阳台,开着窗,回忆起他和苏沐秋的第一次相遇,蝉鸣如潮,热浪滚滚,空气中飘荡着甜腻的花香,人声喧闹的网吧里,一个浅色头发明眸皓齿的少年拍了拍他的肩膀,站在逆光里,对他说:

……

算了不编了。

叶修根本没有那么好的记忆力到现在还能清晰记得住十多年前遇见苏沐秋的情境。

脑补出的场景形容出来好像太过苍白,叶修只能模模糊糊地记得他们对决了好多场,从上午到下午,什么游戏都不清晰了,谁先说的第一句话,谁先发起了挑战,苏沐秋穿的什么衣服,对决了多少场,他们两个谁赢的次数更多……全忘了,只是在回想起来时会觉得,那时的气氛似乎是阳光般的暖橙色,也有可能是当时太炎热的缘故吧,也有可能旧回忆本身就会染上时间的黄吧。

不过隐隐约约还是能想起来。

 

你没地方去?

那你就跟我回家吧。

苏沐秋纵纵鼻子,挑起一边的嘴角,露出虎牙和一个酒窝,明明是坏笑让他做出来也显得纯良。

哟,好啊。

叶修抬头看着这个刚刚相识的少年。

 

B

你把东西放这儿吧。苏沐秋一进门就指着靠墙的一张床对叶修说。

你跟我睡一起,那个房间是沐橙的——就是我妹妹,你刚才见过了。

叶修愣了愣,还是过去听话地把背包放在了床边。

房子很小,似乎是那种大开间式公寓硬隔出来了一间作为沐橙的卧室,外边就兼作客厅、餐厅和苏沐秋的卧室了。

床边的桌子上有两台电脑,一台旧得掉渣,落满了灰,一台八成新,但并不是很好的机型。

生活拮据的兄妹啊。叶修在心里做了判断。

不过叶修此时可没资格说别人拮据,他现在身上的钱可连三位数都凑不够。

地方小条件差,你只能凑活着和我睡一张床了。苏沐秋看叶修在打量屋子,冲他笑笑。

没事,我也没钱付房租。叶修摊手。

没事,你可以给我做苦工啊,没打算让你白住。苏沐秋耸肩。

我靠,我是不是入了什么魔窟以后要一直做黑工到死啊?叶修故作惊诧。

是是是,不让我赢回来我绝对不放你走。苏沐秋一边应着,一边拎来拖把开始擦地,顺手还扔给叶修一块抹布。

苦工,你先把东西收拾收拾吧,然后擦擦那台机子,咱俩再干两场!

好嘞老爷!再让你输几场!

滚蛋!

 

从那以后,叶修就开始和这两兄妹住在了一起,房租没交过,家务活沐秋也没怎么让他干过。

他们一起打游戏,一起靠游戏谋生,一起接触荣耀,乃至后来一起签了职业队合同。

仔细想来,叶修剩余的十来年中的种种荣耀,一切的开端便是遇见这两兄妹。

A

叶修以为那是一个非常稀松平常的遇见。

叶修缩了缩身子,H市的冬天还是这么冷。

2.经

A

叶修总是不能习惯南方城市冬天又阴又冷还没暖气,这种由内而外冷到骨子里的魔法攻击让人毫无抵抗能力。

那我为什么还不进屋去呆着啊。

不过有时就是冷,却还想就这么冻着,受虐倾向人人都有。况且在这种深夜,人的脑子多少有点不正常。

要是等一会儿沐橙过来骂我我就进屋去。叶修想。

 

B

叶修遇见苏沐秋后的第一个冬天,H市难得下了一场雪,这让H市的冷变得理直气壮、直截了当。苏沐秋他们租住的小公寓本来就是阴面,唯一的电暖气还在沐橙房间里。叶修打了一会儿游戏就冻得受不了了,手指都伸不直,叶修哆哆嗦嗦地把手缩进袖子里,冲旁边坐在床上缝袜子的苏沐秋说,

母球儿,过来给我捂捂手。

别带儿话音,好好叫我!

苏沐秋白他一眼,没动。叶修便自己将椅子挪到苏沐秋旁边,一下子把两只冰手贴到苏沐秋的颈窝处,把苏沐秋冰得一个激灵。

卧槽!!!你要死啊!把手拿开!!!  

我就不!

叶修爬上床,坐到苏沐秋身后,将手伸进他的衣领里,摸着苏沐秋的胸口。

……你!我扎你了啊!冰死我了!

苏沐秋虽然这么说着却小心翼翼地将针线拿远继续缝。

你说你,一个北方人,竟然比我还怕冷。苏沐秋的语气带着无奈。

北方有暖气啊大佬!

叶修抱怨着贴近苏沐秋,整个人都挂在苏沐秋后背上,苏沐秋身子僵了一下,叶修感到在冰凉的的手下似乎拱起了异样的突起。

咳,你先缝完。

叶修从苏沐秋衣服里抽出手,环到苏沐秋腰上,老老实实把头放到苏沐秋肩上。

叶修看不见苏沐秋发红的耳朵。

要不咱们屋也买个电暖气吧。

缝完袜子,苏沐秋收拾好针线,偏过头询问叶修的意见。

或许是苏沐秋身上的热度让他困意涌上,叶修唔地应了一声,然后才反应过来,啊?买什么电暖气啊,哪儿那么有钱!

可你不是冷吗?!

没事吧,这样抱着你不就挺暖和的。

叶修得寸进尺地抱得更紧,说,你这么好的人肉暖炉哪找去啊!

可是晚上睡觉也会冷的,昨天你冻得跟狗似的。苏沐秋掰开叶修的爪子。

那个啊。叶修起身从柜子里把他俩的两床被子拿出来,铺开一条被子,又将另一条搭在上面。

别分着睡了,一个被窝绝对暖和多了!

这……这行吗?

你试试来不就知道行不行了。

可是两个男的睡一起……多奇怪啊!

所以你是选择冻死咯?

……行行行!

……你干嘛脱衣服?

你睡觉穿这么多?

不是……现在就要睡了啊?诶!说要一起睡你就别都脱了啊好歹留一件啊!

最终两人只剩内裤赤条条地钻进了同一个被窝。

我说了,科学表明,裸睡比穿衣服睡要更暖和。

你闭嘴吧!苏沐秋背对着叶修,拐了他一肘子。你不是就是想抱着我睡觉才这么提议的吗,当我傻啊!

苏沐秋的后背紧贴着叶修的胸膛,叶修的手臂搭在苏沐秋的腰上。

嗯。叶修的鼻息吹拂在苏沐秋的后颈,你确实是傻。

苏沐秋又想打他,被叶修及时按住胳膊。叶修将他紧紧箍住,像是晚上做噩梦抱紧泰迪熊的小孩子。

别乱动,漏风!叶修轻呵他,然后不要脸地蹭了蹭苏沐秋,感叹道,哎呀果然冬天还是抱点什么才暖和啊。

那你遇见我之前抱谁啊?

被子。

……那么凄惨啊。

是啊,所以离家出走了。

啊?

现在就有人可抱了啊。

嗯……你没谈过恋爱啊?

……没,女生们不喜欢我这样天天打游戏的。

……哦。

你谈过?

没有。

怎么不谈?

不想谈,到时候总会遇到的。

等到十八岁吗。

嗯。

要是到十八岁等不到怎么办啊?

那就继续等呗,既然没遇到等下去就好了啊,一生那么长,多年轻一会儿我又不会怕。

叶修没说话,鼻息均匀平稳地扑在耳后,撩得苏沐秋怪痒的。

叶修你踹被子吗?苏沐秋轻声问。

不踹。

唔……

但会不会踹你就不一定了。

……

沉默持续了好久,耳边只剩叶修拉长了的清晰起来的呼吸声,苏沐秋觉得自己的心跳慢慢紊乱起来,但周身的暖意让他不由自主又往叶修怀里缩了缩。

苏沐秋以为叶修睡着了,自言自语似的嘟囔了一句,还……真挺暖和的。

结果就听到了一声轻浅的盈满笑意的嗤声。叶修的脸贴在苏沐秋颈后,覆盖着的小块皮肤泛起细密的鸡皮疙瘩,苏沐秋从未感受过的、嘴唇的柔软触感,心跳的声响在耳边放大,轰鸣,盖过一切。

苏沐秋一晚上都没睡好。

叶修也是。

后来苏沐秋攒钱买了个电暖气。

但是他们俩依旧睡在一个被窝里。

苏沐秋和叶修度过的每一个冬天都很暖和。

 

A

叶修在这儿坐了老半天,也没有谁过来催他进屋。

啧啧啧,女人真是种有了电视剧就忘掉一切的生物。叶修哆哆嗦嗦地点上一根烟。

 

 

3.遇

A

习惯养成之后就改不掉了,叶修直到现在睡觉都想抱点什么。

可是叶修还是只能抱被子。

叶修不是没谈过恋爱,但往往过了一阵就没了下文,对方还是保持着18岁,叶修也仍然自顾自地继续生长。

这种时候叶修就总是会被对方或怀疑或抱歉地提出分手,毕竟人们总想遇见一个对的人然后和他度过余生,而没有谁愿意将时间浪费在一个不可能的人身上。

像是一把锁只有一把钥匙,一道题只有一个答案,一生只有一个遇见。

啧,一点也不对。叶修想。

人生有那么多次的遇见,到底怎么才能那么恰好地遇见那样一个人并且在看见的第一眼就知道是他呢?不断错过又不断后悔不才是常态吗?停止生长或开始生长的界限是多么模糊,擦肩而过算不算遇见,十八岁之前遇见又该怎么判断呢?

唉……可能是我没体会过这种感觉所以不懂吧,或许真的会有像《中华小当家》或《名侦探柯南》里那种福至心灵会心一击的感觉?

周围人也有停止生长再重新生长的例子,但他们自己有没有意识到叶修也不知道。通常都是两个人在一起了,叶修才逐渐看出时间在他们脸上流动的痕迹。

不光别人,叶修对自己也是这么迟钝。

 

B

老叶,我感觉我好像停止生长了,你觉得呢?苏沐秋张开手臂在叶修面前转了一圈,停下来时脸上挂着像是等待拥抱的笑。

好像没有啊,你怎么觉出来的?叶修审视着苏沐秋。

可是我十八岁了啊,还没遇到的话就会停止生长的。苏沐秋舒了口气,挨着叶修坐下,他MP3里播放的歌静静流淌,似乎和叶修吐出的烟一起缭绕氤氲了空气。

[当你还在幻想你的明天]

[via via]

[他会是很暖还是很冷]

也许遇到了?

你觉得我遇到了?

我怎么知道。

会是什么样的呢?

我怎么知道。

会不会也爱抽烟?

我怎么知道。

如果他爱玩荣耀就好了。

我……嗯。

苏沐秋抬头看着夜空,繁星闪烁的漆黑夜空给他的脸蒙上一层冷光,他的表情该怎么描述呢,像是个流浪歌手,有些失落,亦有些沧桑。

他沉默了一会,推了推叶修。给我也抽两口。

叶修狠狠吸了一口快燃尽的烟,凑近苏沐秋的脸,重重吐了口烟。你闻闻味儿就得了。

混蛋!这是最后一支了!

明天我去买,今儿个先睡觉。

[我拒绝更好更圆的月亮]

[拒绝未知的疯狂]

[拒绝声色的张扬]

[……]

MP3里的歌换了一首又一首,叶修站起身,从阳台走回屋里。

进来吧,不冷么?

苏沐秋背对着他没说话。

很晚了,睡觉吧。

我等下再睡。我想在这里坐一会。苏沐秋继续望着沉寂深邃的夜空。今天的月亮真美啊。

叶修抓了抓头发,抬头看了看那轮圆月。

是很美。

但是那你也得进屋来,冻感冒怎么办!叶修说着从背后拔萝卜似地抱起苏沐秋,苏沐秋被拉起来,脚步踉跄地跌在叶修怀里。

混蛋。苏沐秋嘟囔着。

过来暖床。叶修锁上阳台的拉门,把月亮锁在门外。

 

A

叶修啊叶修,耿直也不是这么玩的。

现在想来,苏沐秋的话,

句句都他妈的是告白。

 

叶修吸了口烟,缓慢地吐出来,透过朦朦胧胧的烟雾看着窗外又大又圆的月亮。

[算不上辉煌的青春期]

[回望时我打开洗衣机]

[我多希望能够回去哪怕十六七]

[……]

唱词平淡,曲调轻缓,并不是叶修从前爱听的类型,可是到深夜一个人的时候叶修就会脑子一热翻出这个mp3听这几首歌。叶修不用手机,这个MP3也用了好久,倒是又让人想起那段穷酸的日子。

该有十年了啊。

等了十年啊。

其实他自己和那些一直处于18岁等待深爱之人的少年们没什么两样,他同样等待着那样的遇见,甚至等的时间更加漫长。

只不过别人等的是一场有可能的遇见,他等的却是一场不可能的重逢。

也许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会一直生长,一直老去。

一直坚持着明明是你的习惯,一直思索着明明是你的憧憬。

 

4.见

B

叶修眼前全是白色。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地面,白色的衣服,亮得刺眼的白色的灯光,苏沐橙苍白的脸,自己握得发白的指尖。

皎洁的静静的白月光。

叶修眼前全是红色。

红色的指示灯,红色的十字,红色的马路,燎烈汹涌的红色夕阳,染上晚霞的红彤彤的衬衫,金属的反光中看见的自己通红的眼。

妖娆的艳丽的红玫瑰。

A

可能光是相遇就已经耗尽了所有缘分。

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会遇见的。

B

你总说人生很长,多等一会也不怕,可是你看,人生并不长。

你也并没等到。

傻逼。

傻逼……

A

叶修你个傻逼。

让你嘴硬,让你装逼,让你揣着明白装糊涂。

    

5.你

A

世界上大概并没有什么日久生情,所有人在第一次遇见时就已经确立了他们日后的相处方式。

是直觉,是命运,是遇见深爱之人才开始老去的魔咒。

如果让叶修再次回到和苏沐秋遇见的那一天,叶修一定在第一时间就告诉他,我已经遇见那个深爱的人了。

在那么浩瀚无垠的宇宙中,在那么广阔纷杂的人海里,我和你光是遇见就已经是件奇迹了,而我又恰好喜欢你,你也恰好喜欢我,这件事是多么难得。

所以……

能不能……

让我再次遇见你……

让我拥抱你,亲吻你,进入你……

 

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能等到的。

B

苏沐秋,我喜欢你。

A

沐橙。

嗯?

……

没什么,你怎么还不睡?

马上看完了。

哦。

 

还有我想起来了。

我十八岁之前可能……确实已经遇见了那样的人。

 

我遇见了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荣耀,三连冠,斗神,教科书,退役又复出,兴欣,37连胜,冠军,世界邀请赛……可是其中最奇妙的事情,

就是遇见了你。

 

 

 

 

 

 

 

 

 

 

 

评论(13)
热度(58)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