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
婉拒过激
希望有人投喂

刺青[上]【林方】

还一下四个月前的林方点文【点文lo在这儿】

【诶我真可爱我是个会还债的良心作者诶嘿嘿【滚

搞了个有点庞大的近未来Abo设定,我似乎无形中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不过林方这篇并不长,预计三发带肉的短篇

然后,

下一发缘更,嗯,缘更……

抄送 @一时回首背西风  @烈火焰尽【比心】 









“我叫林敬言,跟我来一发怎么样?”

 

方锐第一次遇到林敬言,是在那个叫做“穹顶”的夜店。

真好笑,明明是在“穹顶”之外的地域,却顶着“穹顶”的头衔。方锐最初对此嗤之以鼻,可到了魏琛真的把他拉进了这间夜店,看见满目的智能电子服务器和如梦如幻的全息投影,他才明白了为什么它有资本自称“穹顶”。

“咋这家店能用上穹顶里的科技啊?”刚坐在沙发上,眼前便突然跳出带着电子音“欢迎光临”的酒水单,方锐吓了一跳,“真是像穹顶里一样啊?”

穹顶,二十几年前伴随着飞速发展的科技和日益恶劣的环境产生的新型人类居住地,可以算作是这个黑暗时代里唯一的光明之处。排列有序的钢铁网格支撑起庞大的半球状穹顶,包裹住城市,城市中通明的灯光经过钢化水晶玻璃的折射散发出璀璨的光芒,照亮了穹顶外堆满了垃圾和黑暗的这片被抛弃的土地。

穹顶以世外桃源的姿态,无声而决绝地与穹顶外的世界割裂。

在穹顶里的那个世界,是方锐未曾体验过的世界,无污染的水源和空气,顶尖的高新科技,稳定的社会秩序……道听途说来的“穹顶”生活总是令人向往,但方锐倒也没为了挤进穹顶之下而争抢得头破血流,不知为何,对于那座华丽的封闭城堡,他的畏惧总比渴望更胜一筹。

那是只属于Alpha的天堂,是omega和beta望尘莫及的所在,稍不留意就可能变为地狱。

“孤陋寡闻啊!”魏琛早就点好了酒水,手指一滑,酒水单便说着“请您稍等”消失了,夜店里格外喧闹因而他不得不大声地冲方锐嚷着,“这地方是呼啸的地盘,呼啸知道吧,搞军火的,和穹顶里有联系的,有点穹顶里的好东西当然正常了。”前凸后翘的女侍应生很快就把酒水端上来了,还冲着二人抛了个媚眼,方锐看得眼都直了,但魏琛头都没抬,径直把手伸向酒杯。

“魏老大真是岿然不动啊……”女侍应生走后方锐用胳膊肘捅捅魏琛,魏琛嗤笑一声:“小子,那全息面具和机械改造的体型老夫可见得太多了,你忘了我是干什么的了?”

方锐愣了愣神,蓝雨可是现在穹顶最有名的报社,私下里还是各种情报的中转站,小到明星绯闻大到政界机密,蓝雨总有办法把这情报搞到手,庞大的人脉和高超的伪装必不可少,所以魏琛作为蓝雨老大对此大概已经习以为常了吧。

而方锐,可能以后也要成为伪装的一员……了?

“您找我就是让我以后搞这个东西?”方锐凑近魏琛说道。

“嗯……你要是想进情报小组也行,不过你那黄金右手不进伪装小组简直浪费!”魏琛没大声嚷嚷,这方锐可是他偶然间发现的璞玉,他可不想被别的人尤其是虚空知道有这么个人才。刚见方锐是他在给客人刺青的时候,手工的,并非电脑控制的激光文身,图案是头虎,被他画得栩栩如生呼之欲出,魏琛一眼就看出这只右手灵活非常,毋庸置疑,加以时日培养,方锐一定能塑造出顶尖逼真又自然的全息面具。

到时候就可以彻底摆脱虚空的全息技术另起炉灶了,省得每天还要害怕被虚空窃取消息,方锐这小子看起来也机灵,没准也能当个情报贩子,那可真是一箭双雕了。魏琛算盘打得溜,嘴角浮上笑容:“哎,那些事儿以后再说,想不想来还得看你,今天就是先带你好好玩玩,来来,喝酒,这是特调的模拟酒精,香醇还不醉人的。”说着往方锐手里塞酒,方锐硬着头皮灌了几口,觉着和普通的酒比起来也没好喝到哪儿去,但瞄了两眼瓶子上的价签,方锐真是吓得倒吸一口凉气。

果然是带着穹顶里的奢靡气息啊,一瓶酒都这么贵,方锐右手手指不安分地敲打着膝盖,怎么都想不透这机器批量调制的模拟酒精有什么好喝。

但魏琛显得兴致颇高,要了点违禁的药物放进烟里抽,把整个包间弄得烟雾缭绕,熏得方锐脑袋疼,还点了几个据说是纯天然的美女来陪酒,方锐招架不住这桃色攻势,和魏琛说:“那、那个,我去外边舞池……玩会儿。”魏琛没听清,依旧拍着他后背说:“怎么样,不错吧,和穹顶里几乎没什么差别了……不过穹顶里总归是比这更爽!”

“我说我要出去!咳……出去玩一会。”方锐几乎是用吼地说出来的。

“哦哦哦好啊好啊,去吧,想玩什么就玩什么,点人也行,我付账!”魏琛冲他挤眉弄眼,方锐面皮一红,咳嗽两声出了包间。

 

外面的空气不见得好上多少,而且喧嚣更甚,但好在没了那几个粘人的姑娘,抱着人手臂就跟死在上边了似的不撒手,一个劲儿放甜腻的omega信息素。方锐绕过舞池,选了个僻静角落的吧台坐下,要了杯柠檬水,缓了会儿总算清醒一些。

手指下意识跟着舞曲的节拍敲打起桌面,方锐总是用这种法子解闷。看着光影缭乱的舞池中疯狂的人们,方锐觉得自己和他们虽然同处一室却怎么也不像一个世界的人。果然,即使在穹顶外人也是要分阶级的。

那穹顶内又会是怎么一副情境呢?……如果答应了去蓝雨,魏琛会给他搞到穹顶的驻留资格吧?……或许不是驻留,但是进出资格应该能有……可是去了穹顶又能怎么样呢?会比他现在当个手工刺青师更好吧?……但也或许会更糟糕吧?

“咦?”方锐正胡思乱想着,一个疑惑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方锐抬头看去,挤了挤眼才对上焦——是个二十出头的男性Alpha。

Alpha?方锐愣了愣,这地方竟然连穹顶里的人都会来吗?后知后觉又反应过来,哦对哦魏琛不也来了吗。

这人有着alpha普遍的高颜值,但身形稍显瘦弱,带着个黑框眼镜,显得斯斯文文的,方锐看不出他的身份,不过光是看他手腕上那块嵌进去的智能芯片就知道不是一般人。alpha和他对上视线,眨了眨眼,旁边的侍应生急忙过来:“啊!那个……”

“不,没关系,你忙你的,还是一杯金汤力。”alpha温柔地笑笑,“小哥你在等人?”

“啊?”突如其来的问话让方锐莫名其妙,“不啊,没等人啊……”

Alpha意味深长地“喔”了一声,挨着方锐坐下,笑容里有股方锐看不透的狡黠。方锐往旁边挪了挪椅子,明明有很多空位,这个眼镜为什么非要贴着他坐下?

可能也是为了清净吧,方锐别过脸抿了口柠檬水,心想,现在的大佬们真是有闲心,花着钱来穹外这种地方,不找刺激非要寻清净。

“你怎么不去跳舞,在这儿干坐着?觉得没意思吗?”这位大佬竟然还要和他搭话?方锐有些局促,虽然他平时应付客人如鱼得水,但在这种完全不熟悉的环境里独自面对一个陌生的alpha还是会发怵:“呃……不,我就是稍微休息下。”其实方锐想说的是,你不也在这儿干坐着呢吗问我干嘛?

“这样啊……我也不是很喜欢那一边,人太多太吵了。”alpha手臂支在吧台上撑着头,望着那方舞池,错乱交叉的霓虹灯光落在alpha脸上,显得这个人慵懒而梦幻,像是与尘世隔离,“连脸都认不清。”“是啊,尤其还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真长这样还是机器改造过的……”方锐随口应和了一句,然后才反应过来,卧槽这人是个穹顶里的没准也是机械改造人,他怎么这么嘴欠啊!

“喔,机改人啊——我倒也算是呢。”眼镜笑眯眯的,方锐都想自己打自己嘴巴了:“呃不是……我的意思是……”“不过我和他们那种不太一样,看,是这样的。”“卡啦”一声,一副闪着寒光的钢爪从alpha的右手手背突出来,锋利的爪尖与alpha人畜无害的笑容形成了强烈的反差,把方锐要说的话全都吓回了肚子。

眼镜看方锐目瞪口呆的表情一扭手腕把爪收了,左手伸过来揉揉他的头发:“抱歉吓到你了,不过别害怕,只有打架的时候才会用到的。”方锐咳嗽了两声,低下头喝水缓解尴尬,头上的手放了下来:“你身上好香,你是omega吗?”

“呃?!不我是beta。”方锐吓了一跳,自己身上有o味儿?是刚才那几个姑娘的锅吗?

“这样啊,我就是看你长得可爱才问的——给这位小哥来杯螺丝锥子,手工的。”眼镜继续笑眯眯的,目光从方锐脸上移到身上,来来去去把方锐看了个遍,“嗯,不会觉得我唐突吧?”

“啊不会不会,谢谢。”从你挨着我坐下开始,全程都很他妈唐突好吗?方锐腹诽,接过酒灌了一大口。

……然后差点被呛死。

卧槽这个酒怎么这么烈啊,简直剌嗓子!方锐被辣得五官扭曲,眼镜见了噗地笑出来:“哎呀,这个酒口感比较锐利。你还小吧,没怎么喝过酒?”眼镜伸手给他擦嘴角,指腹贴上嘴角,微凉的触感让方锐有点不适应,方锐一偏头躲开了,抹了抹嘴,又摸了摸alpha的手:“你手好凉啊……”

Alpha一怔,眯起含笑的眼。方锐松了手,偏过脸:“我、我都十八了。”

“才十八啊,还是个孩子呢?”眼镜目不转睛地盯着方锐,方锐几乎能感受到透过镜片传来的视线的热度,心里的判断更坚定几分:

这个alpha!他想泡我啊!

“你是第一次来吧,以前没见过你啊。”“嗯……”“你自己来的?”“啊不,有人带我来的。”“哦?男朋友带的?”“咳,不是,是个……我店里的顾客。我没男朋友。”

“哦——”眼镜脸上笑意更深。方锐咳嗽一声低下头继续喝酒,今天碰上这个眼镜儿方锐忍不住地就开始撩他了。

这算什么,互撩啊?也太流氓了吧!方锐自我谴责起来,谴责了一会儿想起来,不对啊他先撩的我,怎么的也是他先流氓的!

真他妈的,我是不是喝多了?也可能是嗑二手药嗑多了……方锐脑袋有点昏昏沉沉,刚才喝的那酒是不醉人,但现在的这个什么螺丝锥子劲儿可真是够大的。方锐瞟了眼眼镜,唉,alpha长得果然好看啊,尤其这个alpha,眼睛跟自带酒精似的,让人发酣,还有他的信息素味道也香,似有似无地勾引人……等等,勾引……方锐眨眨眼,眼睛又有点对不上焦,算了,勾引就勾引呗,跟个这么好看的alpha打一炮应该也挺刺激的。

“你这么可爱都没男朋友吗?”眼镜身子凑近方锐,在方锐后颈嗅了嗅,手指覆上颈子上那块白皙的皮肤摩挲着,眸子里像是有一片波动着涟漪的湖,“连标记都没有,我给你咬一个吧?”

“哎呦,标记什么的有倒是有,不过是自己标的。”方锐眨眨眼,嘿嘿笑了两声,无意识地舔舔嘴唇,伸长左手给人看自己手上的刺青。

“你说的是这个标记?”眼镜握着他的手,指着手背上露出的一点刺青问道,“这是真的刺青?”“嗯。”

“这个好细致啊。”眼镜似乎对此颇感兴趣,把方锐的袖子卷起来露出整个的图案——是一条青黑的蝎子,“真好看。”

这人,夸完脸夸文身,方锐被夸得勾着嘴角笑,但眼镜的下一句方锐可就不爱听了:“这是用的什么型号的机器文的?”

“啊?这是我手工的刺青,不是那种机器的。”方锐不乐意了。

眼镜愣了愣:“手工?这是手工文的?”“对啊,我是手工刺青师啊。”眼镜惊讶的神情方锐见得多了,几乎每次方锐说出这个职业时都会得到不敢置信的嘘声,也是啊,这年头全息膜想换什么样换什么样,或者真想文在身上电脑激光便利无痛,谁还非去手工刺青店受那个罪啊。

因而方锐的店也是愈加萧条,除了熟客基本上没什么顾客了。

可是方锐还是觉得有些事是必须要亲手去做的,就像刺青如果没了那份一笔一画刺上去的痛楚,似乎也就失去了长存的意义。

“也就是说这是你自己文上去的?”眼镜舔了舔唇,不知怎么的语气中透露着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奋,他揽住方锐的腰,声音沉下去,“疼吗?”

alpha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浓,方锐被alpha影响得身子发软,靠在alpha怀里头脑越发的不清醒。“当然疼,可是文多了就习惯了呗。”

“你身上还有吗?”alpha抱着方锐贴在在他耳边说话,气息直往耳朵里钻,手从方锐腰间往上摸,痒痒的发酥。这“穹顶”里本来就燥热,隔着这么一层单薄衣料被摸来摸去方锐觉着体温越来越高,心下翻腾起一阵子不耐烦,皱着眉一把推开alpha。

下一秒,方锐就跨坐到alpha腿上捧着那张错愕的脸,猛地把自己烫人的唇堵了上去。

Alpha估计是被吓着了,身子僵硬着,方锐也不管那个,闭着眼抱着人脖子跟小狗似的乱啃,舌头伸进去缠上另外一条舌交换唾液,舔得“啧啧”的水声无比响亮,舔得alpha的信息素爆炸一般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挟住方锐。方锐喘【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息起来,alpha夺回了主动权,搂紧了方锐的腰,勾着他的舌头吮【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吸,攻城略地般夺取着方锐口腔中的氧气,没一会儿方锐的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喘就变成了呜【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咽般的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吟,手指紧紧扣着alpha的衣服。

在方锐几近窒息之时,alpha终于收手结束了这个火热而漫长的吻,两人的唇瓣分离开,勾带出一缕银丝。“哈……你们这些人……干点什么都要弯来绕去的……”方锐软得像摊泥,身体全靠在alpha身上,睁着双弥漫着水汽的大眼睛盯着眼镜,显得迷茫而无辜。

眼镜喘着气看着紧【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贴在自己身上,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立的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身还顶着自己小腹的beta,挑挑眉毛歪着嘴角笑了:“喔?是啊,直白点算了。”

“那什么,我叫林敬言,跟我来一发怎么样?”

——当时的方锐并未意识到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

林敬言低头吻上方锐手腕上的刺青,微凉的唇印在滚烫的皮肤上,映在方锐眼里,朦朦胧胧模模糊糊亮得让人流泪的,霓虹的灯。

——流氓碰上流氓。

满是光。












*对,是的,接下来的内容是肉,什么?找不到外链?那就对了!因为我!

还没写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肉什么的咱们下次再见啊哈哈缘更!

评论(16)
热度(63)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