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3p爱好者
希望你们投喂我

大风起兮【写给耽美初恋大风刮过,表白+安利】

大风刮过,耽美作家,原《公主志》编辑丝瓜,代表作品《又一春》《桃花债》《龙缘》《张公案》《皇叔》《如意蛋》《江山多少年》《皇家二掌柜》





我初遇大风,是在08年的夏,当时我是个四年级的小学生,也不知道为什么鬼迷心窍买了本《公主志》,现在想来,真是早熟得过分。

当时那本杂志上,有篇文章我记到了现在,叫《月光传说》。其实我是想说我初遇大风,是遇到了那本《公主志》的小编丝瓜,结果刚才去翻了翻才发现,这篇我印象深刻的文章,竟正是大风刮过的作品。

哦,我以为我喜欢上大风是因为后来看过在《公主志》上看过的她的一些作品,结果原来从第一本《公主志》我就喜欢上她的作品了。

当时我不知道编辑丝瓜就是大风刮过,不知道什么是耽美,不知道大风刮过是个在晋江上有超高人气的耽美作家,也不知道后来的我会那么喜欢她。

知道她俩是一个人大约是在《龙缘》开始连载时吧,当时模模糊糊知道了一点耽美的概念,看了大风说她写了很多耽美,便去度娘打开新世界的大门,虽只有半只脚踏入了腐门,但看大风在公主志上稍微打着擦边球的文总算是从“天真地以为这就是少年的友谊”进化到了“啧啧啧这就是少年间的友~~~谊~~~啊”【什么鬼【不过大风在《公主志》上的文确实以剧情向为主,没明目张胆地耽美就是了。

一直到小升初,我才终于跑去晋江看大风的文,这样说来她还算是我耽美入门的第一个作家了。当时我上网的时间有限制,有没智能手机又不能当着父母面看,偷偷摸摸地从小升初的暑假看到初一的暑假,总算是把大风的文都啃完了。此时的我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我了,我身心得到了升华,思想实现了进化,从此曾经沧海难为水,腐眼看人都是基……………………不不不没后半句。我又把原来的《公主志》翻出来看大风的文章,怎么看怎么好看,文风轻快,内容爆笑,而且最主要的是,情节!大风的故事永远引人入胜,节奏恰当,让人越看越想看,不看就百爪挠心,不看就睡不着觉吃不下饭!而且越到结尾处越显波澜,之前看似平淡的小情节里埋藏着关键的线索,在高潮处抖落出来你才恍然大悟。而且高潮后并不戛然而止,而是收归于平淡,又在平淡里再给你个转折。

就像《龙缘》结尾昭沅当了龙君,乐越去入他的轮回,本以为就此长别再无缘分,结果末了几句道出两人天庭重逢,青山绿水总相见;就像《又一春》结尾马小东看着他爱的三个人一一死去,我以为符卿书是最后死的,结果是这个小将军先去了北疆一往无回,我以为马小东是个花心大萝卜,结果最后他和符卿书奈何桥上相遇,才知道这是个伪np虐的我肝儿颤。

每次看完大风的一部书,我都怅然若失,缓上好几天才能缓过来。其他令我有这种感觉的书都是hp、盗墓、全职这类篇幅巨长的故事,而大风有的故事虽然篇幅并不长,但其宏大开阔和强烈的纵深感亦令人赞叹。她的书并不只局限于言情,更多的是着重于叙事,以闳阔完整的背景来支撑故事,以精妙丰满的故事来描摹人物,以鲜明灵动的人物来体现情感,如此她的文才不显空洞,不显狭隘,相比尽谈风花雪月之事的纯言情小说,更多了故事所传递出的态度和理念,因而更添厚重。

然而大风的文若用厚重形容似又不大恰当,因为大风故事中主人公们的人生态度,都是淡然悠闲的,都带着种笑看风月,快意人间,任凭浮生弹指过、未曾嗟悔叹蹉跎的率性洒脱。我想他们身上应该都带着大风的影子,大风也该是个这样的姑娘,随性恬淡,面对什么风波都能泰然自若、宠辱不惊。从她的文风中便可见一斑,她的文风自成一派,虽然轻松却不白烂,天然的风趣幽默不显造作,段子包袱从不生搬硬套,至今我仍记着当时看她的《再也不要做怨妇》,里面有句“你是属虾的吧,脑子里都是屎吗”,我莫名笑到不能自理。当然除去搞笑,也可以看出大风有深厚的文学素养,佳词妙句信手拈来,又不是卖弄文采堆砌辞藻,前两天《桃花债》实体书到手,重温一遍发现,明明许多字眼非常简单,可读起来却觉得格外动人,像有一句“本是春风得意客,缘何月下叹清秋”,莫名击中红心,让我咀嚼了许久。

要说大风文里的经典句子有不少,比如“从古到今,多少江湖义气,英雄豪情,都是一壶好酒,一场大醉,一夜好梦”(《皇叔》)、“那时候,日子也正长。过了今天,还有明天;过了今年,还有明年。过了春还有夏,过了秋还有冬,过了冬又能望见明年春到,依旧桃花满梢油菜黄。最欢喜不过,最完满不过”(《又一春》)、“我将红尘里的江山看了一场,不过是起落浮沉数年的时光;朱红的新纱覆了落尘的旧梦,年少的女子海上年少的郎。我将红尘里的江山看了一场,人物与是非都在年月里淌;层层后浪拥着前浪,今朝的美酒醉倒今朝的倜傥。一时明月,一时花黄。我在红尘的江山中回头望,阑珊的灯火处阑珊的一方,多少年后的风景,多少年前的模样”(《江山多少年》)。无不见其眼界之大胸怀之广,恰如空谷中忽倏而过的风,空灵慧秀,清雅淡泊,又染着江湖的浓烈,凛烈不羁,逍遥自在。

大风的文风太过鲜明,以至于我看她的文好长一段时间说话都想带上些半文半白的腔调,却又学不像她。私以为大风的文风真不是别人学得来的,不知唐七是如何敢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模仿大风的文风致敬的。我在初三的时候禁了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滚】,因而就没再追大风在晋江的连载,而《公主志》又停刊了,我便遗忘了大风许久,甚至中考完上了高中也没接着去追《张公案》,直到15年,突然唐七抄袭的旧账被翻出来,一石激起千层浪,我本来对于唐七无感,只稍微听说过,去微博围观了一下才猛然发现,被她抄袭的人竟是大风。

大风刮过,我突然从回忆中揪出了这个名字,继而对于唐七抄袭一事感到莫大的愤慨,口诛笔伐挡不住抄袭者继续猖狂的步伐,依旧出书改编成电视剧改编成电影,依旧有许多粉丝支持喜欢,甚至那逻辑不通的三千五百字的声明底下反对她的评论,也渐渐被她删得一干二净。我作为一个粉丝都出离愤怒,我不知道大风该有多难过多委屈,可她的态度却让人钦佩,先后的声明平和冲淡、温声细语,甚至让我想说:竟然连声明文采都这么好吗吗?!!!

在面对此事的态度上大风和唐七可以说是高下立判,许多人知道真相后跑去看大风的文章,被大风的文圈粉,大风也继续创作着,用她清新的文字讲述那些荡气回肠的故事,所有的流言和诽谤都一笑置之,真像是流浪江湖的盖世大侠,胸怀广博,不争口业。

我想很多人大概都和我一样,不只喜欢大风的文章,更喜欢她这个人,因而希望她能更好,受到更多人的喜欢。在大风最近出版了简体《桃花债》后,粉丝们都去买、去repo,把《桃花债》顶到亚洲好书榜第一,真的让人既心酸又感动,她的故事那么好可是仅因为是耽美所以出版就困难重重,看《桃花债》的书里所有接吻和肉部分【我的妈呀那也能叫肉吗?!就几句带过的双修顶多算口肉汤吧】都被删掉了……不过能够出版就好了,我终于能给大风做点贡献了!说来真的惭愧,大风在晋江的所有文章都没加过v,当年我一路看下来除了给打打分留留言之外啥都没干,小时候大风的实体书也不敢买,就连现在买本《桃花债》还要遮遮掩掩和家长说这是本言情小说,看到微博上别的粉丝晒书才发现自己简直就是白嫖。我真的希望以后能够自己攒钱把大风书买全,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买她的书,这样才会有更多的出版商出版她的书,会有愿意把她的书改编成电视剧和电影的投资商,会有更多的人认识她,会有唐七其他的粉丝知道,哦,原来我当时喜欢过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其实喜欢的是《桃花债》啊。

我知道大风是不喜欢和唐七扯到一起的,可是我总觉得有必要把这些告诉那些不知道这件事的人。大风不在乎名利,总是谦和总是微笑,总是觉得有人喜欢她的文字就好,所以我必须道歉,这篇文里总是克制不住地以怨愤的语气提到唐七,如果你觉得我在黑她——哦那我到确实是在黑她,但请千万别对大风留下坏印象,这仅是我作为粉丝的一些不平和牢骚罢了。

不过当我看到《桃花债》腰封上的“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真的忍不住笑出声,再想到大风曾在《张公案》里写过的暗讽文段,是了,大风大风,刮起来猛烈浩荡,可不会受其他牵绊的。

只愿今后有更多人能喜欢你,只愿以后你能一直坚持你自己,只愿你的生活里能一直遇见美好的事,大风刮过,我真的非常喜欢你!【比哈特】

 

说是写给大风,不如说是写给我自己,何其有幸,遇人如斯,犹如清风,令人周身清爽。

仔细想来,自我遇到这场令人周身清爽的大风起,恍恍惚惚白驹过隙,已有八年。

 

 

评论(7)
热度(31)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