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
婉拒过激
希望有人投喂

未知数x[上]【包罗】【ABO】

大家好我是个懒惰的家伙,没有写完全篇就发上来了……

阅读前请先看私设ABO世界观

这个系列之前有  
方林方《陷入发情期的Beta》    

昊翔《过猫与狗的生活》    

 


罗辑总是觉得,人生就像是一场数学竞赛,无数的难题、无数的谜团,只要找对了方法,就一定能够解开。

至少在碰见包荣兴前,罗辑十三年来一直以这样简单的人生理念解决生活中的一切问题。

但是碰见包荣兴之后,虽然这一万能定理能在罗辑生命中发挥着光和热,但在包荣兴身上却像是光速下经典力学不再适用一样失了效,任凭罗辑建立任何方程组也解不出这个未知的x。

罗辑觉得自己人生中最大的谜团,就是包荣兴。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小弟了知道了吗,我罩着你。”

当比他高半个头的包荣兴三拳两脚解决了欺负罗辑的男生,蹲下来冲着被趴在地上狼狈不堪的罗辑伸出手,挂着像某种大型犬类的灿烂笑容并且用一种几近白痴的语调说出这样的话时,

罗辑以为这个傻大个脑子坏掉了。

虽然有点感激这个人收拾了这几个总想胁迫他帮忙作弊的男生,但是说实在的根本用不着他出手啊!大哥!我已经算好了待会儿校长巡视会从这儿经过所以特地引他们到这儿打算一了百了的好吗!要不是为了让校长看到抓现行,我干嘛还被他们欺负也不还手啊早开溜了好吗!!!能不能动动你的奶子想一想你这样做的后果啊!!!

“……老大!”罗辑气短之时“傻大个”又出声了,“你以后要叫我老大哦!”

“老大个头啊!校长马上要来了!快走!”罗辑本想自己直接跑路,结果傻大个儿还非拉着他衣服不放手:“诶诶你跑什么!你不想认我这个老大?别呀,不然他们以后还会欺负你的!”“大哥!再不跑校长真来了!这谁欺负谁可说不清了啊!”“诶!原来你喜欢叫大哥?也可以啦——不过你也别太崇拜我,以身相许就算了,虽然我已经分化成alpha了但你是不是omega还不一定呢!”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谁说过要以身相许了?!!!

拽着包荣兴跑到安全地带,罗辑才松了一口气,刚想表达一下以后千万不要再多管闲事的“感谢”,包荣兴又兴奋异常地大吼:“哇没想到你腿这么短竟然跑这么快!”

“你是什么星座的啊!”

思维正常逻辑严密的罗辑表示,碰上这样的脱线怪物,真的很想吐血。

 

然而让罗辑更想吐血的是,这么几年自己仿佛已经被这种脱线思维同化了。

“咦……”正在吃早点的包子含混出声。

——咦?!打喷嚏!你看一定是没照我说的去做,说了你今天应该戴幸运手链的啦!

罗辑摸摸鼻子,从包荣兴的第一个音节发出,他就已经在脑内预演了一遍包荣兴将自己打的喷嚏视为厄运征兆大惊小怪的场景,几乎要断定包子下一秒会掏出星座书之时,包子却凑近他用手贴了贴他的额头。

“你是不是感冒了?怎么连着打喷嚏?”关切的神情一本正经,罗辑一时间有些惊疑:啥?啥啥啥?你为什么不按套路出牌?!

“唔,没感冒,鼻子有点痒。”罗辑扒拉开包子的手,“呃……你为什么不给我戴幸运手链什么的?”

“啊?你要戴吗?给你?”包子一脸天然,“我还是给你接点热水喝吧,别真着凉。”

罗辑跟见了鬼一样看着包子去水房的背影。

后来转念一想,不对啊,这难道不才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反应吗?!

我已经开始用异于常人的思维思考了吗?!罗辑对于“包荣兴综合征”病情加重的自己,感到深深的绝望。

这种名为“包荣兴”的病毒自从那次令人感动的“见义勇为”后就黏上了罗辑,并且以微妙的方法一直留在罗辑身边罗辑初一时,包荣兴初三;罗辑初三时,包荣兴高一;罗辑高一时……他们俩就……同级了……

“喂你再留级就要被我甩在后边了!能不能努点力啊!”“诶诶别急别急!我这是故意在等你嘛!为了一直保护你才……”“不要拿我当借口啊混蛋!”

虽然包荣兴比罗辑大两岁,但罗辑总是怀疑自己才是年长的那个,从各个方面来说。

两人相识的四年来每件事都历历在目……啊好吧,毕竟像是“在罗辑生日时在学校门口举着一个一米六的海绵宝宝玩偶等他”“在校长宣布奥数竞赛第一名念出逻辑的名字时大喊‘罗辑我爱你’”和“运动会跑完三千五得了第一后当着全校的面和罗辑表白”这样的事……真是想忘也忘不了啊……

罗辑还记得当时在终点线拿着水壶和毛巾,刚扶住包荣兴就被拥进一个汗湿的怀抱并且就那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强吻了的自己,吓得快要心脏骤停,想直接膝袭包子裆逃跑结果绊倒自己两人双双扑街,从此在荣耀学院里留下一段“学霸O被体霸A告白,学霸O情难自已当场地咚”的佳话……罗辑认为这绝对可以列入自己的黑历史top10了……

虽然当着人是尴尬不已,但后来两人独处时还是坦诚相见,说着说着就啃起来,啃着啃着就滚到床上不可描述了。事后罗辑才开始怀疑人生,自己就这么答应了一个alpha的告白并且和他不可描述了真的好吗,况且还是个只认识了三年的逻辑缺失的alpha,这样冲动的决定似乎一点也不适合严谨的自己。

“那个……包子,你为什么喜欢我啊?”

“啊?这还用问吗!”

“当然是因为咱们俩的星座特别配啊!”

“……”

罗辑愤然离去。

 

“啊,原来传说中的运动会告白是你们俩啊……真是难以置信呢……”“是诶!就是那天他答应我了……”罗辑一进兴欣学习小组便听到包子在绘声绘色地给安文逸讲那天的事,无奈地叹了口气。和包子在一起后,罗辑的生活中总会出现这样那样让他怀疑那个决定的事。

“包子……我不是说我上了高中就不要再提这个了吗……”半年前的罗辑由于还是初中部的学生,没有被高中部熟知而幸存,现在包子竟然还要宣传?!罗辑扶额,扔给正傻笑着的包子一个白眼。

“诶,罗辑你来啦,那个谁,刚才那个唐昊找你来着。”旁边安安静静写作业的乔一帆抬头,刚才聊得热火朝天的俩人才想起这茬。“哦对!”包子站起来,“那个家伙刚才风风火火跑来门都没敲就闯进来,满脸杀气跟寻仇的一样问你在不在。”

“但是啊有我在这里镇着他不敢造次啦……”“不你们别扯开话题……包荣兴你躲开!”罗辑扒拉开堵在自己面前像堵墙一样的包子往活动室里走,“你们说的唐昊……是谁啊?”

“呃,三班的一个alpha,挺高挺壮挺厉害的,呃,哦对,包子他们班的孙翔他对象。”安文逸的描述基本没用,因为罗辑根本连孙翔是谁都不知道:“好吧……他找我干什么?”

“不知道啊,所以一定是什么可疑人物盯上你图谋不轨唔……”包子脑洞突破天际,罗辑一把捂住他的嘴:“小安,他没说找我干啥?”

“没,我们说不在他就走了。”“话说罗辑竟然和这样看起来很不良的人有关吗?”乔一帆咂咂嘴,连不爱理人的莫凡都搭了句话:“奇怪。”

“啊?看上去是个不良吗?——不过我根本不认识他啊。”

“这有什么奇怪的,你看罗辑不还和包子这样奇怪的人很熟呢吗。”“也是呢,能和包子做朋友的我们有什么资格说别人呢!”“没错,人类在交朋友时总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状况!……”“…………喂!你们干嘛开始一唱一和地自说自话了啊!我真的不认识那个唐昊啊!”

会认识你们这些人确实很奇怪啊!罗辑推推眼镜,看着贴上来距离不到一寸的包荣兴的大脸又开始怀疑人生。

我到底是从哪一步开始走错了以至于过上了身边都是深井冰的生活呢……

按照规划我现在也不应该呆在这个奇怪的“兴欣学习小组”和他们扯淡而应该参加个什么数学社吧?!连数学社都没有的学校还算什么摧残少年梦想的牢笼啊岂可修!

罗辑欲哭无泪之时,面前的大脸挂上了难得严肃却显得更加好笑的表情:“认真的,那小子找你干嘛?”

“都说了不知道嘛,真不知道。”好闻的alpha信息素环绕在鼻端,让omega有点心痒,罗辑一直描述不好包子的信息素味道,有点像晒干的稻草味道,还有点像做实验时用过的红砖粉的味道,总之不是三言两语能形容的奇怪味道,就像包子这个人也没办法简单描述一样。

虽然人有点傻,有点烦,但信息素闻着还是挺让人上瘾的嘛,温和而熨帖……

“诶果然是找碴的,以后得跟紧你才行……啊啊算了还是直接找他正面肛吧……”“喂喂!你别啊,别又惹事!”我错了!温和熨帖这种词和你一点都不沾边啊!!!你就是个定时不对不定时炸弹啊!

“唔,你别乱动。”包子突然又凑到罗辑颈间,贼兮兮地笑了,“你今天挺好闻的,发情了?”“滚!大白天别耍流氓!”“你别嚷嚷,还有人呢。”“……你真知道还有人在……”

“晚上来我家不?”说实话,包荣兴要是不笑、不耍宝、正经说话的时候还是很撩人的,毕竟长了张即便是走谐星路线也不得不承认很帅的脸。现在贴这么近用气声约他还真……

……令人愤慨啊!我什么时候变成了颜控啊,还有没有救了啊!

“……对啊连叶不羞老师都有人喜欢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嗯?我好像听到有人在说我坏话,你们社团活动也太吵了吧咱们是个认认真真安安静静咸鱼的社团啊能不能老实葛优躺一会儿啊!”“啊,老大你终于来了!迟到了半小时啊!”

原本就热闹的活动室此时更加喧嚣,罗辑用手背贴贴自己发烫的脸,低下头。

半晌包子手里被塞了个纸条:“今天用苹果味的。”

 

“这个味道好像不是很明显啊,没什么味道。”罗辑搂着包荣兴脖子一边喘【我也不太清楚隔几个字符才能不屏蔽】息一边吐槽着苹果味的润【我也不太清楚隔几个字符才能不屏蔽】滑【我也不太清楚隔几个字符才能不屏蔽】液。

“都被你信息素盖过去了,你闻,一股奶味儿。”包子咬啮着罗辑的腺体,满是汗的鼻尖蹭着罗辑的脖子,又酥又痒引得人发颤。

“呃啊~”被强制发【我也不太清楚隔几个字符才能不屏蔽】情了的软绵绵的身体自己做出反应,罗辑对于自己的呻【我也不太清楚隔几个字符才能不屏蔽】吟向来感到羞愧,恼怒地捶了一下包子,“还不是你非要强制发【我也不太清楚隔几个字符才能不屏蔽】情,你的易感期到底有没有准头啊。”

一般来说都是omega发【我也不太清楚隔几个字符才能不屏蔽】情引【我也不太清楚隔几个字符才能不屏蔽】诱alpha,可到了包荣兴罗辑这儿就不合适了,基本上都是包荣兴到了易感期,罗辑还没到发【我也不太清楚隔几个字符才能不屏蔽】情期,于是alpha就通过信息素强制omega提前发【我也不太清楚隔几个字符才能不屏蔽】情然后滚床单了或者是滚床单的过程中omega发情了于是就滚的时间长一点……啊,两个人的发【我也不太清楚隔几个字符才能不屏蔽】情期易感期也都没什么准头所以说他俩滚床单还真是无比随性呢…… 

“唔嗯,快点……按照我的计算啊,攻以一分钟42下的频率抽【我也不太清楚隔几个字符才能不屏蔽】插的时候受是最爽的,如果低于一分钟35下就太慢了,超过一分钟50下的话会射出来的……”

“啊啊我不是让你一下子就变快!唔……唔啊——”

其实吧,罗辑和包荣兴在某种意义上来讲真是挺合适的,毕竟罗辑表面很闷内心很骚,简直就是教科书级别的闷骚啊。

“你……是数过么?到底是通过什么方式得出这样的数据的啊?”“唔……知乎上有个人提问,我顺便就计算了一下,那个数学模型绝对无误……”“不重点并不是模型的问题啊!”

包子无情吐槽,并且用实际行动告诉罗辑他完全不相信这个计算结果,打桩机一样又快又深,罗辑被搞得晕晕乎乎的只能咬牙腹诽。

这个包荣兴,易感期那么不稳定也就算了,啪啪啪也不按套路来,完全随心所欲摸不清规律啊!一点都不舒……呃,好吧虽然挺舒服的但这样的做【我也不太清楚隔几个字符才能不屏蔽】爱方式不科学啊!获得不了生命的大和谐的啊!

但是腹诽也没有用,罗辑一直拿包荣兴没辙,即便包荣兴的所有行为都不按着罗辑的设想来罗辑也还是很喜欢这个家伙。

到底是为什么呢?罗辑充满理性的头脑并不能思考出来,姑且把“也许我就是喜欢这种怪咖”当做答案,但是回忆了一下他们的交往日常……

罗辑刚刚答应了包子的告白后的那个情人节,包子说会送他一些新奇的礼物罗辑诚惶诚恐地表示你还是送我点普通的实用的东西吧。

于是包荣兴送了罗辑一捆香椿……………………

?!!!

后来的两个星期罗辑吃香椿炒蛋差点吃到吐……

还有交往后的罗辑生日,包荣兴颇具心思地去广播站给罗辑放歌庆生,听起来真是令人感动的桥段但是在一大段煽情的话讲完要放歌时,广播里竟然清晰地传来了一声“哈喽,酷狗”………………………

?!!!

更可怕的是,包子放的歌是《你是我的眼》这样一首鬼知道为什么要在生日放的歌,而且还没说是要给谁庆生,以至于当时流传起了包荣兴暗恋化学老师王杰希的谣言。时至今日,广播站的广播员黄少天看见包荣兴眼神还是带着一丝怪异……

………………够了这简直不是恋爱日常而应该叫做恋爱异常啊!怪咖也是要有限度的吧!!!这种程度真的有点接受无能了啊!!!

“……你知道我最喜欢那种包子吗?”怪咖啊不包子的声音将罗辑拉回现实,罗辑正被干得上气不接下气,忽然被提问只有愣愣的一声:“呃,什么?”

“最喜欢的是——”包荣兴撑起身子,按着罗辑拔出了自己的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灌!汤!包!”

然后射了罗辑一脸。

……………………wtf?!!!!!!!

 

果然还是分手吧,这家伙太不靠谱了!

前一夜被这样那样搞了一夜的罗辑顶着满身草莓和两个硕大的黑眼圈来到学校,身心俱疲。

仔细想来,包荣兴和我可能还是有点不合适吧?罗辑觉得自己怎么着也是个正常人,和包子的脑回路还是搭不太上,虽然被包子的帅脸和追求攻势暂时冲昏了头脑,但是终归还是会有头脑清醒的时候吧……你看遇到他之后总会碰到些奇奇怪怪的事,我的心脏可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啊……

就像两条相交线靠近后又会渐行渐远,就像条件不足的题目怎么解下去都只会让人更加烦躁。罗辑瞥了一眼跟着在他身后正在玩手机的包荣兴,感觉仿佛在看一个未知的x,仿佛再看一个远隔数亿光年的星球。

还真是无法掌控呢……“哎?”

低头想事的罗辑没留神面前,“咚”的一下撞到了人,罗辑一愣,抬头一看是个绑着红色发带的高个儿alpha。

Alpha面色不善,看上去是早就杵在那儿了,罗辑的道歉还没出口,肩膀就被alpha钳住:“你,是罗辑?”

“啊?是,怎么了?”罗辑不明所以的表情似是激怒了alpha,alpha又伸出另一只手钳住罗辑双肩,表情狰狞咬牙切齿地说:“所以,你他妈的……”

“……就是那个傻逼昧光?!!!”

…………诶?!






*哇,昊昊为什么总出现在这个系列呢……迷之跑龙套……

*这一篇还没写完就开始考虑下篇是写韩张还是双花……

评论(12)
热度(85)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