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
婉拒过激
希望有人投喂

再相逢【伞修伞】

其实……这个是……那篇高考作文题目的文……虽然好像怎么看都和【我的青春阅读】没关系但是……真的……咳咳算了

未完,只是快开学了把存稿都发了,日后再补齐吧,可能是这假期最后一个更新了?!

我再去舔舔见面会,没时间撸樱野润粮so sad

是无差






你知道吗,人死后会去往另一个世界。

直到苏沐秋真的死了,他才相信了这件事。

只是,苏沐秋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去了另一个世界。

还是以这种方式。

“沐秋,妈上班去了啊!午饭我给你做了咖喱冻在冰箱了中午自己热热吃啊,凑活一下晚上咱还有饭局呢啊!”苏沐秋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个女人在和他说话,翻了个身,费劲地抬起沉重的眼皮。熹微的晨光透过窗帘落在他眸子里,苏沐秋微微撑起身子。

什么妈?

咖喱?

“哎呦你要起来了?再睡会儿吧,你看你昨天和朋友聚会那么晚才回来,刚高考完多休息会儿吧。”正在穿防晒衣的女人进了苏沐秋的房间,慈爱地揉了揉苏沐秋的头,“待会起来记得洗个澡,水我给你烧了。”

???

聚会???

高考??????

苏沐秋猛地翻身坐起,没等懵逼呢脑子里的疼痛先是“嘭”地一下炸开了,像是老式电视机满屏的黑白噪点,又痛又麻。苏沐秋低呜一声按住了头,这是什么情况?大脑缓慢运转,记忆渐渐重连,疼痛消散后理智上线,苏沐秋终于回忆起了断片前的一切。

雨天,超市,手机,车鸣……嗯,我似乎是出了车祸啊……出来买个东西就能出车祸,我这人品真是没谁了。出车祸之后呢?这是被送到医院了?不对不对看这应该是谁的家,我为什么会在别人家?刚才那个女人又是怎么回事?叶修呢?沐橙呢?

苏沐秋跑到窗边,忽然发现窗外的街景莫名熟悉……这、这这这正是从他们三个的出租屋看出去时正好能看到的街景啊!

怎么回事,明明出于同一位置……却变成了不同的房子吗?沐橙叶修也不见了……这个这个,不太对劲儿啊!苏沐秋莫名背后起了一身冷汗,身体已经本能地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事件的发生然而意识还是后知后觉。

哦对了,手机,车祸前叶修好像给我发短息来着。苏沐秋摸摸身上,从兜里翻出手机,结果翻出来后又傻了一次,我……我什么时候有iphone了?解锁一看,屏幕还是原来的屏幕,但是时间……2015年6月9日7:00????不、不对啊,不是已经7月了吗?!再翻通讯录,熟悉的名字一个也没有,再翻翻其他软件,内容依旧陌生,没有一点自己的痕迹,根本像是别人的手机。

苏沐秋颤着手指拨了沐橙的电话,显示空号后又不甘心地给叶修打了一个,漫长的嘟声一度让苏沐秋燃起“刚才也许只是打错了”的希望,但最后接通的一句“您好这里是xx披萨店,您需要外卖服务吗”彻底击碎苏沐秋的幻想。苏沐秋挂断电话,颓然滑坐在地上。

这……根本不是原来的那个世界,我、我不会是穿越了吧?!

现在各种题材的穿越都很火,苏沐秋很容易就想明白了,大概是自己在车祸时穿越到了平行世界吧,看看自己身上也没什么伤,估计还是传说中的魂穿吧。可是即便明白了是穿越也没用,怎么回去才是关键,苏沐秋也没半点穿越的兴奋,他出了车祸沐橙和叶修肯定急坏了,说不定现在他意识在这边,那边的自己就是个植物人,得赶紧回去才行。

冷静,一定得冷静,冷静下来才能找到回去的方法。

苏沐秋晃了晃头,起身走出房间在这家里转了一圈,墙上一家三口的合影很明显地昭示出这是寻常而又幸福的家庭,中间的那个男生虽然感觉气质不大相同,但长相却和自己一模一样;茶几上的地方报表明苏沐秋现在的位置仍处于H市,只不过这个H市和原来那个略有不同;这个世界的苏沐秋似乎是个刚高考完的学生,辅导书一大堆,大概也很爱看书,有个庞大的书柜:除此之外苏沐秋也找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只得又翻手机开了百度。

但是打开后苏沐秋也不知该搜些什么,现在的这个世界和他原来的那个世界仿佛一模一样,但又好像全都乱套了,搜“穿越了如何传回去”大概不会有用吧。苏沐秋脑子还是一团糟,鬼使神差地就打上了“一叶之秋”几个字。

或许……这个世界也有叶修和沐橙?或许能和他们取得联系?苏沐秋咬住下唇,。

“一叶之秋”搜索后还真有几条结果,只不过不是叶修做的攻略也不是荣耀论坛上关于叶修的讨论,而是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诸如“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全职高手一叶之秋”,“全职高手”四个字莫名眼熟,再往下翻终于看见了“一叶之秋叶修”的字样,苏沐秋心跳加速,但更下面一条相关百科更让他在意:

“苏沐秋,是一叶之秋的却邪、沐雨橙风的吞日和君莫笑的千机伞三件银武的创造者,生前拥有……”

什……什么?

他点进页面,看着一行行的介绍头晕目眩,比起之前的茫然现在他真正感受到了恐惧,整个脑海都空白一片,像是被猛地扔进了北冰洋的水里,寒冷彻骨。

屏幕上赫然显示着:“苏沐秋,蝴蝶蓝小说《全职高手》里的人物,叶修故友……”

“……18岁那年,因车祸意外去世。”

窗外蝉声乍起,聒噪阴恻,像是断续的哀鸣,徒增凉意。

自己的人生被搬到书中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又或者说自己的人生其实只是一本书中的寥寥数语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苏沐秋花了很长的时间来消化他现在的情况,他认为至少有一个世纪,但事实上只有一个小时。

就像他认为自己漫长的十八年人生实际上在百度百科里一句话就能概括全文一样。

原来的那个苏沐秋,和苏沐橙叶修生活在一起的自己,因为车祸死了,灵魂穿越到了现在这个平行世界里同样叫苏沐秋的人身上,而在这个世界里,有一部名叫《全职高手》的小说,写的正是自己死了十年后叶修的故事。

曾经生活过的真实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变成了一个虚构的故事。

不,或许现在这个世界才是真实的,自己正是因为在书中死亡,才来到了这个真实世界,来当这个苏沐秋,父母双全,衣食无忧,刚刚高考完,前程似锦未来光明……

在一个世界的死亡,是在另一个世界的重生吗……

他妈的。苏沐秋蜷起膝盖,按着自己发涨的太阳穴,感觉自己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该怎么办?该怎么回去?

既然在那个世界死了就会来到这个世界的话,再死一次……会回去吗?

回去……还有用吗?那个世界我已经死了啊……万一……

万一在这里死了的话就真的死了怎么办?

苏沐秋把头深深埋进膝间。

该怎么办?难道要在这个没有沐橙,没有叶修,没有荣耀的世界生活下去吗?抛下之前的一切,重新开始?

怎么可能……全部抛弃。

可是不放弃有什么用吗,他根本没有办法改变什么,一切都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了。仿佛一觉醒来发现世界末日来临,沉重而荒诞的命运压下来,他就像和上帝掷骰子掷输了一般挂上了死亡的后缀,逃也逃不开,躲也躲不过。摆在面前的选项似乎只有【再死一次】和【就这样活下去】。

就这样活下去,在失去了亲人、朋友和熟悉的一切之后,就像孤独的冒险者在失去了行囊和队友之后依旧要挑战远方,就像叶修失去他之后也依旧能孤军奋战登上巅峰。

苏沐秋的指甲因用力而嵌进掌心的肉里,在百度词条里,他看见了叶修在失去他之后的未来,他依旧进军职业圈,连夺三冠,退役后还拉扯起一只草根队伍,用当年自己研究出的“废物”君莫笑创造了冠军奇迹,甚至连沐橙这个在他看来对游戏一窍不通的妹妹也逐渐锻炼成了可以独当一面的职业选手。所有的这些,都没有他的参与,但即便没有他,这两个人还是依旧倔强而顽强地向前走着。

如果这部书真的是我们的世界的话,那么这就真的会是他们的未来吧。那个我死去了的,属于他们的未来。

苏沐秋抬起头,目光从昏暗的房间移到泻出光亮的窗帘缝隙,六月的日光即便刚刚是早上也显出新鲜又蓬勃的热度,透过融融的空气明晃晃映在苏沐秋脸上,看长了让人眼睛疼。

苏沐秋若有所思,站起身,走到窗边拉开窗帘,让阳光铺满房间,像是铺了一室乱蓬蓬的鹅绒。他的视线定格在书柜上,反射着阳光的玻璃后面是码放得整整齐齐的一套实体书,刚才对于“全职高手”的熟悉感正来自与此。

那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的这个世界,就是让我在失去了他们之后,以这样的方式再和他们相逢吗?

那么我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苏沐秋还魂重生后的这个假期,三分之一忙于了解此“苏沐秋”的记忆,三分之一奔于高考后形形色色的应酬交际,剩下的三分之一,全交给了那部《全职高手》。

苏沐秋没有这具身体的记忆,扮演原来的苏沐秋让他身心俱疲,好在已经毕业,旧知各奔东西,填志愿时选个遥远的学校人生地不熟便万事大吉。对于苏沐秋来说,现在这个世界终究是太过陌生且难以适应,他更愿意沉浸于书里那个有叶修有沐橙甚至有自己的世界里。

他如饥似渴地读着那个世界,追寻着他们的生活轨迹,跟随着他们的前进脚步,从刚开始看到叶修被逐出嘉世的惊异,到后来看他一步步拉扯起那支草根战队重返联盟的心潮澎湃,再到最后兴欣夺冠的震撼,苏沐秋仿佛是真的全程参与了他们这段人生。他几乎能看得到,他的妹妹是如何操纵着沐雨橙风大杀四方,他的兄弟是如何捧起奖杯浅淡却嚣张地笑,他们的战斗是如何酣畅淋漓荡气回肠,他们的荣耀是如何动人如何耀眼,如何让人移不开目光。

可是一切的一切落幕之后,苏沐秋却又觉得怅惘,像是烟花绽放后的空旷夜幕,像是浓墨重彩旁的大片留白,若有所失,又恍然如梦。

就像是每看一部鸿篇巨著,人们都会觉得自己已经融入了那个世界,因而完结便像是硬生生再抽离出来一样令人不舍。

更何况苏沐秋本来就是那个世界的人。

苏沐秋抚摩着书里的插图,那是是他们三个人唯一同框的一张图,本来他眉还皱着,这时却又忍不住笑。

把老叶画胖了,18岁的叶修虽然体重不轻,可是却不显肉,怎么吃看着也是一把骨头。

沐橙头发好像应该再浅点,小时候有点营养不良,真真正正是个黄毛丫头。

不过后来的他们已经长大了,不再是我所熟悉的模样了啊。

苏沐秋鼻子发酸,书里的那个世界他恐怕再也碰触不到了,他们已经到达了我们曾经憧憬过的未来,只有自己一个人被远远甩在了后面,犹如游戏中过早被KO,只能站在上帝视角睁着灰色的眼凝望。

只一页纸的厚度,却是万水千山、日久年深的间隔。

不过还能看见你们的名字,知道你们活得很好,倒也还不错。我也还没消失,真的不错。

能够有机会看看十年后的家人是带着什么样的表情,用着什么样的口吻来回忆自己,能够看到叶修说出“我有个朋友,荣耀玩得特别好”这样的评价,甚至能看到被尘封已久的君莫笑操着千机伞重回战场、倾注自己心血的散人在叶修手下绽放光芒,苏沐秋由衷觉得自己算是幸运。

嗬,当年老叶可没这么夸过我。虽然离开他们只是不长时间,但苏沐秋已经觉得沧海桑田,昨日种种依旧历历在目,可仔细回想起细节来又模模糊糊飘飘渺渺,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可能是每日朝夕相处已成习惯,并未仔细去记忆吧。苏沐秋有时仍会犯迷糊,恍惚以为自己还是和叶修沐橙呆在小出租屋里,还会在起床时习惯性地糊一把床另一侧,嘟囔句“叶修快起床”,然后摸到空荡荡的一床被子,才会清醒过来。

但比起这样的“后遗症”,苏沐秋更害怕他会很快遗忘沐橙叶修他们,仅仅一本书苏沐秋可觉得不够,于是苏沐秋又去搜番外搜图搜同人看,看着别人笔下各式各样的沐橙和叶修的故事,甚至还有自己,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仿佛自己在那个世界也和他们从来没有分离一般。

然而在苏沐秋没看清标题和tag,随意点了一篇“伞修”同人后,好像有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向他打开了。

那是篇西幻背景的伞修耽美向R18同人。

tbc……

评论(2)
热度(40)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