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
婉拒过激
希望有人投喂

我们结婚吧[11]【cp系统设定】

前文请戳头自翻

来猜猜剧情啊~

Part11

兴欣清晨的训练室中,每一个人的表情都近乎痴呆。

除了两个人——安文逸和苏沐橙——他们的表情一直是“生无可恋”

“你们真的什么都没干就成这样了?”虽然这话听起来怪怪的,但陈果还是硬着头皮问了。

二人一阵摇头:“没,啥都没干。”

“那你们有什么方法变回来不?”二人依旧一阵摇头:“不知道。”

接着安文逸忽然转头:“哥你能把我们恢复吗?”

……

哦不是安文逸,是安文逸身体里的苏沐橙。

苏沐秋苦着脸面对着这期待的目光:“……我……我不能啊,我说了我力量很弱的不是什么事都能解决的啊……”

眼看着沐橙的表情又恢复成“生无可恋”,苏沐秋又赶快补了一句:“不过原因我大概多少知道点!”

“一定是由于磁场紊乱造成的,你们的灵魂在某一时刻相通了然后……”但是苏沐秋解释到一半就停了下来,目光怔怔的,然后又回过神来,“……不过现在说原因也没什么卵用啊……”

“对啊,当务之急是怎么解决呢?……要不你们两个进行一下肢体接触……拥抱一下什么的?会不会换回来……”方锐的提议让安文逸苏沐橙两人对视良久。“你确定管用?”“拥抱自己的身体听起来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啊……”

“别试了不会有用的……”苏沐秋阻止了这种尴尬场面的发生,“你们发生任何身体接触都不会换回来的,能量场的事情得交给能量场来管,否则谁拥抱一下就能交换灵魂的话那不是乱套了。”

“……”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们两个只能这样交换下去了?”安文逸皱眉的表情放在苏沐橙的脸上显得更可爱。

“倒也不是那个意思,等它再紊乱一次大概就能换回来了,虽然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沐秋你这话说了跟白说似的啊。”叶修眉头紧锁,看看沐橙,又看看安文逸,“所以他俩现在不还是无计可施么。”

“现在我们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了?”苏沐橙试探性地问,得到了沐秋肯定的点头后低下头,凝重地念叨了一句,“好吧。”

苏沐秋踟蹰地说了句:“其实……”接着又没了音。

“其实这情况还算不错吧,至少是和认识的人交换了身体。”乔一帆安慰道。

“嗯……是啊……”苏沐秋欲语还休。

苏沐橙继续一脸凝重:“哥,我有个事儿想和你说。”

“啊?!”苏沐秋像是被着严肃的口气吓到了。

“我……现在想去厕所……”

“……那……你就去呗。”苏沐秋回答完看见沐橙的表情瞬间转为悲愤便立刻反应过来,“啊啊啊!那个……我、我陪你去。”

和异性交换身体还真是尴尬,兄妹二人尤其是苏沐秋的背影不免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而这厢占着苏沐橙身体的安文逸也是尴尬得满脸通红。

叶修又开始头痛,起身去窗户边抽烟。

真是接连不断的麻烦事啊。

陈果凑过来,表情也满是担忧。

“叶修啊……怎么办啊?他们要是换不过来……比赛还怎么比啊?”

叶修一口烟把自己呛了个半死。

是啊,过两天就要比赛了啊!

可是这两个人交换了身体还怎么去比赛啊!!!

叶修刚才一直只担心着两人生活上会遇到的难题,结果把还要比赛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了啊!!!难道要让“苏沐橙”去操作小手冰凉,让“安文逸”去操作沐雨橙风吗?!

叶修终于意识到这件事有多么严重。

 

事态严重终于超出了大家的想象。

“这这这!这根本操作不起来啊!”苏沐橙在第十八次手跟不上脑子之后崩溃地倒在椅子里。

另一边安文逸也因无法准确使出力道和无法适应苏沐橙的坐高而无力地仰天长叹:“不行,小手冰凉抛弃了我!”

实在是太难了,差距如此巨大的身体根本不是苏沐橙和安文逸能够驾驭的,即使他们是有实力的职业选手,也无法在短时间内用陌生的手将操纵达到原来那般熟练的地步。手速,力道,出于本能的生理习惯,任何一个细微的差别对于电竞选手来说都是致命的。

更何况他们两个连应付这具身体的日常生活都很成问题。

苏沐橙抬手想要抹抹脸,结果把安文逸的眼镜摸得一把花;安文逸无奈地拿水喝,结果在放杯子的位置习惯性的摸了半天——发现把手伸进了桌子下边……

陈果看着连自己的卡都无法操纵好的俩人感到了深深的危机感。

“唉,本来还抱有让你俩使用对方的卡去比赛的幻想呢……现在看来,让你们用自己的卡都很成问题啊。”陈果焦虑地翻着赛程表,“这可怎么办啊……还通知有一个新赛程呢……”

“嗯?新赛程?!”苏沐秋很惊奇,“又改赛程了?”

“算是吧,”罗辑帮着解释道,“也是刚刚公布的,说要将每场比赛擂台赛中的两场改为cp对决,也就是说前三场是1v1擂台,后两场是2v2擂台这样的形式。”

“而且人还不能重复……”陈果说,“这样一来如果沐沐和小安都无法参赛的话……”

小手冰凉作为一个牧师,肯定不会上单人擂台,而且他和乔一帆的cp组合也是以辅助为主,关榕飞和罗辑将他们组合在一起是为保证大团队赛中的优势,并没有将两人单独放出去应战的打算。可是沐雨橙风和寒烟柔的组合可是强力杀器,cp对决本来必应让她们上场,但此时竟然缺少了沐雨橙风,那兴欣的处境可就艰难了,不仅cp对决缺少人手,团队赛中如果只用单枪匹马的寒烟柔也会丧失悉心研究出的极佳cp组合的优势。

陈果意识到了这一点,兴欣的其他成员也意识到了。在这样严峻的问题面前众人都有些沉默。

“如果让别人先用他们的卡替补的话可以吗?”唐柔提出这个设想,但陈果想了想表情还是没有放晴:“那……该用谁呢?”

“我的话还比较好找人代替吧,或者输出比较暴力的话团队赛可以不用牧师吧。”安文逸习惯性地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比较难找的是队长的替代者吧。”

“别这么说,你的也不好找,不是谁都能达到你奶的水平的。”方锐拍了拍安文逸的肩,后来才反应过来自己拍的是灵魂为苏沐橙的安文逸的身体。

“训练营的新人有可以的吗?”包子问道。

“大概没有,”叶修无奈地耸肩,“而且让一个新人在几天之内和乔一帆配合默契太有难度了。”“当然,让新人和唐柔配合默契就更困难了——不对,光是用好沐雨橙风就够牛逼的了。”魏琛补充。

“不如……”沐橙突然出声,“不如就让我来用小手冰凉吧。”

“虽然我之前不是专门打治疗,但是辅助我没少打,并且总是要比新人们更具优势吧——首先,我是‘安文逸’,用小手冰凉顺理成章啊。”沐橙的话符合了陈果最初的设想,但看过刚才两人的艰难后,陈果已经放弃了这办法。“真的可以吗?不同的身体不同的职业,沐沐你别勉强啊……”

“还有好几天呢,我可以适应的,相信我。”沐橙笑道,“而且也没办法用沐雨橙风吧……‘安文逸’使用沐雨橙风,‘苏沐橙’使用小手冰凉,多奇怪啊……”

大家想象了一下那种场景……大概确实会被媒体大书特书……

“那就按着老板娘说的来吧,反正沐橙不上也不行,总得有个人指挥团队赛啊。”叶修的表情有所缓和,“……不过‘安文逸’来指挥也挺奇怪的……”

“等、等一下……”安文逸慌了手脚,“你们真的要让我来操作沐雨橙风?!我、我不行的啊……我从来没……我的水平……”安文逸很清楚,自己即使不交换身体恐怕也无法胜任这种强力输出,交换身体后更加大了他和苏沐橙水平的差距,他上场只会让外界质疑和议论‘苏沐橙’的能力。

虽然叶修也清楚安文逸与苏沐橙的能力有差距,但他似乎是最佳人选了。“小安,还有好几天呢,你先试试。”“我……一定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啊——叶修前辈你暂时顶替一下不行吗?和联盟提请一下暂时的替补是可以的吧!”“可是我已经退役了啊要是再复出会被群起而殴之的吧?!”“叶修你还真知道啊要不是考虑到这个我还真想让你替来着!”陈果为叶修的脸T技能无奈——她到的确有【看看和千机伞组了cp的君莫笑一展雄风】的私心,但再让君莫笑大闹联盟实在太不人道。

而且既然叶修自己已经选择了退役,那就让他安安静静地站在舞台下看着年轻人们拼搏吧。君莫笑已经成为了一个传说,一个令人倍感荣耀的传说,叶修不会把它交给别人,即使叶修会,陈果也不会允许。因为这不仅仅是一张稀有的散人账号卡,也是只属于叶修和苏沐秋的账号卡……

等等,苏沐秋?!

“对啊!为什么不让沐秋来替啊!!!”陈果大喊一声,兴奋得手舞足蹈,“让沐秋操作沐雨橙风吧!沐秋可是沐雨橙风的第一代操作者啊!”

大家都是一愣,随即数道目光聚焦在苏沐秋身上。苏沐秋也被吓了一跳,瞪圆了双眼,不知所措地看着众人。

“……什、什么?!我……我怎么可以?!!”沐秋结结巴巴地说不全话。

“啊对啊,让沐秋前辈来再好不过了!完全可以发挥出沐雨橙风的水平啊!”安文逸一拍大腿,然后又愧疚地揉了揉‘苏沐橙’的腿,“抱歉一激动就……”

“沐秋?……”叶修转头看着苏沐秋,表情有点复杂。

“哥?你……要去参加比赛吗!”沐橙的眼睛中带着期待。

“如果是沐秋前辈的话一定没问题了啊。”“我现在就去和联盟联系让沐秋作为暂时替补!”“沐秋前辈借此出道也可以吧?”“那我现在要开始和他磨合了吗?”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兴致高涨,只有叶修不说话,抿着唇看着面色逐渐发青的沐秋。

“你们等一下。”苏沐秋沉着脸。

“我拒绝。”

空气凝结。

评论(3)
热度(41)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