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火刈

有粮吃到饱,无粮自己脑
各种意义上的杂食
婉拒过激
希望有人投喂

陷入发情期的beta[上]【方林方】【ABO】

私设校园Abo不喜慎入

准备分上中下或者上下篇的一个小短文,努力想控制在万字以内并且想在元旦肛完这个脑洞【尽量……】

哦还有我Abo的设定并不是beta真的有发情期,大概明天会整理一下我Abo的设定【Abo这个东西嘛,没太统一的世界观,每个人的二次私设也蛮多的所以还是做个设定比较好【而且想写系列短篇这样

总之明天啦【懒死算了】

还有这其实是搞笑向……





part1

方锐有点方。

因为方锐看上了他们班的历史老师。

而这个老师,是个alpha。

 

其实开学第一天看见林敬言时,闻到林敬言那冲淡平和,带着点不易察觉的甜的信息素时,方锐根本没把他当成alpha,甚至在那一瞬间,占据方锐脑海的是:卧槽这个omega信息素怎么这么好闻?!

而且敢于把信息素这么肆无忌惮地放出来真是不一般啊!

再仔细看林敬言,相貌好气质佳,露脚踝穿白袜,袖子卷到手肘绝对领域,金丝边眼镜斯文败类,臀翘腿长,宽肩乍背,还笑得春风十里人面桃花……

“所以说,总结一下就是‘骚想干’呗你这个痴汉?!”张佳乐翻着白眼嚼着薯片吐槽。

“实在是要忍受不了你这花痴的表情了擦擦口水行吗?!”吴羽策都要打人了。

“还有你这都什么用词啊,理科狗装什么有文化?!斯文败类是该用来形容自己喜欢的人的词语吗难道不应该用点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之类的形容?!”黄少天语速飞快,顺便还抢了张佳乐的两片薯片。

“你不懂,我就是喜欢这种气质!”方锐故作深沉,却压抑不住周身的粉红泡泡,“气质!懂吗!上哪儿找这么有气质的去啊!”

“所以说你是想追咯?真没想到,你喜欢这类型的。”苏沐秋在旁边咂嘴,对于发春期少年的奇怪G点感到不解,“师生恋没有好下场的啊,尤其还是跨越文理的爱情!”

苏沐秋刚说完这句话方锐就抓狂了:“喂喂你够了啊你明明和叶脸T在一起好久了,说什么师生恋没好下场啊?!”“对啊我就是在用我自身血淋淋活生生的例子在教育你啊!我和叶修好上之后简直每天360°无偏科地被监视啊!每一科都要管完全没活路了啊!”

“……”

“你……你那是特例,不是所有老师都像他这‘全科教科书’一样是堪比薛金星王后雄曲一线一样的男人的……”大家默默为泪流满面的苏沐秋同志点了个蜡。

“不过真是没看出来,我们点心大大原来有颗做受的心啊。”吴羽策上下打量着方锐,笑容暧昧。

“啥?谁说老子要做受了?我要攻得林老师不要不要的好吗?!”

黄少天张佳乐对视一眼,开始笑,薯片渣喷得到处都是:“就你?攻林老师?别逗了完全没希望吧?你要怎么攻掉林老师那种Alpha啊?”

“我怎么不行了笑个屁啊?!”方锐伸手去揍这俩人,结果突然愣住了,“等会……你们说啥?!!!!!!林老师他……他他他是个alpha?!!!”

方锐目瞪口呆,黄少天张佳乐也停下笑,大家大眼瞪小眼沉默了半天,最后旁边江波涛看不下去了,说:“方锐你不会不知道林老师是个alpha吧?”

方锐一脸懵逼。

“难道说……你闻不到他信息素味道?我都闻到了。”同为beta的江波涛怀疑方锐鼻子失灵了。

“不……我……我闻到了啊……所以说那么甜的信息素为什么会是一个alpha啊?!!!你们不要骗我?!!!”“谁要骗你啊真的是alpha啊,谁告诉你甜味一定是omega了?!!!”

苏沐秋跟着补刀:“哦对,叶修说来着,林老师虽然信息素是黑糖味儿,但确确实实是个alpha 啊。”

黄少天已经笑得岔气了:“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你一直把人家当omega还踌躇满志地要追人家是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笑什么笑?!!!”方锐面红耳赤,一把把黄少天的头按进了薯片袋里,“他是alpha我难道就不能追了吗?!!!”

“方锐。”踩着上课铃走进班的语文老师喻文州看着班里混乱的场面笑眯眯地点了点混乱中心,“预备铃后还大声喧哗,操场5圈,去吧少年。”

“哦还有那位满脸薯片渣的同学。”喻文州又笑眯眯地转向黄少天,“给你一分钟洗干净,然后放学后办公室一日游。”

黄少天哭了。

 

那一天方锐消沉了一下午,结果在放学时突然像满血复活一样冲到了张佳乐面前,抓着他的肩膀大吼:“他是alpha我也追!”然后飞快跑走又在走廊抓了一个人吼出了同样的话。

张佳乐嘴里的辣条都吓掉了。

身旁孙哲平皱了皱眉,问道:“你们班‘黄金右手’抽什么风?”

张佳乐缓了半天才说:“你知道吗,其实beta也有发情期……”“啥?!”

 

part2

是的,方锐是个beta。

但这一点都不影响方锐牛逼的事实。

虽然在学习上是个渣,但在打架上方锐可是专业的,你要是在荣耀学院里提“方锐”这名字可能没几个人认识,但若说“海无量”这名号一定是人尽皆知。

方锐初中开始便混上了荣耀学院里历史悠久的“黑道组织”呼啸,一步步凭他的“黄金右手”打成了现任呼啸老大,虽然他打架手段猥琐至极,暗算埋伏踢裤裆戳菊花甚至打不过就跑,他都干过,但他确确实实在一次又一次的争斗中笑到了最后。别看平时损友对他极尽挪揄嘲讽之事他不在意,老师惩罚训斥他也服服帖帖,如果有人敢欺负呼啸里的omega方锐分分钟把人打残了。

而且不光要残一次,还要残个百八十次直到对方心服口服。

组里就曾有alpha不屑于方锐是个beta,认为组织的老大是个beta太跌面子,后来就被方锐连着揍进了好几次医院,以后见了方锐都腿软得叫爷爷。方锐才不把性别当回事,在他看来是alpha是omega还是beta都要无关紧要,而所有有alpha癌的人都应该先揍一顿再说。

所以在得知林敬言是个alpha之后,方锐只用了一个下午就重新振奋了精神。

追!凭什么不追!老子到要让你们看看我能不能行!林敬言是个alpha我也照样追到手!

于是,方锐开始天天追着林老师问问题:“林老师,您给我讲讲为什么这道题要选C啊?”

林敬言总是笑容可掬慢条斯理地回答:“哎呀,你看这道题,A选项是书上原话吧,错了吧;B一看就不对吧;D也不能选吧:所以不就选C了吗。”

方锐撒娇似地腻歪,林老师你讲得太笼统了嘛,再给我好好分析分析呗。

林敬言和他踢皮球,凡事要自己多思考嘛,老师下节还有课,先走了好伐?

不行不行必须讲,要不下节课我再去找您啊?

不约不约老师下节课间要上厕所。

约嘛约嘛在厕所讲题也别有风味啊!

……

一旁已经进了教室五分钟的生物老师魏琛一把把教案摔在讲台上:“方锐你个小兔崽子在这儿装什么三好少年呢一个理科生生物作业都不写问什么历史题啊?!!!”

方锐被轰回座位上,黄少天张佳乐已经要笑成傻逼了:

“你还真拉得下脸来哈哈哈哈哈哈我他妈看得尴尬癌快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方锐立刻卸下小绵羊的伪装说道:“这叫战略!攻略一个alpha哪有那么容易呸就是攻略谁也不容易啊!”

张佳乐忍着笑说:“是啊照你这样八百年也攻略不下来。”

方锐一瞪眼:“为什么!”

“因为首先你是beta……”“抛掉性别!!!”“好好好……那也不成啊,你看你问的问题,也太low了,完全没讲的必要,没话找话太明显了。”

张佳乐这么一说方锐便泄了气:“可是拜托……我真的找不到别的题了啊,一上课我只盯着他看了,讲课讲题我完全没听啊!”

“大佬,所以说少花痴啊!你不问点有深度的题你还有啥机会和林老师搭话?”张佳乐痛心疾首。

“那你说我咋办?”“简单啊!你不知道,爸爸我高一时可是个历史小王子,你只要买那么一百多种零食来求求我我一定会大力助攻你的历史的!”

张佳乐双眼放光,简直抢了方锐【真诚的目光】技能,方锐一巴掌呼上去:“滚!别趁火打劫!”

下一秒魏琛的粉笔头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准确无误地砸在方锐裆上:“小兔崽子再吵吵罚站去!!!”

方锐眼神一亮。

 

方锐找到了在林敬言面前刷存在感的方法。

“哎,怎么又来罚站了?”刚进办公室的林敬言冲方锐问道。

方锐点点头,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发。

“没写语文作业啊?”林敬言探过头看方锐正在补的作业,“这怎么行呢,语文很重要的啊。”林敬言眉眼笑意更深,看得方锐小鹿直撞。

“咳咳,昨天作业太多了就……”方锐哪里是因为作业多,完全是因为想找个理由来办公室罚站罢了——反正作业再多他也是早晨到学校抄……

“那你也不能总欺负喻老师啊,”林敬言将手里的东西放下,脱掉外套,“好多天了我都记住你了。”

要的就是你记住我好吗!!!方锐在心中咆哮。

“呃没有……我没欺负喻老师啊……”喻老师!这不怪我!要怪就怪你和林老师一个办公室好了!

“还说没有,专拣语文作业不写。你就是看喻老师是Beta太温柔了吧,这可不行哦。”林敬言笑道。

日哦喻文州那个大心脏哪儿温柔了?!动不动操场跑圈我还敢欺负他?!方锐一边腹诽着一边摆出纯良 的表情:“真没,又不是只有beta温柔,也有别的温柔的老师啊。”

林敬言挑眉看了方锐一眼。

“比如林老师你是个Alpha但也很温柔啊。”林敬言那个眼神让方锐智商掉了个线,口一滑就说出了这话。

林敬言眼神有点微妙:“嗯……我温柔吗?”

“是啊!很温柔啊!”方锐脱口而出,然后意识到他们的话题并不是这个走向赶快挽了个尊,“——但是你看我从来没有不写历史作业啊!”此话当真,方锐最近对历史的热情都要比打游戏的热情都高了,甚至座右铭都变成了“好好学习(历史),天天向(想)上(林敬言)”。

林敬言听了这个显出开心的神情:“你很喜欢历史啊,我可以看出你对历史的热情,真少见,理科生竟然这么喜欢历史啊!”

“啊?啊……哈哈是啊我很喜欢历史的!”“可是每次的作业都错很多啊,基础不太扎实啊。”“呃……那个高一没有认真学啊,因为要学理……哈哈……”方锐笑得越来越心虚,林敬言倒是没有在意,若有所思地说:“现在beta还是学理的多啊,家长都觉得Alpha、Beta应该学理,Omega应该学文呢,所以孩子也没办法啊。像我那是就是喜欢文科却被迫学了理科……”

方锐听得一愣一愣的,卧槽,省得我编瞎话了啊!于是方锐也顺着说:“是啊我本来也不想去学理的!学文学理本来就应该和性别无关吧,食物链顶端站着的永远会是有一个强大的【人】而不是一个垃圾的【Alpha】!”林敬言微微一怔,随即又笑出来:“食物链顶端站着的永远会是有一个强大的人……这话说得好。”

“呃其实这话不是我说的……”被夸赞了方锐反倒有点尴尬,“是我崇拜的一个omega说的……”

这话其实是呼啸的创始人“唐三打”说的,而且原话其实是“食物链顶端站着的永远会是我这样强大的人而不是你这种垃圾的傻逼alpha”——八年前刚创立呼啸的唐三打以一敌百把挑衅滋事的一个Alpha组织干翻后,一夜封神,说出的这句话也被呼啸里的很多人奉为至理名言,同样也被方锐记在了心中。

“啊?Omega?”林敬言讶异了一下,神色有点复杂,方锐一看林老师有所质疑的模样立刻又开始维护男神:“诶omega怎么了!真的很厉害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只不过觉得锐锐和别人不一样,”林敬言又开始笑,笑得空气都甜起来,“很特别。”

方锐瞬间当机,心里噼里啪啦炸的全是烟花。

他他他他他他他他叫我锐锐!!!!!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卧槽还觉得我很特别?????

“还有啊,”林敬言眼镜反射着窗外微薄晨雾朦胧的白光,“你要是喜欢历史可以从别的途径学。”

“比如来找我,我给你补习一下。”

?!!!!!!!!

WWWWWWWWWWhat the fuck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吧?!!!!看来这一个月的罚站没白站啊?!!!!!进度条是不是有点快啊我是不是触发了什么随机事件人物好感度暴涨了啊?!!!

好好好好好啊!当然好了!!!方锐脑子里像是自带弹幕刷屏,但还未开口,一个声音抢先冒了出来。

“咕~~~”

……

林敬言扑哧一下笑出来:“你是不是没吃早饭呢?年轻人可不能不吃早饭啊。”随即打开早点的袋子,扔给他一个茶叶蛋:“吃烧饼吗?啊,我这儿有饼干,你们这些孩子还是爱吃饼干吧?”

林敬言弯腰从下面的抽屉里拿出了一盒包装袋上有个粉色小熊的饼干。

方锐,17岁,卒,死因:被可爱到失血过多。

 

“有没有点出息啊你?!你走路都是飘回来的浑身都冒着粉红色的心好吗?!”张佳乐鄙夷。

“还有能不能把那个茶叶蛋放下,你对着它傻笑了一个上午了!”苏沐秋不忍直视。

“你既避过了早自习的古文默写又躲过了一整节语文课然后你还这样像痴呆了一样在这儿发春我们好像打你啊!”黄少天说完旁边徐景熙就接了一句:“黄少你有本事也别写语文作业不就好了?”“我靠那我就不仅仅是被罚站了我会被罚到死吧?!!!啊喂不对啊现在明明是在声讨这个家伙!”

那厢方锐对一切充耳不闻,就拿着那颗茶叶蛋嘿嘿嘿嘿嘿地笑。

“要完,真傻了。”江波涛摇摇头,叹息道。

“喂喂你们够了啊,我只不过是稍微兴奋一下罢了,他可是叫了我‘锐锐’啊!‘锐锐’!!!”

“叫锐锐咋了?!!他一直叫我乐乐好吗?!”张佳乐翻白眼,“有的人就是这种习惯!”

“什么?!!!!!林老师叫你‘乐乐’?!!!”方锐突然拍案而起,眼神里流露出大写的“杀气”,磨刀霍霍向张佳乐。

“啊咧?喂……你冷静!啊咧咧大哥又不是我让他叫的你跟我急个卵啊?!!”张佳乐以为自己生命垂危之际,方锐忽然又把抓着张佳乐领子的手放开了。

“不行,林老师说了,以后希望我以后不做会被罚站的事了。”方锐一本正经,“我要做一个好学生,不能随便对同学动粗。张佳乐,对不起,吓坏你了。”

……………………

张佳乐吓得“扑通”就坐地上了。

“卧槽?!你是谁啊你你是方锐那个废物点心吗?!!!”“刚才我没有听错吧你说你要当一个好学生?!”“我的吗呼啸这是要解散了吧老大都疯了?!!!”“你清醒一点不要被爱情冲昏头脑啊!!!”

周围人循循善诱或者说是极力抢救,然而方锐现在,是真真正正被爱情冲昏头脑,无药可医了。

“要完,真是要完啊!”

原来beta真的有发情期啊!

评论(13)
热度(189)

© 禾火刈 | Powered by LOFTER